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汽集团的ADAS疑惑 人工智能第一权威现场解答

自动驾驶平台是互联网公司提供软件还是政府提供?近日,在一次人工智能与全球未来经济论坛上,中国重汽集团总经理蔡东就商用车自动驾驶平台相关问题提问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贾斯汀•卡塞尔。

据了解,贾斯汀•卡塞尔是人工智能第一权威,是世界经济论坛(WEF)人工智能委员会主席、未来计算机全球未来理事会主席。WEF人工智能委员会拥有全球最顶级的人工智能领域专家,2011年卡塞尔因其在该领域的卓越贡献被任命为主席。并连续7年(2012-2018)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担任主席。

以下内容为安徽省智能交通协会整理发布,未经发言人审核。

蔡东:

商用车行业在世界上是高度充分竞争的行业,做的车呢,最终一句话就是,你要做到用户为什么要买你,你做的车比别人提供更多赚钱的机会,赚更多的钱,这样他才能掏他的钱来买你的车。

我们公司四年前开始着手研究自动驾驶,我们觉得这是未来汽车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首先我们做了第一代,英文简称叫ADAS,就是一个先进驾驶辅助系统。包括这EBS(电子混合系统)、ESC、ACC等功能,ESC是保证车辆在行驶和制动过程中保持稳定,别侧滑别甩尾。ACC自动计算周边车辆的速度和状态。我们的第一代能够做到能做到防碰撞,通过感知环境自动刹车。我们今年在做第二代,目前正在进行实验,这样车辆它自动转向,自动换挡。车辆配置了很多激光雷达,摄像机,为未来的自动驾驶车辆做好准备。

这是我们前期的一个工作,做到这个程度后,历史车辆进行有条件的自动驾驶,比如说,大家可能都看过矿区,矿区有很深的坑,在这种环境下,要不停的换挡开出矿坑,车辆特别容易损坏,司机也特别累,ADAS给车辆一个好的控制。比如说在港口集装箱码头,现这样的有条件驾驶已经实现了。

现在,我们走到这样一个十字路口上,大家都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大家都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世界上在做汽车行业自动驾驶有三大顶级流派。第一个是谷歌,自己做硬件,深度学习算法,芯片是买的,他想要做的就是推出来的就是个终极版。第二个是特斯拉,他们在做汽车行业界外的模式,因为现在做无人驾驶、做人工智能的人才都在风投投的公司里干,汽车行业这种人才很少。因为这个投入都是以百亿美元做计算,特斯拉的模式是把今后自动驾驶用的传感器等硬件全部配齐,然后软件和学习方法一步步提升。第三个就是我们业界比较典型的奥迪,他们是走一步看一步,它的硬件和软件配件都是在一步步提升。

百度去年发布了阿波罗自动驾驶平台,百度邀请我们加入它的自动驾驶平台,他的条件是所有的车辆数据开放给他们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想明白,数据全部给出去,未来是会是什么结果。

今天走到这个十字路口上,教授您认为今后这种自动驾驶平台是互联网公司提供软件还是政府提供?

因为世界上你要自动驾驶,大家必须要说一样的语言,大家必须一个事做同样的判断。比如说碰到一个猫和一个狗突然蹿出来,先要压狗还是先压猫?你必须要全世界有一个统一。猫和狗还好判断,碰到一个电动小汽车和一台轿车,非要撞一个,你撞哪个?让厂家负责说,我说碰电动车,电动车便宜,可电动车里坐了一个老人,你要做什么判断,因为机器要在零点零几秒要做这样的判断。有可能就是政府、国际联合国。或者你认为有可能是一个厂家,每个厂家各自做一套算法。

所以我现在就看不准这个,投几十亿美金配个研究算法,哪天国家说你们的都不能用,用国家的,那这个事就大了。我们应该往哪里继续?请教授指点。

贾斯汀•卡塞尔

我可能不是一个哲学家,所以我不能回答这个是撞电动车还是撞轿车上的问题。但是我可以讲的是,如果苹果和百度为大家提供一个算法来换数据的话,他们有两个用途,一个对您来说是好的,一个是不好的。

我每次去收集数据的时候,算法都会进行一个改善,说它好,是因为百度希望去改善为你们提供的算法。但是为什么苹果会在这里参与其中呢,它可能是那个不好的原因,百度希望把这个算法给苹果来打造一辆车,来与您的车来竞争。我并不清楚中国的法律是怎么样的,我也在做与这样的大公司进行对比,我会要求他们考虑这种全新的竞争模式。一些公司会提供算法与另外的一些公司打造一些新的产品是不能与您的公司竞争。这样的话会更简单地解决问题。

现在我们是在十字路口上,我们需要的是政策,政策可以决定。政策是哲学家和政府提供的,但是标准不依政策,标准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政府以及大型的组织甚至是联合国来提供。这样的话,所有的公司所建造的汽车都能够适用同样的道路。所有道路都能有智能设施,有这种探测和监测的雷达等基础设施。

这样一来,当来自越南的一辆重型卡车进入中国,它还是可以自动驾驶,我们不希望它在中国的境内撞到车内的小孩或者老人,他们不说越南语,他们说的中文,所以标准很重要,标准可以让每个人去遵循同样的标志,遵循同样的道路规则,帮助汽车之间进行互动。

于您的合作伙伴,答案肯定是清楚的,我可以实话实说,像我们这样的学者,因为大学是不会和您这样子的企业竞争。我们希望发布更多的论文。如果您的卡车失败了,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发论文。

我们在一些基础的研究院进行学习,我们在十年之前建立了全球第一架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去克服第一级和第二级的挑战。卡耐基梅隆大学一名教授的初创公司赢得了空间竞争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他是一名非常杰出的机器科学家,他花了20年时间跟汽车公司合作,帮他们的汽车能更好的运行,与此同时跟各国展开合作。

我们一直与葡萄牙进行合作,因为葡萄牙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在这里,我们很容易改变基础设施状况,小的区域应用算法。我们需要在合作中思考双方互相可以给彼此带来什么价值。

在合作的发展当中,我们要积极与警察、道路算法进行合作。对于城市来说,需要落实一些鼓励措施,鼓励人们去展开合作,所以我看到你们的企业,无论是智能工厂还是智能卡车,我都感到非常激动。这些卡车可以有这样的运载力,我们会把这些数据放到算法当中去做成案例。我认为所有的商业和客户都会进入到下一步阶段。

~end~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10G1G8JD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