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谷歌中了“七伤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中国古代,男子二十岁要行“加冠之礼”,以示成人,因此也就有了“二十弱冠”的说法,二十岁成年以后,烦恼自然也就随之增加。

如今刚好成立二十周年的谷歌,也如一位成年男子一样,面临的烦恼似乎越来越多。从今年7月下旬至今,在短短四个多月点的时间里,谷歌的股价已经从1291.44美元的阶段高点,持续下跌到12月7日的1046.58美元,跌幅高达18.96%,已将逼近20%。

在美国科技行业的“四大天王”中,如今谷歌的市值也是垫底的。更为严峻的是,如今亚马逊在不断的扩大业务边界和想象空间;苹果继续维系了智能硬件尤其是手机的霸主地位;微软转型成功,实现中年复兴;相反,谷歌却在多个层面遭受到了巨大的挑战,比如垄断、隐私、性骚扰、业务扩张、人员动荡、想象空间和价值观等。

这七大方面的问题和挑战,就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霸道武功“七伤拳”一样,让谷歌二十弱冠,但却流年不利。

垄断: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开复老师有很多鸡汤,大部分鸡汤大家看看也就忘记了,但是却有一句,深入人心。这句话是这么说的,“互联网的本质是垄断,不是竞争”。这句话初看一下觉得未必有理,但是仔细一琢磨,才发现确实是如此。竞争只是过程,垄断才是过程追求的本质。从微软、谷歌、亚马逊,到中国的社交、电商、安全等领域,似乎都是如此。

微软此前因为软件的捆绑销售等垄断行为,在美国的多个州、以及世界各国都遭受到了反垄断调查和处罚,所处罚金加一起可能都达到了百亿美金级别。而微软之后,谷歌或许将成为全球反垄断的中心靶点。

今年7月份的时候,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欧盟委员会对谷歌母公司Alphabet开出了43.4亿欧元、约合50.4亿美元的巨额罚款。在欧盟这一史上最大罚单之前,包括加拿大、美国、俄罗斯、韩国、印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对谷歌开出过罚单。据不完全统计,谷歌在过去的一年半左右的事件,光是在欧洲地区就已经被欧盟委员会罚款67.6亿欧元,约合77亿美元。而且事情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消息称,欧盟委员会已开始对谷歌展开新一轮调查。

在过去的二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除了在中国进展不利之外,谷歌在全世界主流市场凭借着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获得了超额的市场回报。如果说过往谷歌的“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垄断的话;那么未来其如果有“败”的那么一天的话,很大的原因也会是因为垄断。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当然,对于当下仍旧有着7000多亿美元市值的巨无霸谷歌而言,当下谈论成败,还是有点太早了。顶多是,“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罢了。

隐私:我的地盘你做主?

如果说反垄断还是偏向政府的行为的话,那么保护隐私则成为了很多谷歌用户的共同诉求。原因无他,只因为谷歌实在太强大、太不可思议了。

今年8月,美联社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即使用户已经在手机隐私设置上暂停位置记录这一功能,但是谷歌服务系统仍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用户的位置信息。而且报道称,谷歌旗下包括谷歌地图、谷歌天气、谷歌日期等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也都具备追踪用户位置的功能。

如果这些报告和报道无误的话,那么意味着谷歌全球约20亿安卓用户,在谷歌面前,隐私问题都是脆弱的。

注重隐私的欧洲用户,也开始了他们的保卫行动。包括荷兰、波兰、捷克、瑞典、希腊、挪威等多国团体,联合了欧洲消费者组织,对谷歌进行了投诉。他们认为,依据今年新颁布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谷歌运用多种手段诱导用户开放“历史位置”和“网络和应用程序活动”权限设置的行为,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因为,“用户并非出于自主选择同意开放个人数据处理权限。”

这种“我的地盘你做主”的保护用户隐私不力的行为,也让欧洲的众多搜索引擎厂商,看到了机会。包括法国的Qwant、英国的Mojeek、德国的Unbubble以及瑞士的Swisscows等,如今都蠢蠢欲动。而他们主打的核心王牌,无非都是“保护隐私”,比如不收集用户数据,不过滤搜索结果,不显示“行为广告”等等。

虽然这些厂商最终能在强大的谷歌面前,能够掀起多大的浪花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有人勇于挑战谷歌总是好事。至少让谷歌知道,用户才是真正的决定力量,敬畏用户是永远也不要忽略的一件事情。

性骚扰:可有防微杜渐的良药?

谷歌内部性骚扰的丑闻,源于今年10底《纽约时报》的一则曝光。根据《纽约时报》的爆料,谷歌查实了“安卓之父”鲁宾性骚扰内部员工之后,竟然还给其高达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这一天价数字相当于当时谷歌普通员工年工资的500倍甚至还多。《纽约时报》颇为讽刺的表示,“谷歌给了他(鲁宾)一个英雄般的告别。”

实际上,鲁宾并非得到善待的孤案,报道称还有另外一名高管也因类似的原因离职,但是也获得了不菲的离职补偿,而另一名高管甚至仍旧在职。而比鲁宾事件被爆料出来之前,今年3月份,一名前谷歌女性工程师洛蕾塔·李(Loretta Lee)也就性骚扰问题,控告了谷歌。

针对发酵的报道,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随后发出了一封全员邮件,其透露,公司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解聘了48名性骚扰问题的职员,这其中有13人是“高级经理及以上”级别的职员,而所有这些职员在遭到解聘时都没有拿到离职金。

但是,这一说辞,似乎并没有得到员工的完全认可。所以,谷歌内部的工程师,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工活动,活动竟然也得到了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的支持。一时间,除了美国之外,罢工也得到了谷歌位于英国、德国、日本、瑞士、爱尔兰、新加坡等地办公室员工的响应。

在此次罢工中,员工提出了:结束骚扰和歧视案件中的强制仲裁,发布一份公开披露性骚扰情况的报告等等五点要求。谷歌管理层也表示,要悉心接受员工们的反馈和意见,并致力于把这些变成行动。态度无疑是诚恳的,但是执行力有几分,就不知道了。

中国有句老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谷歌如果真的想找到对性骚扰防微杜渐的良药,掀起一股自上而下的“清风运动”或许必不可少。如果再不采取果决的行动,只会越来越败坏公司风气,寒了员工的心,最终影响业务的发展。

业务:继续远离全球最大的市场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第 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普及率为57.7%;手机网民规模达7.88亿,其中98.3%的网民使用手机上网。

毫无疑问,中国是全球范围内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最大的市场。互联网公司想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业务增长,中国都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市场。美国科技行业“四大天王”中的微软、苹果、亚马逊等,都极为重视中国市场。

谷歌自从2010年意气用事的退出中国大陆之后,8年多来“重返中国”的声音不绝于耳,喊着喊着都在业内成为了“狼来了”的故事。

很显然,面对全球最大的市场,同时看到老对手微软、苹果、亚马逊等都在中国发展得如火如荼,谷歌不可能不心动。但是,谷歌的心态又比较拧巴的,一方面既觊觎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又希望中国对谷歌能够额外对待。讲真,这世上真是没有这样的好事。就像《人民日报》说的一样,欢迎谷歌回顾,但必须要遵守中国法律,尊重中国对互联网行业的管理。

其实,商业互联网公司,遵守和尊重当地的法律法规,是运营管理最基本的一个原则,这是一个无需讨论和质疑的问题。只不过,到了谷歌这里,问题似乎变得复杂了。

积极的一面是,即使到了今年,谷歌也在做尝试。据了解,谷歌从去年初开始,推出了一个“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根据该计划谷歌打算推出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搜索引擎,不仅会封锁相关的非法网站,同时也会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不仅如此,据说谷歌还开发了两版订制的安卓App ,分别名为“Maotai”和“Longfei”。虽然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自己都证实了蜻蜓计划(Project Dragonfly)的存在,但时至今日,谷歌内部对这一计划却存在着激烈的分歧。

不管如何,有三点都是谷歌需要看到的:中国官方对国内外互联网公司都是一视同仁的;中国过去、现在、未来都会是互联网行业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从模仿走向了创新,比如移动支付、快速物流、共享经济、信息流等等,远离中国无疑远离了创新。

人员动荡:云计算AI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

TMT行业经历了从IT到互联网,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如今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移动互联网到人工智能的巨大变化。而在每一次变化的过程中,都有旧的巨头陨落,也有新的巨头诞生。

这其中,李善友教授所提的“跨越非连续性”自然非常重要,而更重要的则是人才尤其是高级技术人才和高级管理人才的争夺。以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最尖端的领域为例,“得人才者得天下”,并不是夸大之词。这也是为什么,现如今各大巨头,都忙着建立各种研究院、实验室,都热衷于招募各类CTO、首席科学家的原因所在。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谷歌云板块的管理层,今年却是动荡不安。先是今年9月份,Google云AI/ML首席科学家李飞飞离职;50天后,李飞飞的得意门生,谷歌AI中国中心总裁李佳也离职了;更离奇的是,随后不久,李飞飞和李佳的老板谷歌云首席执行官黛安·格林(Diane Greene)自己也离职了。接棒她的是,甲骨文前高管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

美国权威调研机构Gartner此前发布了2017年全球公共云市场份额报告,谷歌云在全球市场上仅仅排名第四,位列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巴巴之后,市场份额只有2.8%,而且在增速上,56%的增速也比不上微软的98.2%和阿里巴巴的62.7%。

体量比竞争对手小,跑得还比竞争对手慢,这就麻烦了。再加上如今管理层的震荡,谷歌云想在短期内追赶竞争对手,正变得越发的困难。

想象空间:有想象没空间?

其实,谷歌的股票在最近三四个月大体处于下跌的状态,自然跟公司的性丑闻被曝光出来,随后引发公司员工罢工,让资本市场担忧有关;也跟云计算、AI板块高层频频离职有关;当然可能最重要的还是跟缺乏想象空间有关。毕竟二级资本市场的表现,是“基本面+想象空间+情绪”三者的产物。

相信说到这,可能有些人并不同意。谷歌以往向来被当作是黑科技探索者的代表,怎么会没有想象空间呢?这话对了一半,谷歌在互联网公司中,很有想象力,经常推出一些炫酷吊炸天的产品是不假,但是这些想象力丰富的产品,往往要么不能得到真正的落地,要么就是在后续的商业化方面,没能取得良好的成绩。要知道,任何一个“公司”都是商业化机构,从长期的目的来看,赚钱都是核心目的之一。

而随便回顾一下,就能发现,此前谷歌最受关注的产品之一谷歌眼镜,在2015年的时候,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虽然,如今有报道称,谷歌眼镜以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2的名字回归了,但是很显然,这是一款针对企业市场的产品,而且具体能力如何,现在还不能完全知晓。而另一个同样很酷的项目谷歌互联网热气球计划,这几年却鲜有听到什么消息,笔者印象中最近一两年看到的信息是谷歌互联网热气球试验失败,在亚马逊森林坠落。至于谷歌智能手机,不说也罢,有了亲儿子“安卓系统”,却怎么就是制造不了受欢迎的手机,也是奇怪了……

客观地说,在人工智能的其他一些方面,Google以往推出了很多优秀的软件类、硬件类、应用类的产品,比如Google Lens、Google Photos、Google Assistant、Google Home、Cloud TPU、TensorFlow、Daydream VR等等。但是如果仔细分析,你会发现,Google的这些产品,很多是单点的、割裂的。VR产品很火,那好我来个Daydream VR;智能音箱很火,那好我再来个Google Home……如此,不一而足。这些点状布局的产品,无法内在有机地紧密地形成一个整体,无法互成犄角相互借力。

所以说,相比于微软Azure、Office365、Dynamics365和Linkedin等,以及相比于亚马逊的云计算、无人技术、流媒体等,谷歌具有想象空间、能够落地、商业化前景明朗的业务还是少了一点。

价值观:所有一切困境的根源

谷歌当下所面临的各种困境,表面上看来都是单个维度的单独事件,但是更深层次来讲,却和“价值观”息息相关。

如果说,包括鲁宾等在内的各种性骚扰、性侵犯主要个体行为所为,那么谷歌与五角大楼的Project Maven这一军事项目,则有着明显的公司行为属性。

Project Maven能够提供用于识别对象的AI和机器学习算法,能够帮助区分美国国防部的无人机视频中的人员和物体。有评论表示,如果军方将目标识别算法视为可靠,它将很容易减弱甚至消除对这些系统的人员审查和监督。而在不少谷歌员工看来,谷歌不能“科技助力武力”,要远离“战争行业”,由此也引发了超过4000名谷歌员工的签名请愿行为,甚至数十名员工因此直接离职了。

员工的价值依据,依然是此前谷歌被广为人知的座右铭——“不作恶”(Don't be evil)。可惜的是,如今这条准则已经被“做正确的事情” (Do the right thing)取代了。怎么看,这两句话的意思以及背后的价值导向,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在员工的请愿下,谷歌决定在明年合同到期后,退出Project Maven这一军事AI项目。并且还公布了使用AI的七项原则,以及四条底线。

只不过,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此前“不作恶”喊得震天响的谷歌,在垄断、暴露隐私、性骚扰、涉及军事项目等事件上,已经让自身的品牌形象大幅受损,如今要做正确的事的谷歌,真的能做到“做正确的事”吗?

总之,在过去的小20年里,谷歌整体上顺风顺水,但是到了今天,谷歌各方面的挑战与危机扑面而来。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诺基亚、摩托罗拉、SUN、朗讯,就得看谷歌应对的决心、转身的速度和行动的智慧了。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tmtpost.com/3638645.html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