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褪去,互联网医疗闭环初显

多肽链丨多肽学社宣

作者丨丛名龙

即将9月份出台的关于互联网医疗相关项目的物价政策和医保政策,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有望纳入医保,这将是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的重要拐点。

也将成为互联网医疗重获新生、完善支付闭环的重大举措。

过去几年,在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医疗的过度吹捧和催熟,使2000亿的资本与5000余家的“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在政策变换下的分崩离析。

远程视界的崩塌、腾爱医生的无奈、百度医生的关停,大厂项目的黯然退场,无不预示着互联网医疗创业的艰难。

互联网医疗包含远程医疗和互联网诊疗两种形式,远程医疗是医院之间的业务协同,互联网诊疗是医院管理自己的复诊病人,互有交错也互为补充,都是为求医者提供一项新型的医疗服务模式。

互联网医疗发展得比较好的细分领域有在线问诊、医疗信息化、线上健康管理,发挥了实体医疗的补充作用。

本文并无唱衰互联网医疗的意思,这些项目的失败退场,正是说明了医疗产业并不是互联网“薅羊毛”的地方,过分膨胀在这个“人命关天”的领域并不是好兆头。

在2014年开始创业潮涨,至2015-2016年破壁突起,又在2017-2018年间骤然刹车,互联网医疗产业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动荡。

至暗时刻也终有时,光也依然会照进来,地方政策的试点扶持,高监管背后的频频认可,大厂与资本重整旗鼓,收敛了“割韭菜”的心思,深知医疗市场不可限量,站稳脚跟才是硬道理。

丨至暗褪去

上半年,腾讯阿里的重金布局、百度携百度医典的复出、京东正式把健康升级为第三大战略业务、搜狗互联网医院的正式挂牌,中国互联网医院已至158家。

这是一个信号,医疗行业由之前的实体诊所、实体医院,逐渐向互联网市场靠拢,而如今互联网医疗模式的开展也是各界“吸睛”之选。

无论是政策倾向、市场激情还是热钱涌进都是互联网医疗起势的决心,是改变医疗资源配置不均衡、降低医疗费用的利器,具有光明的发展前景,市场潜力很大。

从前互联网医疗主要的盈利模式有三:一是对平台上的用户收取咨询费用,二是通过广告位赚取广告费,三是销售上游企业产业赚取分成费。

但线上咨询最终并不指向医疗服务,没有强复购需求,造成了咨询付费规模小,增值服务收费模式转化率低,完整的商业闭环难以形成。

随后便关注后端服务明确的互联网医院领域。

但如今,互联网医疗公司转而致力于同实体医疗机构共建互联网医院,以求真正切入医疗核心,或者主攻诊前的健康教育、健康科普,以及诊后的随访、慢病管理,从而与实体医疗机构实现互补。

以大医院虹吸效应扩大化来说,在互联网技术的支持下,医疗机构的服务半径可以辐射到任何一个有网络的地区,在中国有序就医格局还未形成的情况下,大医院的虹吸效应将随着服务半径的拓宽而不断扩大,从而吸引更多患者来就医。

截止2019年5月,中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达158家。

从全国互联网医院分布情况来看,宁夏拥有33家位居第一,而且发布的鼓励政策也是各省份中最多的,对于互联网医疗之于实体医院的作用,医疗资源稀缺且人口庞大的宁夏深有体会。

宁夏拥有全国排行倒数第一的公立医院数量——68所,三甲医院更是只有13所,却有681.79万人口总数。

有数据公布,宁夏互联网医院目前累计服务患者达980万人,当地患者约100万人。宁夏人口总计600余万,银川人口约200万,从该比例来看,当地患者对互联网医院已有较高的接受度。

可是互联网医院最核心业务将是在线处方,而在线处方当前的关键是在对接医保支付上,这变成了很多互联网医院停滞不前的结节所在。

毋庸置疑,对医疗服务的“刚性”需求引发了医疗开支的持续上升压力,作为医疗服务的支付方,除了个人自费或社会医疗保险支付外,商业保险的重要性日益显现。

2019年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明确规定制定互联网诊疗收费和医保支付的政策文件,责任方依然为国家医保局,且强调在2019年9月底前完成。

这份文件一出,使得互联网医疗服务在全国范围内正式纳入医保的趋势日趋明朗。

丨临门一脚

医保报销政策出台后,无疑会加快“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应用。

即将到来的9月份,医保局的明确文件就会下发,互联网医疗进医保,首次将医保纳入支付方,有助于扩大互联网医疗覆盖范围,届时的“临门一脚”才算真正把互联网医院踢入正轨。

“互联网医疗入医保”可以利用价格杠杆效应和报销作用,引导各方重视远程医疗,逐渐提升远程医疗技术的使用率。

早在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就提到,要逐步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而对于即将出台的互联网诊疗收费细则,国家医保局透露,将根据中央与地方在医疗服务价格管理上的权限,国家层面负责明确“互联网+”医疗服务立项原则、项目名称、服务内涵、计价单元、计价说明等的规范,指导各省做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工作。

各省负责根据医疗技术发展和本地区实际,按照国家规定的立项原则等,设立适用本地区的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制定调整项目价格。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为纳入医保,是不是就像实体医院和实体诊所一样,能够直接带来更多患者,增加营收呢?

从目前的体系来看,承接处方外流的对象是处方共享平台,这个平台需要打通医院信息系统(HlS系统)与药店管理系统(ERP系统),形成以医院为核心。

各政府部门以及药店共同建设的实现医疗机构处方、医保结算和药品零售互联互通的完整体系。互联网医疗平台最终将成为上连医院、下连药企的连接方。

随着更多地区将互联网诊疗项目纳入医保,在医保为主商保为辅趋势下,医疗信息化与保险合作空间大,未来的市场竞争将围绕流量以及资源整合能力。

医保的介入究竟能够为互联网医院带来哪些影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支付环节的不断完善会使互联网医疗逐渐形成闭环,商业价值被无限放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5A0IWEU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