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基因,谁才是主人

今天是周二

我把我的方案初稿写好了

明早和领导对一下

再确定改动方向

今天看到朋友圈里

关于昨日话题的内容更多了

大家还是很关注这类事件

毕竟关乎人本身

本来像这样的问题

存在电影里

存在小说里

在辩论台上依然能辩个你来我回的

结果没想到

人们还没来得及好好讨论

就突然被摆在台面上

让人们直接去面对它

人们当然无法接受

好了

我们继续昨天的话题

接着讨论

说到基因编辑,我会自然而然的想到人工智能。因为这两种都是最前沿的科学技术,一个应用在生物科学领域,关注的是人的生命本身,怎样从源头改善生命;另一个应用在除生命本身以外的其他所有领域,关注的是人类生活方式,怎样在过程上让人类过得更好。

科学史上,许许多多的科学发现,都是从人类最初的幻想,慢慢变成现实。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也是如此,而且它们在未来很可能会被广泛运用。关于此类科学技术引发的伦理问题,我不想过多讨论,也不去臆想未来的人类会怎样去应用这些先进的技术,毕竟,到时候不管人类是能够很好的驾驭科学,还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要是潮流,我们都阻挡不了。我们只用关注技术本身是怎么一回事,了解多一点,以后听到相关的报道,也不至于听得一脸茫然。

关于人工智能,大众讨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人工智能以后会不会取代人?我听过各大媒体的报道,也听过不少领域专家的发言,他们各持己见,也能自圆其说。你的观点是什么呢?不管怎样,我想先给你分享一个思想实验——亿年机器人。

如果你想亲身看到一亿年以后的地球,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休眠。你爬进休眠舱,然后设定好一亿年后醒来。

可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休眠舱要能保证一亿年内能源供给不断,而且要能自我修复,还要经得起环境的考验,还得应付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如果做不到这一些,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未来无可预测,更何况是漫长的一亿年。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也没有绝对充足的能源,所以你得打一枪换个地方,你得以不变应万变。可是你在休眠啊,你自己做不到,怎么办?

你得造一个能感知环境、规避风险、寻找资源的机器人。给他指令,“让我活着”,然后沉睡一亿年。因为你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事先想到,所以你不得不把你的控制权交给了这个机器人,让他来临时帮你决策,帮你度过难关。而在这个过程中,很可能不止你一个人制造了这种机器人,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机器人,为了同样的目的,彼此竞争、合作。

如果你的机器人最终不辱使命,将你保存到了一亿年以后,那么他多半发展出了自运行的能力。而这个自运行的能力,并不是你制造他时就有的,这是为实现最终目的,在漫长的自主决策中衍生出来的。衍生就意味着脱离,脱离就意味着失控。

以上的亿年机器人这个思想实验,来自丹尼尔·丹尼特的《直觉泵与其他思维工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详情。

到这里,你就会敏感到,故事中的机器人,不就是人类自己么?在生命演化的过程中,基因创造出人来作它们的机器人,以保护自己在人类身体深处漫漫长眠。基因为了让自己能够永生,赋予了人类自我决策的能力以应对外部环境,而从那一刻起,基因失控,人类自立,就成了注定的结果。而到今天,人类生出自由意志,开始研究基因,开始自主的对基因动手脚,想靠基因编辑技术改造自己。

你说,人和基因,到底谁是主人?

既然人本来就是基因的机器,那机器何尝不能是人呢?

每每想起这句话,我就感觉后背发凉,细思极恐。人工智能,就是人类的机器啊。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就好比基因和人的关系,道理几乎一样。你说人工智能能不能取代人?真的不一定,得看人怎么去对待这项技术本身。

所以,科学技术的边界真的是一个十分重要而严峻的话题。过多的干涉和限制,会限制科学研究本身的发展,但是如果不约束好边界,那么越伟大的发现,可能是越恐怖的灾难。我当然十分相信人类的理性,在某些涉及风险点的领域,会考虑再三,在最坏结果可控的情况下,稳步研究。而如果人真的在贪婪的驱使下不断试探边界,那可真的很危险啊。

张老师

2018-11-27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7G1VY1U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