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坤琳国际保险节演讲实录(二)

第三届国际保险节

2018年7月8日9:00

上海世博会议中心

魏坤琳

如果说工业革命替代了人的肌体,那么人工智能革命还要代替一部分大脑。人工智能会让我们更关注学习的过程是什么,让我们思考什么是人,什么是智能。现实中人工智能已经或很快就会带来冲击,甚至有人提出如何让AI附能保险,怎么让机器更懂我们、更懂顾客。

7月8日,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导魏坤琳出席第三届国际保险节时发表题为《人类智能和人工智能》的主题演讲。

相信看过《最强大脑》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科学判官”魏坤琳将从多维的角度帮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和理解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智能,去掉一些认知上的疑惑。

由于魏坤琳的演讲信息量非常大,比较烧脑,小编呕心整理成4部分内容进行推送,敬请持续关注。以下为第二部分内容。

大脑的优化控制:节省能量与降低误差

神经科学家用两点间运动的规律去反推,来研究大脑在控制运动的过程中,如何进行计算而产生直线运动的轨迹,然后发现了一些规律。我们同行做了一些计算机模拟,比如说设计了一个人形刚体(在任何力的作用下,体积和形状都不发生改变的物体),这个刚体只有躯干没有大脑,也没有中央控制器控制它的运动。我们对刚体进行干扰,这时它看起来特别像人一样在运动。

这里面其实有一些数学法则。这些法则非常简单,用白话来解释就是,人脑在时时的做一个优化控制。人在运动的时候,大脑只对两部分进行优化,第一是节省能量,第二是运动的误差越小越好。只要符合这样的原则,我们就可以发现机器做的动作特别像人的动作。这就是人大脑算法,人的大脑在无时无刻做优化。

接下来我们用同样的算法,模拟打乒乓球。我们发现人们可以拍打乒乓球到一个固定的高度,但是动物很难做到。那么这个简单的算法怎么完成的?研究者用球来引导球拍,用模拟大脑算法的机器控制球拍,球拍可以跟上球的位置并成功接住下落的乒乓球。在乒乓球下落的过程中,研究者甚至握住球拍,干扰球拍的运动,但是球拍还是可以自己调整位置。

还有一个例子是,计算机模拟一个人造多肢节刚体,给刚体一些目标,比如让刚体的头部与目标重合。在运动过程当中,可以发现刚体的动作与人类十分相似。

大脑运动控制看起来极其复杂,工程师们也想不明白,但是里面的算法其实是非常简洁的。科学家从人脑中得到规律——用最简单的算法来完成像人一样自主的肢体控制。看似非常人类的行为,对于大脑来说只是一些无意识的运算。

心智运算·知觉

我们对世界的知觉也是运算。

我们知道煤是黑的,雪是白的,但大脑怎么做出这个判断。在特定的情况下,使煤在强光的照射下反射到人眼中的光线强度,与白雪在暗光照射下反射到人眼的光线强度相同。这时,大脑接受的信号是一样的,但我们仍然认为煤是黑的,雪是白的,这不很奇怪吗?为什么?

因为大脑做了运算,而且是无意识的运算,根据你的经验做出了判断。知觉上的判断还有很多,我们只是没意识到。比如说一棵树从小到大、从远到近,在你视网膜上留的影像大小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我们还是清晰地认识到这个树距离我们多远、究竟有多大,这也是大脑无意识的运算,大脑利用两只眼睛微小的视差来反推树的距离与大小。这些知觉、视觉与感官都是大脑无意识的运算,只是被我们所忽略了。

心智运算·情绪

运动和知觉是无意识大脑的运算,那我们的情绪呢?我们经常自夸,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其实,全人类的情绪有共通的地方:happiness,sadness,surprise,disgust,fear,anger,这六种情绪不管在哪种文化、历史背景下都可以产生。为什么全人类每一个人种都有这些基本的情绪?人类为什么有情绪?情绪有什么好处呢?我们经常说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让情绪做自己的主人。其实不然,情绪在进化上有非常重要的好处。

比如悲伤,只有悲伤情绪能让你把自己的生活慢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处境,试图做出改变。假设一个人没有悲伤,那么他碰到很多不幸的事情都是漠然的,可以想象这个人的人生决策改变的可能性非常小。

比如愤怒,愤怒也是人类的基本情绪,被写在我们的基因代码里。如果一个人突然被陌生人打了一巴掌,那么他的愤怒可以在500毫秒中爆发出来。我们通过观察他的面部表情、测量他所有的身体指标可以发现,他的愤怒不可抑制地迸发了出来。这种情绪的爆发,可以让人们的身体从平静的状态马上转为战斗状态,面对威胁准备战斗。

机器人也可以干这样的事,这有点像计算机科学中用的中断信号。中断信号指的是整个系统从一个状态剧烈地调整到另外一个状态,这就是情绪给人的力量。所以,情绪不是进化的副产品,是进化本身带来的强大的信号和能力,这个能力让我们做出更好的决策。如果这些是信号、是运算的话,那我们可以赋予机器吗?我觉得没问题。

心智运算·情感

人类还有更复杂的情绪,比如尴尬。当我做了一些错事或者不符合社会规范的事请,担心旁边的人对我的看法,这种感觉会让我很难受,立马就很尴尬。

比如内疚,人和人之间强烈的情感连接,恋爱时你和你爱人的连接,父母和孩子之间天然的强烈的情感捆绑。

这些复杂的社会性情感有非常强烈的意义。如果作为父母没有这些强烈的情感连接,那你将不能很好照料自己的子女,不能延续自己的基因。如果没有情感强烈的连接,就没有爱情,人类将不能繁衍。爱情是盲目的,因为是由情感引导的。

人不是孤立的,需要在社会中去交往。做保险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影响客户,改变他的决策。做销售最终的目的是说服用户,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社交信号的交流。比如皱眉、冷笑等等,这些都是社交性的情绪,也都是社交性的信号,这也是人脑运算的一部分,是我们人特别擅长的东西。

如果这是运算的话,我们能不能把运算赋予给机器人?可以实现么?有那么复杂吗?我觉得没那么复杂,我们可以赋予机器人,让它可以识别人类的信号,然后让它可以稍微理解一下我们人类当时的情绪是什么,这是可以是实现的。

本能和智能

我刚才举了一些例子,有些非常人类,有些看似非人类、是动物性的东西,但是有一位计算机科学家这样说道:“现在看来人工智能做到了所有需要人思考的事情,比如下棋,做智力题,人工智能可以把人类击败,人工智能在这方面做的很不错。然而,人工智能做的不好的是不需要人类思考的事情。”

刚才我说的都是不需要我们思考的事情,运动控制不需要我们思考,我演讲的时候手一直在动,同样不需要我的意识去考虑。我们的语言识别、情绪都不需要思考,反射一样存在着,这些人工智能做的很差,但不代表将来做依然很差,因为这全都是运算。

难于计算的道德难题

我们谈谈道德,人们常说机器不会学会道德。现在有一个道德难题,假设你在一个火车的交叉处做扳道工的工作,左边有一个人、右边有五个人,他们不知道有一辆火车开了过来。你现在可以扳一下让火车往左边走撞死一个人,也可以往右扳让火车撞死五个人,你将如何选择?你是救一个人还是五个人?大多数选择救五个人,好像特别理性的样子。

下一个问题,我们换一个视角。你在一个天桥上,有一辆货车开过来,还是左边一个人、右边五个人。左边一个人是个大胖子,推出去可以把货车挡住。那么你是否会推左面这个大胖子去救右边的五个人呢?很多人都会不选择。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等质的,但为什么在第二个问题的选择上人们会特别地挣扎呢?

脑科学家专门扫描人类的大脑在做这个问题时,人类理性的部分在回答第一个问题的时候被激活的非常大,特别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替别人做出选择时,人们更加的理性。但是当需要人们亲自去做选择的时候,比如亲自推道路左边的胖子挡住货车的时候,人们将很难抉择。

所以,人类的道德其实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明明是等价的问题,但你做出的道德判断可能完全不一样,其实所谓的道德判断都是这样的,没有什么我们好引以为傲的东西。

如果上述选择是一个算法,只是评估哪个选择更有价值的话,如果道德也是大脑的一种运算的话,我们还是可以教会电脑去做这个事情。

这些是我今天讲的第一个知识点:整个人脑干的所有的事情,大家引以为傲的道德、情感、运动、运算、记忆等等全都是大脑进行的运算。虽然有些是无意识的、有些是有意识的,但只要是运算我们都可以模拟。

小贴士

以上内容为魏坤琳在第三届国际保险节上的发言,如须转载不可抹去“第三届国际保险节”字样,必须保留文内配图。

版权声明

本公众号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果原文没有版权声明,按照目前互联网开放的原则,我们将在不通知作者的情况下,转载文章;如果我们转载的文章不符合作者的版权声明或者作者不想让我们转载您的文章,烦请留言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您的理解。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812G05WIH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