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际,国际,星际?高等教育在AI时代何去何从

英国国际教育专业杂志The Pie News报道

有统计数据显示,现今入学的65%小学生在未来将从事目前并不存在的工作。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兴起,及其创造、结束或改变的岗位,这一统计数据所传达的讯息是,人们的工作和职业在半代人的时间内发生了快速的改变,未来的格局将会变得和今天完全不同。该研究显示就业市场发生变革的同时,其对高等教育和社会带来的影响至关重要。如果人们的职业出现改变,高等教育理应随之发生变化。

高等教育处在21世纪最重要的职场变革的最前沿。高等教育如何对现今的改变做出解读和回应,以确保每个人都能从中获益将对全球学生的流动和整个社会有着重大的影响。随着未来的临近,国际教育工作者应该意识到课堂的关键性。

欢迎来到机器的世界

英国未来学家Calum Chace认为,自动驾驶汽车是人工智能开始取代人类工作的一个典型例子。用无人驾驶技术取代专业驾驶员不仅具有经济意义—驾驶员成本最高可以占到整个车辆运营成本的一半,但自动驾驶汽车已被证明比人类驾驶更安全。Chace表示:“自动驾驶汽车可以运行数百万英里而不发生任何的事故—目前全球每年有120万人死于交通事故,是14到21岁年龄段最大的死亡原因”。

但是当利益和风险大大平衡、有利于人工智能的运用,自动驾驶汽车也对自动化的未来提供了工作、教育和全球化的多方面案例研究经验。在美国和英国共有大约6百万专职司机,这意味着仅仅是在这两个国家,当自动驾驶汽车全面取代人类驾驶,相当多的人将面临失业。比起自动驾驶汽车的负面影响,社会可能会更加看重其带来的好处。但是对于那些将被无人驾驶取代的人们来说,他们将很难认同其优势。

前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Jeff Bleich曾开玩笑说:“作为前任大使,汽车后座的生活更美好,但如果你高中毕业,肩负大笔债务,且需要养家的时候就不会这样想了;你所能看到是来自旧金山的一群精英正试图毁掉你的工作和家庭”。他还说,失业的潜在风险包括对于学术界和媒体的不信任,并由此产生了保护主义意识形态。

保护主义和针对外国人的消极态度对国际教育有显著的影响,高等教育中针对精英主义的不信任和成见也是如此。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牛津大学难民研究中心主任Alexander Betts确信,高等教育本身必须努力改变那些反对者的想法。他说:“为什么大学必须不仅仅接触那些处于优势地位的学生?有一个非常务实的原因—大学必须去接触更多的学生,因为支持高等教育使命的监管框架和公众意愿依赖于民主授权”。

制图:Jenny Findahl

我们知道这是世界末日...

假设只有手工劳动将被取代是错误的。“有一个说法认为,机器将首先取代那些最重复和无聊的工作,首当其冲的是手工劳作,然后机器将逐步取代较为复杂的工作,”英国未来学家Chace解释。实际上,关于手工劳动将会首先被取代的假设掩饰了人工智能与机器之间的关系。机器本身不能做任何事;无论是人造或者类人,它们只是智能的载体。因此,人工智能受制于容纳它的机器的复杂性,并且,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对人类灵活性的复制比对逻辑的复制更加困难。

“通常情况下,机器可以轻易做到我们认为很困难的事情,比如国际象棋,但是它们很难做到我们觉得很简单的事情,比如说系鞋带,”Chace说。他认为,白领工作也可能是首先被取代的,像法律专业,律师助理甚至皇家御用大律师—作为被英国女王和英联邦国家给予高等地位的律师,其职责包括提供对于案件可能结果的建议—将逐渐被有相似甚至更高成功率的人工智能所取代。他警告说,“我们不应该满足于令人欣慰的观念,即如果我们受过高等教育就能够幸存一段时间—事实却并非如此”。

...尚且无碍

尽管灾难性的失业和劳动力的大量减少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至少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Betts、Bleich、Chace以及其他很多人都乐观地认为高等教育和社会能够适应这些变化,甚至从中受益。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首席执行官Belinda Robinson表示:“虽然有很多令人胆战心惊的数据,但是它们令人感到恐惧的原因是我们可以看到消失的工作任务,却无法看到到将被创造的工作岗位”。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开始移走工作任务,而不是工作岗位,且更多地强调人际关系技巧的重要性。Robinson举例称,早期的调查预计,多数会计和记账工作将会在不远的将来消失,“但是进一步调查显示,面对面交流技能和非常规认知技能在工作任务中所占的百分比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大得多”。英国数字解决方案公司Jisc的常驻未来学家Martin Hamilton对此表示赞同,并补充说,传统高等教育将继续在跨境联系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测试卫星维修技术

昨日重现

尽管在关于接下来几年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一问题上存在一定程度的共识—将会有失业,但是市场可能会自行解决—但是在如何采取最好的方式去培养学生面对这些挑战的问题上存在争议。对于一些机构来说,教学改革是正确的道路。而对于另一些机构来说,学生服务才是应该得到改善的领域。

德国EBC高等商学院(EBC Hochschule)国际人才获取与项目开发部门总监Jérôme Rickmann确信,机构为学生提供的服务对于将理论付诸实践来说至关重要。与其它德国和欧洲高等教育机构一样,EBC也做了教学改革,要求学生将完成一份国际实习作为学习的一部分。但是,正是因为该提议的前瞻性思维,开展国际实习意味着需要向学生提供寻找合适的实习工作的相关服务,这可能很难。

第三方

如果支持服务是解决如何辅助学生为未来的工作做好准备的方法之一,那么就会有一个问题出现。现有的学生服务并没有与国内和国际学生人数的增长所匹配。据德国融合与移民基金会专家委员会2015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以荷兰为例,其失衡率非常显著,一名支持人员需要为8800名学生服务。Rickmann指出,长期以来,学生服务在学生对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中是最令人失望的领域之一,这也为第三方组织的介入打开了大门。他说:“有很多咨询顾问正试图向学生提供一些传统大学无法提供的资源—因为他们正在为另外的资源所服务,比如研究”。

教学方式争议

Nicole Merrill创立的美国“未来的我”学校(FutureMe School)提供一项“防范机器人”的职业生涯在线服务。她说,回归高等教育的基础教学法是帮助学生培养未来就业能力的一种方式。Merrill表示,以线上授课的美国密涅瓦大学(Minerva Schools at KGI)这一高等教育界新人为例,他们主要是通过寻找独特的方式,比如通过混合式学习、海外学习和整体跨学科的方式来提供教育。“我认为跨学科在引领教育领域的发展,让我们打破禁锢、教会学生如何为未来的工作服务,”她说。但是,这里也有规模的问题—多数院校受到每年入学学生人数的限制,而Merrill表示,对于高等教育来说,变化不会很快就发生。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社会科学系高级讲师Leena Ripatti-Torniainen同意教学改革至关重要,她所在的大学最近创立了几个专注于跨学院数字化的教授职位,并将跨学科工作视为“最有前途的解决方式”之一。她提到,如果高等教育的变化速度不足以满足未来对于新技术的需求,那么至少应该保证学生能够有信心去面对这些挑战并且有效地转化所学到的知识。“我作为教育家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设法鼓励学生走向不断变化的世界,让他们勇于将理论运用到全新的环境中去。”

明日世界

大多数关于未来的预测都对人类将何去何从持非常乐观的态度。Hamilton说,由于Elon Musk的SpaceX和Jeff Bezos的Blue Origin等公司计划将运营成本降低到传统太空旅行的一小部分,因此很可能有一部分人至少能够到月球上生活。“这样的太空故事是非常有可能实现的”,他说,“它为整个人类开辟了新的发展前沿,但是如果你从教育机构的角度考量,它就是一个炸药”。

另一方面,Chace相信就业市场将会全面崩溃,但他可以接受这个结果。“在一代人的时间内,许多人在工作场所将无法与机器匹敌。”但是他始终积极地认为,教育,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将在人的一生中发挥重要作用。“教育在后职业社会中发挥的作用会比现在更大;人们将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学习东西,”他说。“不用工作的退休者、贵族,亦或是富人,所有人都学习,因为学习本身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们永远都将是全日制学生,这将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编译:黄薪洁;编辑:高泳)

Reference: https://thepienews.com/analysis/higher-education-ai/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6G13BL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