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一部让人绝望又奋进的纪录片

纪录片《Alphago》回顾了两年前人工智能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九段一比四败给了电脑程序。在当时的新闻报道中,人们更关注比分和输赢,谈论“那一天”是否提前到来。在一切尘埃落定后,回头审视这一事件,我们竟能从狗老师不同寻常的棋风中听到启示者的话音。

这个幕后故事由两条线并行讲述。一条线,是德米斯·哈萨比斯领衔的深思公司,正试图用人工智能攻克游戏界的圣杯——围棋;一条线,讲的是人类世界用几千年的时间思考、领悟围棋,这项游戏“让你总是处在你能力所及的最远之处”,有时需要依靠“直觉”。

樊麾与阿尔法狗对弈,五盘皆输引爆舆论,CNN宣称人工智能击败欧洲冠军。

整部影片最有趣的人物是职业棋手樊麾。观众调侃,人类欠樊麾一句抱歉:因为在战胜世界冠军之前阿尔法狗寂寂无名,连樊麾自己也开心地立下flag,“只是一个程序,小菜一碟”。樊麾成为了两条线历史上的第一个交汇点,里程碑式的人物在当时只是舆论中丢脸的失败者。

人与人工智能的较量

与IBM当年超过1吨重的“深蓝”不同,阿尔法狗不用再穷尽每一步棋背后的所有应对方法。也是由于这种工作原理的转变,比国际象棋复杂千百万倍的围棋才有破解的可能。阿尔法狗“看”的不是一个个棋子,而是棋盘上整块整块的“局势”,从中分析双方胜率、预测下一步的走向。

这背后依托的“深度神经网络”,模仿的是人类大脑的神经网络。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这种开发思路并不新奇,但直到计算机硬件有了今天的进步,才让这一概念成为可能。程序猿们用10万份最强业余棋手的棋谱饲喂阿尔法狗,之后不同版本的狗老师对弈百万次,从失败中深度学习,获取迭代能量。

基于强大的计算能力,阿尔法狗可以更科学地决策。

措手不及间连输五盘的樊麾,心情是“好且坏”。他意识到职业围棋正在被深层次地永久改变。他随即上演了人类与机器两个世界的无间道:戴上深思公司的工牌,成为阿尔法狗的第一位人类陪练,寻找程序的漏洞——“我会竭尽全力,保护人类的智慧”。

人类似乎还没怎么体会过这种由“捍卫智慧”带来的悲壮。全片的最高点无疑集中在阿尔法狗与李世石对弈的五局,即便知道结果,仍然看得人战战兢兢。小李对面的黄博士面无表情,身后一台笔记本电脑垂帘听政。

影片有个细节:深思公司的人们在布置赛场时问,你有准备好李世石抽烟的地方吗?因为他陷入困境时就会抽烟。

当时当刻,讨论这个问题在人类语境中还像天方夜谭。但这个抽烟的地方后来派上了用场。

“阿尔法狗比我们预料的要下得更好。本以为李世石会自信地领先,但结果他当时非常挣扎。”

在赛前接受采访时,李世石说:“我觉得人类的直觉仍然是人工智能难以企及的。”但在计算机眼中,也许人类在某个领域的所谓“直觉”,就是基于经验的无意识运算。这种逻辑下,阿尔法狗相较之下明显更强大。

最初的胜利还可以让开发团队开心地上街跟报纸头条合影留念,但人类连负三局后,整个比赛现场陷入不约而同的沉默。谁是“敌”谁是“我”,开始出现新的划分。“机器战胜人类”的暗喻,已经远超出围棋和游戏,《银翼杀手》或《终结者》的惊悚首次降临。由人类通过模拟自己大脑创造的智能,人类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把握它的思维方式和智慧边界。

相比于阿尔法狗,我们对自己更陌生

不过,如果把这份惊悚放入一个更大的图景或是未来世界,冲击感可能就没这么强了。人类对阿尔法狗有多大程度失去了掌控感,其实映照出更大程度对自身认识的贫乏。

深思团队对阿尔法狗的“调教”方式,简单说是不知道它具体如何思考,但可以帮它变得更好。把这个过程说给任何一位父母,他们应该都会评估:这可比教育一个小朋友的逻辑要简单很多。

虽然技术目前已经在一个限定较大的场景,比如游戏领域对人工智能有极大突破,也成功模拟了果蝇或者老鼠这类动物的神经系统,但人类本身的学习、记忆、自我意识,这其中的工作原理,我们还知道得很少。

“Alphago是人类创造力和智慧力的终极象征。”这是程序猿特有的温情和诗意。

深思公司首席执行官德米斯曾感慨人工智能是让人类变得更好的智能,这也许并不单纯是科技乐观主义。变得更“好”关键不在于喊声“开灯”就灯火通明的“方便”,而是推进人类千百年来“认识你自己”的宏图大业。

阿尔法狗已经在这个层面上有所行动,这行动蕴藏在与李世石五局对弈中双方下出的“神之一手”。第二局阿尔法狗的37手和第四局李世石的78手在影片中两相对照。

第四局:李世石下出“神之一手”,阿尔法狗投子认负。

李世石是阿尔法狗的程序测试员,阿尔法狗何尝不是人类的测试员。阿尔法狗下出万分之一人类才会选择的37手,超越人类对它的指导,李世石说:“这一步真的很有创意,也很美妙。这让我思考在围棋里究竟什么才是创造力。”那些狗老师在人类眼中“莫名其妙”的走法,对人类的启示也远超出围棋或游戏的范畴。

就如影片中所说,阿尔法狗还只是一种所谓的“弱人工智能”,人类还在用这颗大脑艰难地探求大脑本身,“缸中之脑”正在研发的路上,人工智能才刚刚开始。

已经早早设想“银翼杀手”或“终结者”降临的人类,开始探讨非理性、情绪化、不完美究竟是人类的弱点还是特性,“人性化”如何被重新审视,人如何能具有更高的不可替代性;也开始探讨在科技智能带来更多便利的时候,人类究竟会死于一场激烈的搏杀,还是会在关注更新状态和在线娱乐中死于空虚和安逸。

更多前所未有的哲学和伦理困境随着人工智能的话题喷涌而出。人工智能何尝不是整个人类社会的程序测试员。

对技术悲观主义是至尊疗愈,人工智能获得的突破背后,是孤独渺小又坚韧伟大的人类。

从这个角度来说,回顾人机大战里程碑的《Alphago》,分明就是一部励志片。

本文作者:读库编辑·若昕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8G1IF3H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