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头来看看,仰望星空

你一定要抬起头来看看,仰望星空

——读《浅谈人工智能:现状、任务、构架与统一》有感

文:张书维

《大学》有言:“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有幸读得此文,可谓耳聪目明,如此横跨人工智能六大领域,便是外行也觉受益匪浅。虽不能至,心想往之,向朱教授学术人生的态度和三十载如一日的耕耘致敬。

收获最大并非知识,而是见贤思齐,被一种探索世界的姿态所鼓舞。

朱教授旁征博引,踏实学问,向我等展现了人工智能作为一个科学领域的大貌,此谓眼界;文中各位教授百战归来再教书,以身传法,如大海一般,承托诸多小舟,此谓传承;也许真正领先的科研与学问都是超越时代的,同行可能不解其意,也更无须社会上的人来评价,此谓朱的“清风明月”。

醉心追求真理,拒绝“刷榜”,拒绝喧嚣,为整个领域定义格局和框架,带去学术的秩序与美学,如此科研正气,可敬可佩!

素有随手笔记习惯,摘录几处,分享交流:

一、以简御繁

对文中选例印象极深,往往读来不得其意的概念、语句、段落,一经朱教授举例便豁然通透:

(一)小数据、大任务范式(small data for big tasks),其相反思路是指许多机器学习均基于大数据、小任务范式(big data for small task)—— 即让电脑认一千只狗的图像,最后识别出狗,但换作鱼则无能为力。

(二)时常听得两人交谈:“我们不是同个世界的人”、“我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及“我get不到你的点”——学术与通俗并不对立:“我们有个共享的外部世界的知识在里面,传过去的这个信息其实是一个解译图的片段(PG:parse graph),这是对于我们物理世界的一个状态或者可能发生的状态的描述。比如我们中国人说‘林黛玉’就是非常丰富的一个文化符号,我们都明白谁是林黛玉,她的身世、情感、性格和价值观,而外国人就听不懂了。”

(三)假设这个场景里有N个机器人或者人,这里面有很多N个“自我”minds。然后,每个人有对别人有一个估计,这就有N x(N-1)个minds表达。——司马诸葛祁山对峙,所谓兵不厌诈,就是有时候我故意把一个错误信息传给,比如周瑜黄盖、蒋干盗书。

二、高屋建瓴

日常生活中的许多问题,或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朱教授均能以精准的学术语言予以解答。

(一)我曾想过聊天机器人微软‘小冰’或是人工智能助理软件苹果‘Siri’为何如此之‘笨’?”——朱教授如是答道:“缺乏物理的常识和社会的常识Common sense. 由数据驱动的聊天机器人不明白说话的语境和语义,不能把说的话对应到物理世界和社会的物体、场景、人物,不符合因果与逻辑。任何智能的机器必须理解物理世界及其因果链条,适应这个世界。”

(二)我们对于“人和动物区别在哪”的回答可能是:能否制造和使用工具;能否思考;是否具有创造力——而朱教授的解释是:“我们之所以能够比动物更高级,因为脑袋里有很多通信的认知构架(就像多层网络通讯协议)在大脑皮层里面,没有这些认知构架就没法通信。研究语言的人不去研究底下的认知构架,那是不会有很大出息的。”

(三)耳熟能详的“冰山理论”翻译成朱教授的话就是:“把图像中想象的95%的暗物质dark matter与图像中可见的5%的蛛丝马迹,结合起来思考,才能到达真正的理解。Go Dark, Beyond Deep——发掘暗,超越深。”

三、甘于寂寞

摘录一首 “很能说明科研的一种境界”的诗,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你一定要抬起头来看看,仰望星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19G06HT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