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AI Vol.1 种子

因为把太多的精力都投入在了计算机上,对于男女之事,谭承志显得过于恐惧和理想化。所以大学四年,他都没有谈上一场真正的恋爱。李想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也无法真正理解他三番五次地拒绝隔壁川音漂亮师姐的追求的原因。也许真的就像谭承志所说的那样,他梦想中亲手创造的人工智能女友才能让他满意吧。但在旁人眼里,毕业后选择出国继续深造的他,可能从此就和真正的恋爱无缘了。

虽然李想嘴上说过想要帮他完成人工智能女友的梦想,但其实内心上并没有这种想法。

在人工智能领域,大体分为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前者只拥有非常局限的学习能力,只能帮助人类完成一种或几种的工作,提高人类的工作效率:比如自动驾驶汽车,自动翻译器。当时某人工智能公司研发的围棋机器人战胜了人类冠军的新闻,引起了全社会极大的轰动——可是「他」也仅仅只会下围棋而已,你让他做其他事情,还不如一条小奶狗。弱人工智能的成果总是能大幅改善人类生活,因此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研究价值。许多科技公司也依靠弱人工智能的专利一夜暴富。

而强人工智能,一言以蔽之,就是利用计算机技术创造一个和人类一样能思考,有自我意识的智能。在计算机领域,强人工智能一直是一个几乎无人问津的课题。原因比较多,首先是研究难度极大,没有一个合适的研究工具,研究成果也没有什么大的经济价值;其次,对于创造一个具有代替人类,操控人类潜力的「物种」也是一件颇具争议的事情。

创造一个人工智能女友,那必然要涉及到强人工智能研究。李想有没有这个本事去研究还另说,对于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论文很难发表,这会影响到他的毕业。

相较于谭承志,李想显得过于世俗了。对于李想来说,编程更多只是他用来谋生的工具。所以他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一直追逐着当下最火热的技术领域,只为了谋得一个高薪的职业。但谭承志是李想的计算机启蒙老师,在内心的深处,李想一直崇拜着这位高自己一年级却比自己多出十几年编程经验的师兄,向往着那种醉心于技术的情怀。

谭承志出国后的第三年,也到了李想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毕业的时候。按照学术圈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计算机视觉方向的论文是最容易写的吧,正好手头上已经有了几个效果很好的视觉模型——李想对于自己的毕业非常乐观。他对于学术领域并没有什么追求,只希望能锻炼充足的工程能力,以便于毕业之后能够谋一个不错的工作。而这些准备早就已经在研究生的前半段基本完成。

所以研究工作不紧迫的某一天,他并没有选择留在实验室研究,而是陪女朋友回到老家摘橘子放松。

李想和女朋友是在本科时相识,至今为止已经相恋了将近四年,她就职于工作清闲的大型国企。虽然两人在城市的两端上学和工作,但也算是经常见面。女朋友工作清闲,所以可以经常来学校看望他,同时,李想也会趁研究工作清闲的时候抽时间陪伴女友。

两人在女友家里的橘子园说笑玩耍了一上午而感到疲惫,便坐在一边的长椅上分食橘子休息。任由女友在一边抱怨着工作上的琐碎事情,李想看着手里的橘子种子出了神。

他用手指剥开白色的种皮,露出了里面光滑的种子本体——两片嫩绿的子叶包裹着短小而几近不可见的胚芽。

自然界多么伟大呢,想那一棵棵硕果累累的橘子树,居然就是由这么小的一颗种子长成的。他这么想着,转念又想——人又何尝不是这样,仅仅是由一颗小小的受精卵,就长成了健壮的成年人。李想自然知道,种子和受精卵虽小,其中却包含了浩如烟海的遗传物质。李想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自然不会对遗传物质有太多的思考,于是他想到了自己从事的人工智能研究:

能不能创造一种人工智能的种子,让它自行成长分化,接受外界的信息「营养」,自行增加改进自己的结构,最后成为一颗大树呢?——不,能不能成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呢?也许是可以的。

但谁又能保证这种自由的种子成长最终长成的是一棵树,一条狗,还是一个人?最可怕的是,如果长成了一个暴戾的怪物该怎么办?

同样的微小的「种子」,为什么人的受精卵就一定可以长成成年人,而橘子的种子却只能长出一颗大树?每天全世界都有无数的人受孕,也有无数的婴孩出生。而他们都一定会拥有共同的五官,四肢,眼睛和头发——除非得了什么遗传疾病。

因为尽管受精卵有那么多,但他们都拥有相同的基因结构,这些相同的基因结构控制了成长过程不会发生大量的异变,给「自由」的成长添加了「不自由」的枷锁,让一颗颗不同的种子成长成一个个大同小异却都具有人性的人。

那么,如果能够创造出一个足够复杂同时又足够精简的人工智能雏形,然后人为地锁定其不「人性」的发展空间,再让其自由发展。是不是在常年累月的成长过程中,最终会成长成一个有人性的人呢?

这个问题盘桓在李想的心头,挥之不去。

第二天,李想早早来到实验室,自知自己擅自翘班理亏的他,本想要躲过导师的批评,却没想到秦教授早就已经坐在位置上神采奕奕地工作着了。只见他时而敲敲键盘,时而低头沉思,双目放光,目光在面前两块显示器前交错跳动,想必已经是沉浸在科学的海洋里了。

秦教授是李想的研究生导师,虽然在众多教授行列中确实年龄属于年轻,但他对于科学的如饥似渴和旺盛精力往往让正值青春的李想自愧不如。也许是因为如此,秦教授往往不拘小节,同时对待自己的学生十分认真,答疑解惑,细致入微。美中不足的是,经常他灵机一动提出的解决方案,李想都要用上两三天才能悟出其中妙处,往往让李想十分怀疑自己庸才一个,不适合做研究。

看秦教授这么认真,李想心中大喜,正打算悄声走过——

「——李想,你昨天怎么又翘班了?任务都没完成。」

却被秦教授抓了个正着。

李想确实没有完成任务,看着导师严肃地望着自己,顿时觉得语塞,手足无措地呆站原地,面色羞红。

本以为接下来的将是暴风骤雨的批评,秦教授却瞬间转换了脸色,转怒为喜。

「算了,下次注意。你快过来,上次咱们讨论的问题,我觉得可以如此——」

李想如获大赦,赶紧坐在一旁。秦教授接连提出了几个想法,各个另辟蹊径,剑指前沿。李想只觉醍醐灌顶,只得连连称妙。

这时,李想突然想起自己昨日的思考,于是便趁机向导师请教。说了个七七八八,却见秦教授面色凝重,连忙住口。于是秦教授说到:

「你要做强人工智能……?」

「……是的……不过只是个想法。」

「……想法倒是不错。但是我建议你慎重。孩子,我怕你引火上身……甚至走火入魔。」

李想心里当时自然没有想那么多,他自知自己不过是个庸才,这种开天辟地的发明无论怎样也是轮不到自己头上的。他只是出于好奇想要尝试罢了。此时的他绝不会料想到,这句充满善意的劝说最终会一语成谶。

「没关系的老师,只是一种尝试,我也不会拿它写论文的。」

李想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孩子。匹夫安危尚且事小,如果万一危及到国家安危,那就是一等一的大事了。」

李想不知道在秦教授心里,他的能力已经得到肯定。秦教授,为人师表,自然不愿意自己心爱的学生浪费才能投入一个极有可能没有结果或是极度危险的研究领域。

「没事的秦老师!」

看李想还是满不在乎,秦教授欲言又止,一声短叹,随后说道:

「那好,那你不要耽误主业。关于你刚才提及的那个,不知道如何锁死人工智能种子中的非人性部分——我倒是有个想法」

「——对,这个问题就是关键,因为人类总是没法判断一个充满了0和1的『种子』究竟有没有人性。」

「既然人类没法判断,那就让机器来判断。你听说过『GAN』吗?」

『GAN』,全名生成对抗网络。通俗来讲,就是想要制造一个人工智能,同时再训练另外一个人工智能来互相批判评价。两个人工智能相互对抗,相互学习,共同成长,犹如太极的两极,此消彼长,阴阳调和。最终两者都变得无比强大。

秦教授略微沉思,提笔在纸上画上了当时最前沿的GAN模型图。随后笔走龙蛇,在其上进行了改造。

李想眼睁睁看着幼稚构想就这么逐渐变得清晰的景象,实在叹为观止。

一会,秦教授停下笔:

「你看,像这样,用另外一个人工智能来判断这颗『种子』究竟有没有所谓的『人性』,是不是就可以了?虽然我纸上这设计稍显复杂——不过我觉得是必要的。抛砖引玉罢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李想接过这一页纸,喜不自胜,暗自拿去研究了。

十几年后的李想,每每想起此时都会暗暗后悔——

——如果当时没有拿起那张纸有多好?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11G0WZRL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