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达诺的缔造者亲自讲解关于Cardano的一切(二)

头号卡吹:大扎好啊!对于作为一名卡尔达诺的爱好者来说,了解卡尔达诺是什么、从哪来、愿景是什么是入门的基础。很多爱好者们从各个渠道都多少了解了这几个问题,但是我们也知道卡尔达诺在中国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还有更多的朋友不了解它。

所以卡尔达诺中国社群的志愿者们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大家翻译了IOHK的CEO“老查”所亲自参与录制的卡尔达诺基础讲解视频。该视频中讲到了关于卡尔达诺的方方面面,今天为大家放送第二部分,内容主要为卡尔达诺与现实世界的融合问题。不论你接触卡尔达诺有多长时间,这篇文章都能让你了解到一些不曾知道的方面。

但事实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全部的数据。爱丽丝发送给鲍勃的交易,并不一定与夏娃和珍妮和比尔相关,数据应该只和发生交易周遭的人有关,这些人能够从他们自己的代币所有权和金钱中推断,并知道他们收到的代币是合法与正确的。所以你有技术如精简,你有像订阅这样的技术,和某种形式的压缩,一种在设置中以非常智能的方式,大大减少一个用户所必须拥有的总体数据量,还有分区的想法。

分区的概念是用户实际上并没有区块链的完整副本,相反地,他们拥有著某一部分区块,但不是很多其他的区块,还有一些想法可以将所有这些东西全放在一起。所以卡尔达诺项目的目标是以非常严格的方式,研究这一点,并提出新的区块链架构,隨着这些方式变得必要,因而可以让人们拥有更少量的数据。但总体而言,仍然具有相同级别的保证和安全性,以至于人们所收到的交易计算都会是正确的,因此这项研究的一部分也涉及我们关于侧链的一些想法,晚点当我们讨论可互通性时候我会有更多有关侧链的说明。

而现在简要的介绍侧链实际上是两个部分首先是创建区块链的压缩代理的概念,这是创糙链与链之间互通的概念。例如一种翻译链与链之间交易的方式,在一些我们关于侧链的研究证明中,给了我们很多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压缩代理的区块链,随著数据从GB增长到TB到PB,而且这些证明可以给我们极高的确定性,我们看到过去历史记录的交易是正确的,而且这些证明数据只是非常小的MB或2 KB,所以这就是我们以一种务实的方式对数据的解决方案。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开始限制人们能看到什么,用一种智能并透过个案基础的状况下,来分区我们会在哪里或在何时,然后用一种非常智能加密的方法来压缩历史纪录,同时也能给我们带来相同等级的信心。即使我们没有全部的信息,但要做到这些,并用一种方式让我们不会抹去,原本比特币赋予了这个空间的安全保证。另一个值得庆幸的事是就算每秒交易次数增长了不少,但网络资源也成长了不少,目前存储还是相对便宜和方便。所以,我们相信卡尔达诺的数据扩展方面,在2018年底到2019年中之前,不会是我们急于解决的问题,而研究部分刚刚才在爱丁堡大学开始,我们会继续投入。相信我们可能会在2018年中,就会拥有我们首创的解决方法,最终在2019年底之前,为系统提供一整套完整的解决方案。

所以这会是第一个部分,让我们构建协议,让我们允许扩大每秒交易量以便让更多的人进入生态系统。我们将得到更高的产量来创造一套网路堆栈,被早期互联网先驱之一所开发,并且已经从 TCP/IP 和其他系统中的问题所学习与改善,相对不那么脆弱,更容易调整配置,以便它可以处理基于实际生活情况所需要的大型异构网络,让我们用一些巧妙的方式来处理我们系统的数据使用,并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安全保证。而且当像 BitTorrent 那样采用分区时,你实际上可以获得更多的整体存储资源,所以如果我们不需要复制整套数据,而只是分发数据库,我们就有希望可以为卡尔达诺构建一个大型分布式文件系统。因此即使任何特定的用户只需要少量的数据,它实际上也具有总可用PB等级的数据量,所以这是可扩展性这个概念的第一个支柱。

但第三代还要求两样东西,因此对于卡尔达诺项目我们还会做这些事情。首先是这种可互通性的想法,可互通性是一个未来不会只有一个代币统治全部的想法,所以对不起比特币。你将会有很多网络像以太坊,比特币和瑞波,還有像传统银行网络等系统,运行在像Swift这样的老旧协议和类似ACH等网络上,这些系统都说著自己的语言 都有自己的业务逻辑和规则。就以目前来说,以太坊和比特币也很难相互理解,本质上,更多的是在旧的银行网络里,它们对于每项交易都加进了元数据和属性的必要条件。所以问题是如果你没有单一标准,并且你没有一个与这些系统进行沟通的规范方式,那么你会遇到价值变得非常分散的情况。所以无论这些特定生态系统如何去中心化,掌权者总会是那些小型的沟通节点,它们控制着这些系统之间的价值移动。

目前我们看到这些节点主要是些交易所,但也可能出现其他类型的节点,这些交易所非常脆弱,他们有可能面临黑客攻击,他们有可能受到严厉的监管,偶尔还会因为不明智的监管政策被强迫关闭,甚至有些时候明智的监管政策也会导致关闭,这样的情况实在很糟。以一个去中心化的公链生态系统来说,存在一小群特殊的人,他们能控制着私人的价值能否在系统间转换。此外,当人们在这个世界上做生意时,如果这些企业受到了监管或只是部分监管,他们都还是必须与传统金融世界做接口和进行互动。比如说你是一个加密货币公司,然后发售 ERC 20代币,如果你开始用这些ERC 20代币进行众筹,结果募集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以太币。作为一家受法律管辖并拥有银行账户的实体公司,你开始出售这些以太币并将所得的数百万美元存入你的银行账户,可是银行是一个受到监管的实体,在那里他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从哪里得到这数百万美元?然后银行就会要求你解释并提供一些数据和细节。你会说,哦,我通过众筹一种ERC 20的代币然后换得一大堆以太币,他们会说,好,你从谁身上得到它们?谁是你的客户?你回答说,互联网上的一群人。不幸的是,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答案。

而银行作为一个受监管经营实体,必须提交可疑的活动报告,这些报告将会被他们那边的人处理。例如美国财政部或欧盟等其他机构,这些机构认为这种活动是非常危险的主张,而这就是我们当前生活在这世界中的不幸现实。我们在加密货币以及传统金融系统之间的链接是脆弱的,目前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以非常自然的方式将(加密货币)交易逐步升级,因此当人们想要与传统世界进行商务活动时,银行所希望拥有的那些合规属性的基础数据并不存在。因此任何人在我们加密空间做生意,就自动变为了一个高风险的商务活动,这是一个不幸的情况。

所以关于第三代加密货币可互通性的的想法,是一种能够理解和观察其他加密货币的加密货币,是一种加密货币,当它观察到以太坊上发生的一个事件时,能够真正地验证该事件是真是假。比如爱丽丝说她有以太币并且将其发送给鲍勃,这个加密货币应该能够真正知道,这是一笔合法的交易。如果这是第三代加密货币所关注的内容,那么跨链传输就会是可靠的,而且他们应该能不通过一个可信第三方就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因为我们希望创建一个区块链的互联网,一个价值能在链与链之间自由流动的互联网,就像比特币或者以太币在他们自己的链中流动一样容易。所以第一部分组件就是要拥有一些侧链的概念,这并不是一个新想法,原子跨链交换或侧链的这些概念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早在2012年或许更早就被提出,但基本的概念是使用一些方法构建跨链的信息,从而在发送跨链交易时,那些精简的结构化的讯息让你有能力判断交易的合法性。换句话说,发送价值的人确实拥有这个价值,而且这个价值并没有被双重消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除此之外你还必须要有能力以非常精简的方式做到这一点。现在有超过一千个加密货币正在使用中,加密货币的总体也变得越来越大,所以你不能说了解其他系统的唯一方法是获得另外一个系统整个区块链的数据副本,这不会是一个可扩展的解决方案,你必须要能够以非常精简的方式查看这些系统。所以卡尔达诺已经开始了它的侧链工作我们最近和 Andrew Miller, Dionysis Zindros, 还有 Aggelos Kiayias 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中包含了一个深思熟虑的方法,如何在工作证明(PoW)世界中生成证明,这方法名为非交互式证明的工作证明。我们非常希望这个方法也能适用于权益证明,然后把这两种方法通过一些巧妙的设计结合起来,这将使我们能非常深入与细致地了解,其他加密货币内部所正在发生的事。

然而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即使我们能够创造一个乌托邦,在那里所有的区块链都可以互相交流并且能够被看到和听到,他们也从又聋又瞎的呆子变得非常聪明强壮。但问题是这个乌托邦仍然与我们的现实世界不兼容,这主要是因为以下三个因素,一是元数据的概念,二是属性的概念,三是合规的概念。元数据是交易背后的故事,它关心的不是说你已经花了50美元,而是你在哪里消费,你买了什么,你支付的费用是给谁了,等等这些类型的信息。这才是元数据,它确实没有很好地在加密货币中提供,然而它是传统金融世界的支柱。在交易的元数据中藏有巨大的价值,在某些情况下交易的元数据允许交易被放在一个风险层级中其中某些类型的交易是极其危险的。

例如,大公司们通过两家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银行进行电汇,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如果有笔电汇从一家小型美国公司转移到一家小型俄罗斯机构,然后再转到伊朗,结果最后去了南非,即使金额与前面的例子相同这也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况。电汇的中转次数 经手人、公司的性质、以及经营业务多长时间等等这些都是元数据,问题是元数据是极度私密的,要在加密货币空间中记录它存在着很大的障碍,因为加密货币的所有交易都是永久储存在链上的,它们是透明的,我们从将元数据附加到交易的那一刻起就会面临下面这种情况,我们可能会潜在地向公众泄露非常敏感的信息。

所以卡尔达诺的目标是能够找出,何时何地以及如何将元数据放在区块链上,然后从其中包含的那些我们真正关注的内容中获益,例如审计的能力以及不可改变的特性还有时间戳等。因为处理元数据是非常非常有风险的事情,很多时候拥有元数据很重要,但是同时采用一种负责的方式将元数据上链也很重要。

END

历史文章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06G1ATJA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