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病呻吟2

深圳的天才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虽然已是十二月,前两天尚艳阳高照体感接近三十度,一转眼,掉到了十多度。赶紧看了天气预报,看来,这个圣诞节注定要在瑟瑟发抖中度过了。

可是我从来不大相信天气预报,在地球气候的系统性和复杂性面前,人类凭借自己揣测臆想推断构建出来的预测模型,完全是不够用的。

老实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不可知论者。

对于经济学家,尤其是国内宏观领域的专家的种种论断预测,基本上嗤之以鼻。

如今的中国,经济学是显学,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社会媒体的一些粗浅经济学教育,开始关注GDP,留意CPI,甚至不时还要点评几句货币政策,MLF和SLF这样的“生僻词”也随着央行的频繁市场操作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

经济学当然是有用的,宏微观地研究资源的合理的利用,达到效用最大化,是人类的美好设想。经济学假设理性人的提法也无可厚非,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人类的社会系统是如此复杂,作为模型简化的经济模型从来无法根本解释,更遑论预判。我认为人类社会具有不可预测性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复杂的系统是在不停地动态变化的,其可复制性几乎为零,将来即使有了大数据技术,用所谓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行超级计算,仍然无济于事。因为,谁知道那个时候人类的社会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现在动则鼓吹大数据的论调着实让人可笑,试想,如果大数据真可以解决问题,苏联的计划经济实验早就成功了。要知道,很长一段时间,苏联科学家开发的三进制计算机的运算能力远大于我们现在在用的二进制系列。

自由是人的本能,哪怕我们每个个体每天都在做着我们自以为不确定的布朗无能运动。

我对经济学比较悲观的另一个原因是,大多数经济学理论都是照搬物理,物理学和数学不愧是科学之母,许多基础理论都可以被借鉴并发扬光大。纯粹从理论研究的角度,经济学家们的许多框架更像是模仿,大约也是因为如此,终于有物理学家跳了出来,直接自创了“物理经济学”,抛开理性人假设,纯粹从粒子运动的视角对比人类社会的变化。

经济学家们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欢预测,每当预测失败,他们就创出各种概念来解释预测的失效,“黑天鹅”这些年都被用滥了,seriously, 哪来那么多黑天鹅,不过是你见识浅薄罢了。

在中国,经济学家们还有另外一件法宝,那就是政策干预,每当他们的预判被颠覆,非市场化的经济机制总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如今到了年底,券商们开始陆续召开所谓的2019年宏观经济发布,我最近的工作内容之一便是搜集和整理这些无聊的报告,不喜欢去那些假热闹的发布会,而眼前的这些千篇一律的报告,和我一样,无病呻吟。

2018年12月7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8G0860D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