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从20年政策走向,窥探BIM未来

想知道一件事情如何发展,不如明白它的出发点。

想知道一个人将去往何方,不如明白他为何出发。

核心是驱动力,发展状况是当下行情。

作为BIMer,我们往往处在当下,却不明白它的未来。

那就让我们回到开始,细细一览这些年的政策:

2001年 · 住建部科技司

《建设部科技司工作思路及要点》

推进建设领域信息技术的研究开发与推广。

2003年 · 住建部

《全国建筑业信息化发展规划纲要》

对平台和系统建设作出指导,指出工程设计协同系统、综合项目管理系统、先进水平应用工具软件、智能化施工技术、专家库和知识库建设的重要性。

2006到2010 · 科技部

「建筑业信息化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课题

将“基于BIM技术的下一代建筑工程应用软件研究”列为重点开展的研究工作。

2011年 · 住建部

《2011-2015年建筑业信息化发展纲要》

要求在「十二五」期间,基本实现建筑企业信息系统的普及应用,加快建筑信息模型(BIM)、基于网络的协同工作等新技术在工程中的应用,推动信息化标准建设

2015年 · 住建部

《关于推进建筑信息模型应用的指导意见》

明确要求到2020年末,应实现BIM技术、企业管理系统和其他信息技术的一体化集成应用,BIM的项目率要达到90%。

2016年 · 住建部

《2016-2020年建筑业信息化发展纲要》

要求建筑行业企业“积极探索‘互联网+’,促进建筑行业的转型升级,深入研究BIM、物联网等技术的创新应用,创新商业模式,重要提出了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3D打印和智能化五项专项信息技术应用点。

归纳一下,就是从信息化——信息互用——信息应用——行业的新业态和管理创新。

而我们现在处于第三阶段,还处于混沌阶段是因为信息化不是一个纯技术问题,BIM也不是一个工具问题。

建筑行业的技术水平提升,追根究底是建筑业生产力的提升,最终也将改造建筑业的生产关系。

无论是什么样的革命性技术工具,其背后都有与之匹配的管理结构。

作为舶来品的BIM技术,背后是一套完整的、以协作为基础的、庞大精细的专业分工系统结构,这种结构凝聚了西方数百年工业革命成果的思维方式。

BIM数据的管理过程,体现着主管人员之间的权力分配与分工流程,也反过来指导每一个参与者的活动。

因此,十三五的《发展纲要》浓墨重彩的要讲的,其实就是:

我知道你们很难,但是你们要正视管理体系创新与业态升级。

鲁班安装难吗?Revit难吗?这些都是可以很快上手,难的不是生产工具,而是生产关系的外化。

「生产工具」级别的问题,是按教程设置工作集或链接——不难。而「生产关系的外化」级别的,就有点麻烦了——工作流程制定,权责如何分明,角色分工固化,工作习惯标准,等等。

与其说这些困难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不如说它们体现的是「生产工具」和「生产关系」的不匹配。

工具可以被很快学会,但凝结在工具背后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则需要很长时间的培养和发展。

这就是信息化的本质:信息化不仅需要建立数据的关系,更需要建立这些数据背后的人之间的关系。

而我国建筑业的信息化,有几个大问题尚未被解决:

其一,数据不齐,依赖人的习惯进行文档归类,数据收集举步维艰;

其二,工具不精,舶来品的工具很难实现本土数据结构化,软件开发与知识本体研发不足,数据关系混乱;

其三,管理不善,企业现代化程度低,数据与人的关系不清,权责不明;

其四,参考不足,国情差异大,发达国家的信息化之路并不能照搬现抄。

这是一个无法避免又没有捷径的困境,只能依赖一代一代的工程师迷雾中的摸索和探寻。

然而迷雾再厚,也会有能见度。

在不明白上面的政策到底对建筑行业有什么影响的时候,我们先来看看我国建筑业在四十年的政策结果。

总的来说,我国的信息化基本是十年为周期,每十年解决一类问题:

1981~1990年,「六五」到「七五」:

主要解决以结构计算为主要内容的工程计算问题,也就是CAE(Computer Aided Engineering),代表软件是从手算到电算的旷世之作PKPM。

1991~2000年,「八五」到「九五」:

主要解决计算机辅助绘图问题CAD(Computer Aided Design),代表软件就是AutoCAD了。

2001~2010年,「十五」到「十一五」:

主要解决计算机辅助管理信息化问题,包括电子政务和企业管理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实现了人事、财务、办公自动化、文档管理等一系列的内容。

但应当注意,“十一五”中所涉及的「信息互用」只实现到了文档级别,「数据互用」至今尚未解决。

2011~2020年,最后,时间来到这一个十年。

按照何关培先生对BIM的定位图的分析,建筑业信息化的情况可以概括为:「技术信息化」和「管理信息化」之间没有关联起来,例如「BIM能耗分析与运营决策管理」、「BIM成本预算与采购管理」、「BIM施工计划与人事管理」等应用尚未达到自动关联。

而这,意味着「交叉学科的需求分析与实现方法」没有解决。

「交叉学科需求分析和实现」主要是跨专业解决工程与非工程问题,例如BIM+GIS解决智慧城市、BIM+VR/AR/MR解决定制装修、BIM+机器学习解决优化决策、BIM+知识本体解决资产管理等等。

就像互联网是一种理念,是一种生活方式,它无法定义,却定义了互联网时代。BIM也是如此,它只是一片土壤,而这片土壤上可以生长出无限可能。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破土而出,要么被土掩埋。

最后,乐观的说,国内的BIM泡沫正开始慢慢爆掉,但离技术发展曲线步入全行业洗牌后稳定积累的阶段还太远。

凛冬已至,惊蛰未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02G1C64A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