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坤琳国际保险节演讲实录(三)

第三届国际保险节

2018年7月8日9:00

上海世博会议中心

魏坤琳

如果说工业革命替代了人的肌体,那么人工智能革命还要代替一部分大脑。人工智能会让我们更关注学习的过程是什么,让我们思考什么是人,什么是智能。现实中人工智能已经或很快就会带来冲击,甚至有人提出如何让AI附能保险,怎么让机器更懂我们、更懂顾客。

7月8日,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导魏坤琳出席第三届国际保险节时发表题为《人类智能和人工智能》的主题演讲。

相信看过《最强大脑》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科学判官”魏坤琳将从多维的角度帮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和理解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智能,去掉一些认知上的疑惑。

由于魏坤琳的演讲信息量非常大,比较烧脑,小编呕心整理成4部分内容进行推送,敬请持续关注。以下为第三部分内容。

意识的操作性定义

下面一个问题是非常难模拟的,就是意识。意识是非常抽象的词汇,我们一起来解构一下。我们都认为自己有意识,比如早上起来眼睛一睁开,我的意识开始上线,起床、刷牙、吃早餐,赶时间来做演讲;还有我可以做自己的决策,别人不能代替我的意识来做决策,这也是意识的一部分。

科学家如何看待意识?因为意识太抽象,所以科学家们必须要给它一些操作性定义。

01

意识的第一部分:自我意识

第一个操作性的定义是我们有自我意识,这是和其他动物不一样的。很多动物没自我意识,比如我们有一个经典的检验——镜子测试,把一个动物放在镜子面前,在它身上放一个东西。如果动物知道镜子里是它自己的影像,那么它就会把身上的东西拿掉。

比如猴子,我们在猴子的额头上点一个点,把它放在镜子面前。这时猴子意识到镜子里是它自己,它就会把额头上的点抹掉,这证明它有自我意识。很多动物不能通过这项测试,比如一些种类的大猩猩就没这样的意识,某些猴子有这样的意识。孩子在一岁之前,我们可以放在镜子前试一下,看看他有没有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解释起来很简单,就是自我的表征,大脑深处知道有一个自我的存在。这在计算机上也很好模拟,我们可以告诉程序你就是你,你意味着什么、你的界限在哪里,这是意识第一部分,很好模拟。

02

意识的第二部分:信息访问

第二部分意识叫信息的访问,比较复杂且十分抽象。其实我们大脑中主要有两种信息,第一种是上述提到的无意识信息,就像运动的控制一样。我在演讲过程中走来走去,但是让我回忆刚刚我的腿做了什么动作,我将无法表述,我只知道我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这种无意识信息大脑是要经过处理的,但是在大脑处理的过程中我们没意识到,包括我们的知觉也是这样的。

第二种是有意识的信息。谈及意识的时候,大家觉得哪一种信息是有意识的?我们回忆一下今天早上吃早餐时吃了什么东西,餐盘里都放了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下这样的意识实验。再比如,我现在可以意识到我看到了这朵花,这是我的意识。

这意味着什么?比如说在我们闭着眼睛想象今天早上盘子里有什么东西时,你会发现这个有意识的信息是非常有特点的,基本上是我们视觉和听觉的信息,你很难回忆起嗅觉的信息。

视觉与短时记忆的产物

我们能有意识地回忆起嗅觉信息吗?比较困难一点。绝大多数有意识的信息、可以想象的信息都是视觉和听觉上的,而且这些信息是非常连贯且有视觉表象的。所以,有意识的信息大都是视觉的产物和短时记忆的产物。特别有意思的时,比如我们现在想一个数字“23”,数字“23”是我们现在有意识地存储在大脑中的。我们现在可以注意到“23”这个数字,并且它能被我们大脑中的不同系统所调用。比如我的语言系统,我现在可以读出“23”;我可以用运动系统写出“23”;我可以把它进行数学运算“23+4=27”。

这种有意识信息可以被大脑的多个系统所调用、运算、做进一步处理,这是第二个特征。它是一个可以用信息访问的,可以去调用的一个信息。虽然这个信息非常少,以视觉表现为主,还有时间、空间和能量的限制。

比如空间,你有意识的可以回忆起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假设你今天听完我的演讲,之后你回忆我讲了什么内容。当你有意识地去回忆,你会发现每一次只能够由一部分信息带动另一部分信息往前追溯,而不是把我演讲的所有信息都调到眼前。我们都无法做到,因为我们被传输的信息量很庞大,很难一次性全部调动到意识信息中来,因为我们意识的信息是有容量的。

层级式处理信息

为什么我们处理信息是层级处理?因为当你回忆今天的演讲时,相当于是从长时记忆中调取整个演讲信息,但是你意识到的却不是整个演讲的内容而是中间的部分内容。

举个例子,我们看到的人和整个会场的视觉信息可以瞬间调动到意识中来,也仅此而已。如果我们想回忆的更多,那么就要重复的刷新和过滤这个信息,就好像意识中有一个照相机一样,记录下全天的经历,记录下具体的物体、具体的人。

所以,意识是在整个信息处理中的中间级。比如一条直线,长时记忆在最右边,中间级在中间,最左边就是大家意识不到的东西。好比我们眼睛摄取到的信息是非常局部性的,比如大家看到一个沙发,沙发在视网膜上的实际呈现是颗粒状的,就好像像素一样的信息。但是我们看不到颗粒,能看到的最多是线条或者是沙发的部分,因为我们能够有意识的涉及的信息是中间级的,看不到底层的信息。这就是意识的特点:层级式处理,意识的信息是中间级的。

注意力的作用

我们现在试着做一个实验。

第一个测验,绿色圆圈的背后都是叉状干扰物,我们可以通过形状的差别一次性找出绿色圆圈;

第二个测验,绿色圆圈的背景是红色的,我们又可以马上找到绿色圆圈;

第三个测验,绿色圆圈与红色圆圈和绿色的叉混合在一起,这里有颜色干扰物和有形状的干扰物。这与前面两个测验的差异是,前两个测验可以瞬间找到绿色圆圈,第三个测验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才可以找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一旦我们意识到难以瞬间找到答案时,我们的眼睛将开始搜索和扫描,这就是人类视觉的特点、注意力的特点。

当视觉只需要一个特征就可以把我们需要寻找的目标物体侦测出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同时侦测到很多东西,这叫平行处理,是无意识的平行阶段。当只有一个干扰物的时候,我们处理起来很容易,处理速度极快,而且能够处理大量的信息。但是当需要两个及以上特征的重叠和组合才能把它定义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人脑将不能做平行处理,并且将开始通过眼睛进行有意识的搜索,这就是注意力的作用。

注意力集中到哪里,哪里的信息就可以进行整合。就好像孩子学习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那么接收到的知识、信息是不会被大脑处理的。这是意识的一大原则,我们是有意识的处理信息,是靠注意力的聚光灯来处理信息的,这也是意识的特点。

情感着色于意识

我们的意识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经历了所有东西,意识到的东西都是有情感色彩的。可能有时候情感是中性的,但比如说你某个经历,可能是快乐的、平和的,可能是悲伤的、难过的。我们今天所有的记忆和当时经历的信息都会有一些情感的着色,这个是人的意识特点,而机器是没有着色的,只有客观的记录。

情感本来是一种价值,是一种运算的信号和社交的信号。这个信号是我们把重叠在所有我们意识到的信息上的体现,好像给它赋值一样。目前的人工智能无法做到这一点,虽然这只是信号而已,是人类意识的一部分。

意识的自主权

最后一个特点是意识中相对比较神秘的地方,就是我们拥有自主权。人类可以有意识地做一些决策,有意识地决定是向左看还是向右看。即使有的决策是无意识做出来的,有时候是有意识做出来的,那么在大脑中我们的意识是如何完成这一步的呢?

神经科学家测量人脑活动发现,大脑的激活在做出决策动作之前就发生了。可能提前几秒钟大脑就可以判断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只是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极大的延伸了我们对人类所谓自由意识、自我意识、自我意志的理解。这个理解就是,我们做的决策也有很多无意识的部分,只是在做一个关于我们应该处理什么样信息的决断。所有的信息都在我们的大脑里面,我们的一些脑区是和决断的行为相关的。如果该脑区受损,我们依然有感受力和意识,也能够处理一些简单的信息,但是经常在一件事上犹豫很久,无法做出决策。这也是可以模拟的,我们可以模拟这个信息变成决策的整个过程。

小贴士

以上内容为魏坤琳在第三届国际保险节上的发言,如须转载不可抹去“第三届国际保险节”字样,必须保留文内配图。

版权声明

本公众号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果原文没有版权声明,按照目前互联网开放的原则,我们将在不通知作者的情况下,转载文章;如果我们转载的文章不符合作者的版权声明或者作者不想让我们转载您的文章,烦请留言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您的理解。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13G05SDQ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