如何应对全球网络化带来的巨大风险?

AI涌现编译

作者:Dirk Helbing

译者:温小倩

【导读】当今世界联系越来越紧密,网络的全球化造成各类系统互相高度依赖,使得人们无法理解且无法操控。在无外部干扰的情况下,这些系统仍然非常脆弱。特别是,随着全球网络中复杂性和交互性的增加,即使决策者技术精湛,人造系统可能变得不再稳定,从而导致不可控制。为了能更好的控制这些系统,设计原则需要从根本上重新定义,而“全球系统科学”则会转变我们的思维,创造新的知识。

2013年,一篇关于全球化风险的论文刊登在顶级期刊《Nature》上,灾害学家Dirk Helbing从哲学的视角分析了灾害为什么越来越多,灾害的影响程度为什么越来越大?

今天,全球化和技术革命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人员、货物、金钱、信息和想法的交流,为人类创造了许多新的机会、服务和效益。与此同时,底层基础设施网络已经创造了一些途径,危险和灾害事件通过这些途径迅速扩散,这大大增加了系统性风险。在对健康和金融系统或供应链以及信息和通信系统进行分析时,人们已经发现这些系统在全球范围内已变得非常脆弱。我们面临着全球变暖、疾病爆发、食物短缺、金融崩溃、严重洪涝以及有组织的(网络)犯罪等挑战和全球性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是人类创造的网络系统高度关联带来的后果。

为解决这些问题,FuturICT联盟的研究人员提出“全球系统科学”的概念,意在告诫我们要从复杂系统科学的角度去思考。目前,FuturICT联盟共有数千计的科学家参与“全球系统科学”研究,其目的是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和社会的进化关系。“全球系统科学”的基本思路是采用复杂系统理论来解决全球化问题,它主要采用大规模的数据驱动方法,建立在自然科学、工程科学和社会科学之间的合作上,旨在实现知识的大规模整合。

面对以上问题,其实我们已经有所了解…

(1)非线性作用、网络效应、延迟反应和随机性的耦合可能导致对微小事件干扰的敏感性、对唯一路径的依赖性和单元之间的强相关性,这些问题都非常难以理解和应对。

(2)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球信息化的社会,其特点就是相互依赖和相互连接的程度非常强。随着系统单元之间的连接逐渐增强,系统某单元的行为会严重改变或破坏其他单元的功能。因此,一个事件可以触发下一个事件,从而产生“级联效应”,这意味着系统对扰动或随机故障有很大的脆弱性,从而使系统处于不平衡状态。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到的“蝴蝶效应”。作者也通过举例(如踩踏事故、金融危机)进行了说明。

但是,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对于这些复杂的全球性问题,我们已经知道其可能的内在逻辑。但是,我们仍然无法应对,按作者的话说“对于复杂的系统没有标准的解决方法,即魔鬼在细节中”。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从细节着手:

(1)利用自组织理论来管理复杂性:利用自组织理论是控制复杂动态系统的一种很有希望的替代方式,它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自底向上的方式。

(2)重点是高网络化风险的应对:一个重要原则是至少有一个与主系统并行运行的备份系统;另外一个原则是系统规模的限制,建立灾害发生可承受的上限规模。

总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类已经认识到系统性失败是从“系统外部”开始的,否则很难理解它们是如何发生的。然而,人造系统中的许多灾难事件其实是由错误的思维方式导致的,主要来自于不合理的组织和系统设计。

或许,未来...

只能期望于复杂系统理论的突破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

本文为AI涌现原创,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获得授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07G0GYN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