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见证了人类所有的自虐

要说自然界中最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的物种,那非人类莫属!否则,干嘛要制造出分分钟就能碾压自己的人工智能。从1956年第一次“人机大战”开始,过去62年中,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对战,简直是屡战屡败,惨不忍睹。

这让人不仅担心,人工智能究竟会成为无所不能的“神器”,帮我们承担各种脏活累活,还是会像《机械公敌》中的机器人那样,成为人类的敌人?当然,这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过,我们却可以回溯历史,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第一次战胜人类的国际象棋程序

/ The first round /

1956年可以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这年夏季,麦卡赛、明斯基、罗切斯特和申农等一批年轻科学家,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召开了主题为《2个月,10个人的人工智能研究》的会议,探讨如何用机器模拟智能,他们提出“学习或者智能的任何其他特性的每一个方面都应能被精确地加以描述,使得机器可以对其进行模拟。”从此,一个划时代的名词“人工智能”诞生了这大概是人类发明原子弹等一系列“作死”的行为后,最大胆的尝试了

而在科学家们大开脑洞的同年,美国洛斯阿拉莫斯科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人类与计算机的第一次正面对决了。他们编写出一个能够在“MANIAC—号”巨型计算机上运行的国际象棋程序MANIAC,这个程序对棋盘、棋子、规则都进行了简化,并且邀请了一位象棋生手来之对决,结果相信许多人都已经熟知,MANIAC利用穷举法创造了历史上首次计算机战胜人类的记录。

(我只能找到这种清晰度的图,请谅解。)这台叫“MANIAC”的巨型机被交付使用,它内装有数千个电子管和开关,每秒能执行10,000条指令。科学家并不马上用它来设计核弹,而是编写一个下棋的程序。

这次人工智能的胜利,让科学家们大为振奋,许多研究室投入象棋程序的研究。1967年, 麻省理工大学研究人开发的Mac Hack VI程序,在麻省国际象棋锦标赛上将当时象棋高手杀的片甲不留;1979年,国际象棋软件4.9达到专家级水平;

到上世纪80年代,随着反向传播——一种与最优化方法(如梯度下降法)结合使用的,用于训练神经网络的常见方法——的流行,机器学习的速度变得更快。1983年,Ken Thompso开发的国际象棋硬件BELLE,已经达到了大师水平。

世界跳棋冠军

/ The second round /

如果,人类还可以用与MANIAC对决的是一名生手来讨回一点尊严。那么,跳棋程序“奇努克”(Chinook)可以撇撇嘴,轻蔑的说,你太天真啦。

奇努克由加拿大艾伯塔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主任乔纳森·谢弗及其电脑天才团队所开发。谢弗是一名跳棋臭手,不过,他却通过研究计算机处理和存储数据的强大能力,找到了在跳棋游戏中应用人工智能定律的最佳方式,最终创造了奇努克。

1992年,奇努克曾向跳棋世界冠军马里恩·汀斯雷发起挑战,这次人类保卫了阵地。但2年之后,奇努克终于在6局平手后,战胜了马里恩·汀斯雷,从此成为跳棋世界冠军。从1954年到1994年,40年中,马里恩·汀斯雷只输过9次,当然,这次奇努克能赢,是因为廷斯利患胰腺癌退赛。

但在1997年“退役”之后,谢弗决定将奇努克变得无懈可击,他开始计算所有的跳棋走法,使得计算机系统运转能力增强了100万倍。到2007年,奇努克已完全破解西洋跳棋游戏,也就是5万亿亿种走法(5 * 10^20)。如今,就是最顶尖的跳棋选手也只能和它打成平手,是跳棋界当之无愧的“独孤不败”。

国际象棋冠军

/ The third round /

如果你觉得跳棋是小孩子玩的游戏,人类输给了计算机不算丢人。那么,1997年,当世界排名第一的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输给IBM深蓝超级计算机后,你一定会为之泪奔。

因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机首战”。

1997年5月11日,加里·卡斯帕罗夫与与“深蓝”进行对决时,以4:2赢得比赛。因此,当他时隔一年,面对升级版的深蓝时,依然不相信计算机能赢过人类,毕竟象棋是人类战争的缩影,其中机巧百变,阴谋阳谋,这些计算机怎么能知道。然而,在经过6局苦战后,这位22岁就赢得国际象棋冠军,会说15国语言,且是数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的天才,还是不得不认输。

以下这个事实可以证明卡斯帕罗夫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面对美国《时代》杂志的采访,卡斯帕罗夫坦言,“深蓝”是一个“怪物”,“一位高智慧的选手”,这次失败让他在在痛苦中煎熬了一个多星期。

其实,卡斯帕罗夫输给深蓝一点都不冤枉,毕竟,这台重1270公斤的超级计算机,拥有32个大脑(微处理器),每秒钟可以计算2亿步,且熟知一百多年来顶级棋手的两百多万局对局,每走一步棋,深蓝便可以估计到后面的12步棋,而人类顶级象棋手最多只能预估10步棋。那么,卡斯帕罗夫能够在第一局赢得比赛,且在之后打成3居和棋,已经给人类挣了很大的面子。

拼字比赛世界冠军

/ The fourth round /

你可以说棋类游戏都可以预先输入棋局,计算机本身就在作弊。可,在益智游戏上,人类的智商同样被碾压。

2006年,多伦多举行的拼字公开赛上,拼字比赛世界冠军大卫-鲍伊斯在经历18轮比赛,击败约100名人类对手后,结果以465:482的比分败给了一款名叫“Quackle”的程序。Quackle是一款开源软件,由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学生编写,使用类似qadi(穆斯林法官)、anuria(尿道)和alif( -种脊柱融合术)这样的语言。

鲍伊斯本身就是一名电脑程序员,他曾在1995年获得拼字比赛世界冠军,在在五局三胜制的比赛中,鲍伊斯在前两局击败Quackle,但在最后三局,Quackle成功扭转败局,战胜鲍伊斯。

虽然输给机器,但比起卡斯帕罗夫,鲍伊斯显然要乐观多了,他告诉媒体:”做人还是要比作电脑好得多。”这算是人类的精神胜利法吗?

最强大脑

/ The fifth round /

2011年2月16日,深蓝的同门师弟,IBM超级计算机沃森,登上了美国老牌智力问答节目《危险边缘》的挑战席,沃森是一个集高级自然语言处理、讯息检索、知识表示、自动推理、机器学习等开放式问答技术的应用,最牛的是它能够使用自然语言来回答问题。

而且,沃森的大脑里装满了包括辞海和《世界百科全书》等百万份资料,又能在3秒钟之内检索数亿页内容。最终,这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以沃森3倍于竞争对手的分数优势,力压该节目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两位选手,夺得100万美元大奖。

猜拳永远不会输

/ The sixth round /

更可怕的是,猜拳游戏这种具有不可预测性与随机性的拼手气游戏,机器人也能够完胜人类。2013年,一台猜拳永远不会输的机器人出现了,这台机器人名Janken,由东京大学石川大奥实验室设计。它拥有超高反应速度的视觉系统,能在短短1毫秒(千分之一秒)内识别你的手势和出手套路,然后做出相应的判断,迅速出拳,轻松让对手扑街。

如果你以为这台让人胃疼的机器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猜拳,那你太小看它的发明者了。Janken的出现,让人类可以短短几毫秒内与机器完成交互,大大的提升了人机协作效率,因此可以阻止某些事故的发生。

围棋圣手

/ The seventh round /

早在1993年,弗诺·文奇便提出了 “技术奇异点”理论,并声称计算器将在 50 年内超越人类智能。让人类始料不及的是,在文奇提出这个理论仅仅23年后,人工智能便向世界最复杂的棋类游戏——围棋开刀。围棋起源于中国,有4000多年历史,由于其变化无穷无尽,被称为“人类智慧最后的堡垒”。

2016年3月,google DeepMind开发的Alpha Go,对战韩国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相比于深蓝,Alpha Go拥有数百万人类围棋专家的棋谱,通过两个不同神经网络“大脑”——落子选择器和棋局评估器——合作来改进下棋,应用到诸如神经网络、深度学习、蒙特卡洛树搜索法等新技术。这场对决从3月9日起,到3月15日结束,最终Alpha Go以4:1的绝对比分,战胜李世石。

与AlphaGo对决时,揉自己小心脏的地表最强圣手柯洁

在2017年1月4日,AlphaGo的升级版本master 以60:0的成绩碾压世界顶尖级围棋选手。随后,DeepMind推出真正2.0版本的AlphaGoZero,相比于旧版,AlphaGoZero更是让人类大跌眼镜,它彻底摈弃了人类棋谱,只靠深度学习来挑战人类围棋,只用3天自我训练,就以100:0完胜战胜李世石的旧版AlphaGo;经过40天的自我训练,它又打败了AlphaGo Master,如今稳居世界围棋界霸主宝座。

面对AlphaGoZero,难道真如《自然》杂志的那条令人绝望的评价,“人类最后的智力骄傲崩塌了”吗?

看完了这些“屈辱”的失败,你觉得人类究竟是在为自己制造福音,还是终结者呢?无论如何,作为人工智能的上帝——人类,至少可以骄傲的说,我们创造了比自己更强大的“物种”。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511G2191E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