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 AI 如何登上保护的贼船?

放相机的最后一段路,陈老湿激动到一脚踏空,差点命丧小水沟,快乐相机安装计划就这样终于暂告一段落了。

夏天的山里草木疯长,晴得好好的会突然噼啪下起雹子,但无论怎么变数横生,种相机时,相机点位我们总是选了又选,希望能拍到尽可能多的动物。但是收数据时又心里打鼓:又要盯着同一块石头看瞎眼了。

好消息是这次回去就能上手用Tegu 处理数据,总算是复明有望。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Tegu 是什么?

· 南美蜥

· 泛化智能开发的计算机视觉分析系统

去年冬天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泛化智能(简称gi)的小朋友们从天而降(当然不是,他们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我们),我发出共进泡面的邀请,他们十动然拒,于是会谈在一群人围观我吃面的场景下轻松愉快地开始了。

身高直冲190的 gi 创始人王制杖讲起了他在官园的童年和他对两爬的痴迷——难怪最后给智能软件取名南美蜥。恍然间我几乎忘记了面前这个人其实是个技术宅。

CEO王制杖曾经在家安装监控系统,统计猫主子的活动节律;到了美帝也不老实,跑到爬行动物馆大流口水。这么一个中途退学搞创业,给机场、电网做技术的公司的制杖,会主动找我盟聊保护也就不奇怪了。

王制杖本杖,有没有流口水

其实先前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应用范畴和学习能力是持怀疑态度的,聪明如我到现在都还分不清猪獾狗獾,红外相机镜头下如此鬼畜的身影,这些靠0和1活着的机器能学会么?

王制杖和他的小伙伴们非常努力地跟我解释了机器学习和图像识别,回答了我担忧的各种问题,让我对解放劳动力双目复明有了期待,后来的故事李大锤已经声泪俱下地痛陈过了(

(搞数据这种事,只要肯努力,早晚都会瞎的)

)。

总之经过程序猿们不分昼夜的折磨,初版终于摆到了我们面前。看着电脑自动把视频和照片里的动物圈出来标出名字是一件特别神奇的事,在我用期待的眼神盯着 Tegu 时,gi 的小伙伴们也用同样期待的眼神盯着我的反应,或许对搞技术的人而言,看到用户惊喜的表情才是最让他们有成就感的吧。

一只糊成云的岩松鼠图片被准确识别

王制杖同学说他们是一个商业公司,过去给机场、电网做技术解决方案积累下来的经验和口碑,让他们有自信来做一件看起来没有明显商业价值却意义非凡的事。

大猫看着他们眼睛里的光就觉得,年轻真好。有勇气去尝试,有勇气接受失败,有勇气去昂首迎战。

就在我盟集体出差山西的一个月,泛化智能的攻城狮们还在一直孜孜不倦地优化着 Tegu 系统,以便它早日投入使用。

视频识别准确率也妥妥的

上周正式发布时,Tegu 的识别准确率已经从初版的95%提高到98%以上,手捧刚收回来的热乎数据我期待不已:回去用上 Tegu 我是不是就能滚向狗生巅峰,从此躺着也能把数据处理了?0.3秒一张图,一片顶过去五片岂不美滋滋?!

产品上线后,gi 的小伙伴们仍不断跟我们聊着软件未来可能开发的新功能,以及怎样真正让技术更广泛更方便地用于保护。这些构想的实现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作为非直接的保护从业者,怎样在保护中发挥自己的特长,成为保护的助力。

已上贼船的 gi 人工智障集体

比起航空母舰,保护这条贼船可能更像斯派洛船长的黑珍珠号,船员们身世千奇百怪,扬帆起航时总是弥漫着些许浪漫主义色彩。

每天与代码打交道的程序猿可能很难想到自己做的事情会与大山里的野生动物发生联结,但在对自然产生无限好奇心的前提下,什么都可能会发生。

保护的概念本就是因人而生,探讨的也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因此它并不是“专家和有关部门”管着就够了的事情。保护这条贼船看起来虽不起眼,但也得能扛得住风浪的摔打,至少陈老湿如果掉进水里还是可以捞起来的。

视频中是猫盟第一次和 gi 的小伙伴上山的故事(大猫本人实力出镜,附送大量高清猫片)。其中,也有我们对人工智能在保护中应用的期待。

目前 Tegu 已经正式发布了,AI登船会让更多的人力从数据整理中解脱出来,去探索动物保护的新领域。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3A1ZAM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