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减法时代已然开始

我们的下一代马上就要集体移民到虚拟世界里面了,大家也会逐渐面对未来生活,学习各个领域、各种方式的改变,我们会蒙圈吗?中山大学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教授在公益类讲座CC讲坛中,和大家提出探讨——

科技的发展给生活带来减法

讲到人工智能,大家现在比较恐慌,Alpha Go在围棋上战胜了人类的冠军,一个个一次次,打败了我们人类的冠军。有人说这只狗可不是一般的狗,是不是要把我们人类征服了?其实不是机器征服了人类,而是人类集体智慧、技术、电脑专家们、人工智能专家们联合起来,是集体的智慧征服了某个人而已。

很多人都感觉受到了威胁,比如以后还有人类的工作吗?不是都被人工智能代替了吗?关于这个问题,翟振明表示人工智能做的是减法,所谓减法就是解放我们的脑力劳动。简单地理解为,脑力劳动自动化,减法就是把我们的活儿给减了。这些不用过于担心,比如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机器把我们的体力劳动给解放了、减掉了,从我们身上给剥离出去了。人工智能,脑力劳动自动化,把我们原来觉得只有我们的智力、我们的脑力劳动这一块东西,也给剥离出去了,是不是减法呢?

我们不用为我们的生存去干活、去劳动,人类的活动只剩一块,就是按照我们人类的本性,发挥我们本来的潜力。美国的量子物理学家,研究了多少年、讨论了多少年,得出个结论,用我们现在图灵机或冯·诺依曼机,是做不出有自我意识的主体机器来的,它们都是客体,都是工具性的。

扩展现实的概念了解一下

VR现在大家都不陌生,就是一种人机交互手段,它综合了计算机图形技术、计算机仿真技术、传感器技术、显示技术等多种科学技术,实现在多维信息空间上创建虚拟信息环境,令体验者身临其境;而ER这种扩展现实的概念则是将虚拟现实与物联网进行整合、打造人造环境、实现无缝衔接。

扩展现实能实现什么呢?在ER技术支持下,可以实现“人替”,也就是类似电影《阿凡达》中的阿凡达,以实现虚拟场景与现实世界的无缝衔接——科幻小说里的世界似乎已经向现实世界中的我们敞开了一道门。在未来的新世界,人和组成人类生活的很多基本概念都要被重新定义,就像电影《超级玩家》呈现的部分内容类似。

虚拟现实的探索在上世纪50年代即已开始。如果把由此延续到上世纪70年代的探索称为“VR1.0”,上世纪90年代“VR之父”拉尼尔带起的第二轮热潮称为“VR2.0”,那么2016年开始的“VR元年”,其实已经是历史上的第三次。

面对如今大热的“VR概念”,翟振明认为,很多不是真正的VR技术。他强调,VR技术第一要素是3D,一定是两眼成像。人类的眼睛,两边看同一个东西是不一样的,这样才能形成3D形象,才能有空间感。VR要虚拟整个物理世界,3D是其中的关键要素。第二是要有互动,要有动作捕捉,动作捕捉反馈到电脑,经计算后刷新画面,使体验者看到的图像,和真实世界一样。第三就是要有沉浸感,不单要360度,还要求有纵向的变化,人在动,场景是不动的,这样才能感觉人就在那个世界里面,而不仅仅是看。

做好准备迎接未来的世界

在这个时代到来之前,有哪些重要的问题是原来只有哲学家、思想家、心理学家、各种学者才思考的,而我们现在每个人都非面对不可的呢?

我们确实要做很多的准备,我们要把最普遍的人类必须要遵循的价值观念、价值理念预先注入未来世界,比如知情权,现在的实验做到了抹掉现实和虚拟的界线,比如我真人在这里,但是其实已经进入虚拟世界,我以为我还在这个现实世界,如果你没被告知,就会被忽悠到这个虚拟世界里去。再比如隐私权,整个世界是网联的,任何地方都无处不在,大家在这里,我在这里,但是把我隐身起来,你在说什么话我能听见,你看不见我。隐私权和隐秘权,你自己可以把自己隐身起来,但是别人的隐私你可以听,这个怎么处理。还有不同世界、不同的版本的你的替身,在这个现实世界,在虚拟世界,不同的虚拟世界,有不同的社会面目,但是你只有一个主体,这就会涉及法律的修改和新的建立,其实这个问题德国已经开始考虑了,个人、机器与集体的界线怎么划分,身体与心,意图与后果的区分在哪里?等等一大堆问题,我们怎么去面对,要先将人文理性输入到虚拟世界,等这个世界普及的时候,才不会把我们所有人变成机器,变成工具。那样我们迎接这个虚拟世界的到来就有信心了,就可以往前一步一步地迈进了。

(制图 单君)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09A06NU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