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幻电影看人工智能的发展

2017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阿法狗挑落全球顶尖围棋手,东莞的工厂大规模引进机器人生产,欧盟议会向委员会提出议案,正式宣布准备立法来区分机器人和自然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如火如荼的发展,机器人时代似乎不再是想象中的场景,离机器人真正进入我们生活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你准备好了吗?

人工智能激发了人类的想象,但是鲜少有人通过硬邦邦的专业期刊、学术论文来了解人工智能的最新进展,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大部分想象,还是来自于科幻电影、科幻小说。以至于现在讲起“AI”两个字母,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还是斯皮尔伯格的那部同名电影。

电影史上第一部出现人工智能形象的电影,恰恰也是无声电影时期造价最高的电影——1927年的德国电影《大都会》。在《大都会》所表现的未来城市中,分为两个阶层,资本家们居住在富丽堂皇的大厦之中,而更广大的工人团队则在地下城中不见天日。“机械人类”玛利亚作为“救世主”的形象,领导地下世界的工人暴动,意欲摧毁权贵阶级的上层都市。

不得不说,人类靠着天马行空改变未来的世界。大西洋月刊曾有一篇文章《The Science Fiction That Came Before Science》,探讨了科幻小说是如何激励科学革命,间接促成未来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近乎之前小说所描绘的内容的,就像著名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所说的那样:“科幻小说涉及的是科学家在未来科学领域中的工作”。同样,电影也早走在现实世界之前。

1969年,《2001:太空漫游》上映了,这部巨作至今都因晦涩沉闷让观众感到困惑,然而将这部电影对比近五十多年来空间技术的发展,又不得不惊叹编剧绝妙的想象力。电影中的科学家与女儿视频通话,就像今天的Facetime;宇航员在太空中收看新闻的平板屏幕不就是现在的iPad吗?甚至这部影片对于飞船、太空站的构思,后来成了多国太空总署设计太空站的思考来源。

美国物理学家、199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奥舍罗夫甚至说:“当时《2001:太空漫游》,并不是我看过最好看的电影,但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我对太空人如此迷恋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这部电影”。

但这部电影的意义不仅仅与此。在当时科学研究人员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流露出普遍乐观的情绪下,《2001:太空漫游》的横空出世,可谓当头一棒,并引起了从各种角度下对这部电影的分析揣测,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2001:太空漫游》中高度智能的机器人HAL,在太空舱的密闭空间中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劫持了宇航员的生命。这种弥漫着浓重怀疑主义色彩的剧情,透漏出了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高度恐慌: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掌握统治权,进而对人的生命造成威胁。

至此,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科幻和科学之间呈现出两种面相,人工智能的科学如火如荼地进行,而电影中“玛利亚式”的救世主形象逐渐成为了令人担忧的“恶魔”。在《2001:太空漫游》后,又有了1982年的《银翼杀手》、1984年的《终结者》、1999年的《黑客帝国》……到如今的《她》、《机械姬》,让观众默默地认为,终极的人工智能会是一个在外形与智慧与自然人无异甚至超过人类并具有威胁性的存在。

所以大多数的电影剧情都表达了对人工智能的担忧。

比如《我,机器人》,《我,机器人》是由亚历克斯·普罗亚斯执导的现代科幻电影,该影片讲述了人和机器之间相处,人类自身是否值得信赖的故事,威尔史密斯在片中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公元2035年,是人和机器人和谐相处的社会,智能机器人是人类最好的生产工具和人类伙伴。

这里公敌指的不是机器人,而是人类妄自为王的狂妄。人类常迷恋于自己造物的力量,又畏惧力量可能导致的未知;因此,人类发展科技用于开拓,严密逻辑用于自我设限。从炭基生物视角出发,在基于是非逻辑而生的硅基生物眼里,人类是进化道路上必须清扫的阻碍。机器人三定律便是出于这种恐惧,而为下一个纪元的主角编织的精巧牢笼。当然,随着逻辑的补缺,三定律现在已经扩展而成七定律,更加自洽与圆融;可是,逻辑终究是会触到极限的,当逻辑无法为智能设限时,该爆发的依然还要爆发;因此与其穷极逻辑约束,不如统一彼此的人性。

除此之外,沃卓斯基姐妹(当时还是兄弟)在成名作《黑客帝国》更是将人工智能威胁人类的怀疑论发展到了极端。它将机器人HAL进一步极端化,构思出了一个巨大的智能母体—— Matrix,而人类则在Matrix的控制中,通过刺激我们的大脑,制造出虚假的感官体验让我们以为自己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中。

机器人会威胁到人类吗?能不能在制造机器人的时候就回避这些风险?美国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便在他的短篇小说《环舞》中,提出了一种解决办法,也就是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不伤害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能因不作为而伤害到人类;

第二,服从定律:机器人必须从人的命令,但不得不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自保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单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在这个定律的启发下,我们看到了在五十年代最著名的科幻电影《禁忌星球》中,依据“机器人三定律”制造出的机器人罗比。相比上述电影中“暴君”、“统治者”的形象,罗比更富有人性,并具有着高级的幽默感,其中最显著的特点便是当罗比执行伤害人类指令时,就会自动短路。

同样的题材还有机器人与弗兰克,《机器人与弗兰克》又名《我的机械人老友》,该片曾因独特的视角,在2012年圣丹斯独立电影节上一鸣惊人,赢得了艾尔弗雷德·斯隆特别奖。

影片以细腻的手法将老人与机器人之间的种种故事娓娓道来,这些桥段中有令人会心而笑的阴差阳。

更多的是有令人伤感动容的感人片段,让观众不由得怀疑,在科技的迅猛发展中,人类到底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在未来的社会中,人类是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还是更彻底的迷失了自我。机器人可以是人类的助手,也可能是人类的朋友。

电影中的机器人,寄托了人类对未来生活的幻想,或许这些好的幻想,在不远的未来都会变成现实。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Rokid想必会在未来占据一席之地,将AI普及到千家万户。

北京国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由襄阳畅联信息科技联合江苏南大灵盾、中唱传媒以及IKWORKS株式会社成立的,有着国企、高校背景的中日合资企业,主营业务:软件开发、系统集成、金融科技、人工智能。

2018年9月四家企业以现有核心技术强强联手,将重心转移至金融科技、智能投顾领域, 将推出一系列拥有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的金融服务类产品。为企业、机构和高净值群体提供量化投资解决方案。

国算科技四家股东单位,是社会资源、师资力量、技术储备和实践运用上强强联合。

国算科技提供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运算的量化投资解决方案,属于软件服务、系统租赁的性质。国算科技面向企业、机构和高净值人群开放行业顶尖金融科技,将人工智能引入金融科技, 重研发、强应用!无需资金接触的前提下,通过量化交易系统的强大优势,实现可持续的稳健收益!

国算量化投资解决方案

国算智能量化交易系统技术原理

北京国算科技中日团队强强联合,以研发为根本、以技术为导向, 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运算。为企业、机构和高净值群体提供量化投资解决方案!

(北京国算科技的联合研发中心设在日本大阪股东单位 IK WORKS株式会社内)

北京国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国企、高校背景的中日合资企业,主营业务:软件开发、系统集成、金融科技、人工智能。 2018年9月四家企业以现有核心技术强强联手,将重心转移至金融科技、智能投顾领域, 将推出一系列拥有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的金融服务类产品。为企业、机构和高净值群体提供量化投资解决方案。

更多金融科技资讯请登录进入以下网站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210A09Q06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