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世界超越你的想象

赫拉利的欢歌与悲歌

采访实录

问:在《今日简史》中,你讨论了当前世界上发生的很多问题,其中有很多仍在变化和发展中。那么你是如何写作这本书的呢?

赫拉利:我的方法是关注问题本身,而不是问题的答案,也不会遵循学术训练中的传统界限。我从一个大问题入手,比如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宗教在21世纪中的角色这类。然后就跟随这个问题追寻下去,让问题来引导我,无论它走向历史、生物、经济还是心理学。只要我始终关注问题本身,我就不会迷失。通常情况下,人们会从一个问题开始思考,然后针对人工智能、宗教等等问题,发展出他们自己的一套理论;而后,相比提出的问题,他们会更倾向于为自己的理论辩护。精通多个领域是很难的,所以当你试图维护自己的理论时,你一般只能在你最了解的一个领域深入挖掘。而当你不再关注问题、聚焦于你自己的理论时,你会更难发觉自己的盲区。这是很不幸的。承认自己对某些方面并不了解,其实能让你的表述更清晰。如果你不知道某事,就坦白说你不知道——不要试图发明一些解释来掩盖你的无知。

在实际层面上说,为了研究这些有趣的问题,我需要读很多书。我的桌子上满满堆的都是书。每周我都会读几本书,但其中90%的书,我都只读十页就停下来了。如果一本书读了十页还不能教给我重要的东西,我就会把它放到一边,拿起一本新的。我希望一本好书能教给我的不仅仅是书中的信息。过去,信息是非常稀缺的,审查的方式通常是截断信息的传播,所以人们会为了获取信息而阅读;但现在,我们生活在信息的洪流中,审查的方式则变成了用无关信息和假信息扰乱人们。我们不知道应该去注意什么、相信什么,浪费了大量时间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而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人们会每天花上几个小时在网络上看搞笑猫咪视频,却对全球变暖漠不关心。所以我不需要一本书提供给我信息。对我来说,一本好书意味着能让我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

问:《今日简史》是关于当今世界的一本书,你也在你的上一本书中探讨了未来。这些都不是历史学家的传统研究范畴。对你来说,研究现在与未来的区别何在?作为历史学家,你为什么会关注现在和未来,又是如何将它们与过去联系起来的?

赫拉利:过去也已走远,活在那时的人们已经逝去,而我们无法回到过去。而未来还没有到来——我们可以想象它,却无法在其中生活。我们只能活在当下。所以无论我们从对过去和未来的研究中获得了什么,都必须将它与我们今天的思考和行为联系起来。如果历史只是针对过去的研究,那就是无关紧要的。谁会在乎1000年前死去的帝王以及你出生之前就已经结束的战争呢?但是如果你意识到这些帝王和战争塑造了你今天的生活,他们的重要性就会顿时凸显。

本质上说,历史不是研究过去的学问,而是研究变化的。历史学家专注于研究政治、经济、文化和技术进程如何改变世界。基于这样的研究,他们不但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过去的变化是如何塑造了我们的过去,也能够推测未来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情形,让我们明白要如何未雨绸缪。

比方说,没人知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会不会改变就业市场。但是历史学家可以将人工智能革命与过去历史上的革命相比较,帮助我们明白人工智能的潜在影响。19世纪,工业革命制造了当时的经济和政治模式所不能解决的新问题和新情况,于是人类不得不发明新的模式——例如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而为了试验和应用这些新模式,找出最佳的出路,人类经受了一个多世纪的战争与冲突。相较于过去两个世纪里蒸汽机、铁路和电力创造的挑战,在21世纪的今天,机器识别、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带给人类的挑战甚至更大。面对这些全新的挑战,仅仅沿袭我们20世纪的政治和经济模式,或许是远远不够的。

文字来源:网络

图文排版:团委宣传部董兆阳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128B1JLY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