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深着呢,互联网+工业不等于智能制造

绿公司年会过去了一个月,但是会上的很多精彩内容值得人们回味,天诚盛业CEO周军关于智能制造产业的一番探讨也同样在会后引发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以下为发言实录:

大家好,北京天诚盛业科技有限公司过去16年时间里面做了一个人工智能,指纹识别、红外识别、人脸识别,过去十几年把国外的国际标准15项引入国内,形成了5项国际标准,为金融业60%的市场解决了虚拟世界两端你是谁的问题,决定了从A端到B端安全的问题。

针对我自己,关于互联网工业,我对企业不了解,我是做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话题。所以说互联网+工业,我对工业的理解,只能说各位给我介绍的,我现学现卖,这是我自己的理解,说的不一定对。

互联网+工业并不等于智能制造,针对智能这两个字不是互联网+工业,因为互联网里面要互联互通网+工业,互联网只是连起来,还有互通,还有一个是感知,还有一个能知道是什么,还要知道怎么去关注去介于照顾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才是智能的。

智能制造的理解,我一直在想,我生活中,我是一个消费者,我把我自己当成消费者想象智能制造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在家里面,我在洗衣服的时候,经常出现一个问题,我比较懒,从希望放到洗衣机里面洗,不同的衣服分类,水量、洗法,经常报警不好使了,我再想这个产品,如果说这个产品里面有一个机器人(24.330, -0.13, -0.53%),它会告诉服务器,有人提出这么一个怪异的需求,是否满足他,它把这样怪异的需求经过记录,就能弥补了个性化的需求。针对现在这个世界发生的变化,就是个性,个性化、定制化。

个性和定制还有一个供货周期,供货周期就是交付是否快。还有一个东西应该研究的,是根据我刚才说的,我使用产品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后端有一个智能的记录和分析仪,让这个记录成知识,总结下去,让下一步使用者不再遇到这样的问题。

根据我的理解,智能这块,要达到的目标一个是个性化,一个是交付,一个是知识的继承和传递。在应用里面,比如说我在开着车走在拥堵的大街上,我已经和别人有约会,多长时间我要跟谁在什么地方见面,那时候你急疯了,我多么希望一个人告诉我,你走这条路一定能到没有问题。这样的话能把整个交通经过这样的智能数据分析,让它形成交通无障碍,可指挥,这里面也是需要学习的,大数据和智能学习的应有。

结合生产这块,几位领导已经把2025的重要性讲完了,我讲讲怎么干。

刚才想象了三个东西,在一个智能的工厂里面,一个叫产品机器人,产品智能的东西,是可以驾驭目前整个产品里面的生命周期,从产期需求得到,到一定把它死了收回来的控制,能非常容易感知这个产品使用过程中的变化,传到后端进行分析、整理大数据的挖掘,得知这个知识可能被谁继承,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应该是在工厂里面工作站还是什么,就是流水线生产过程中,就像阿尔法狗下围棋有很多网格,第一个我要造什么,产品机器人已经说完了,到了工厂以后,怎么造?会根据网格里的节点产品从这个点做完了之后走到那个点,所需要的最短路径和最低产品,那个点是不是被别的产品占上了,应该等一回,应该有这样的两套东西,这是我理解的智能制造,满足民众个性化的诉求。我想供货也是智能化的,供货的机器人,就是三个机器人,还有工人也是机器人,物联网生产线之间互通,生产线上的产品互通,还有和节点互通,构成了最佳的路径,结合了3D打印,我想可以迅速的实现短期交付。谢谢大家。

非常对。这里面有三个技术,一个叫深度学习,还有一个是大数据,大数据是获取个性化的需求进行标签化。深度学习是根据标签形成我的决策,还有一个是机器人,它解决的问题是在一个空间里面,我要知道在什么位置有什么,并且通过深度学习知道它是什么,然后机器人才知道,从哪里找到它要的东西,再去做。

人才需求是结构性的人才,智能化的人才是结构性的,智能并不是光会技术,会计算机视觉。现在中国工业面临的问题是能不能造出满足个性化诉求的产品,并且迅速的提供。这里面人才是结构性的,首先要有人能想到,并且做出来,未来的产品长什么样,这里面要进行大数据挖掘,要情况某种方式。

我一个同学在谷歌的开发中心,就是开发某一个药品在纽约市的什么地方适合什么人,要把这个东西给一个人,这里面他要想方设法获取这样的数据,通过数据挖掘建立模型,不断让人修复模型,这样的药品造出来满足这样的人才,这个地方就是产品的创造者,这个地方也是人才。

单就深度学习这种交互或者是视觉方面的人才,只能解决生产线的经营成本问题。机械的制造的经营性风险可以通过这个来控制。公司的风险在未来发展里面不确定性是这个企业最要命的。现在都到了猪掏钱狗买单谁付费的时代,针对这个要找结构上的人才。

如何留住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给他喜欢的感兴趣的方向,给他创造一个平台,让他开心的工作,让他不停的工作,给他树立一个标杆,世界级的,你现在1米5,他1米8,这个地方怎么做,兴趣使然,真正的创造人才只有是兴趣使然。

在大学里面,我们是和两个大学的合作,两个大学的数学系,从本科开始我就盯这个孩子,根本上在这个专业里面TOP3、TOP5,本科毕业就进我的实验室,进实验室的目的是为了熟悉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和发展历史,和公司的方向,让他感知是否感兴趣,这就是洗脑的过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05A0XPW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