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赛监管趋严,还要不要学少儿编程?

近日,中国计算机学会在其官网宣布“由于某种原因,由CCF主办的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普及组及提高组)从2019年起暂停。”消息一出,引发学生、家长、少儿编程培训圈关注。近年来,少儿编程异军突起,炙手可热。越来越多的少儿编程企业,获得资本青睐。虽然市场前景向好,但同时也存在师资短缺且良莠不齐、行业缺乏统一标准等诸多痛点。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徐珊珊 实习生 徐婷

以竞赛检验教学效果路径收紧

此次暂停举办的全国信息学奥赛——NOIP是一项面向全国青少年的信息学竞赛和普及活动,自1995年至2018年已举办24次。比赛分普及组和提高组两个组别,分别面向初中和高中阶段的学生。记者查询各大高校自主招生政策发现,有不少高校对参加信息学奥赛竞赛取得国家级奖项的学生,有降分录取的优惠,这其中不乏北大、清华等知名院校。

为此,一些少儿编程机构通过搭建与升学相关的竞赛培训作为对外宣传重点,吸引生源。“NOIP暂停对少儿编程行业整体没什么影响,但对重点做NOIP竞赛的机构有影响。”狼码教育集团总经理、程心蔚来少儿编程负责人吴嘉俊表示,用竞赛来验证编程教学效果的路越来越窄。事实上,政策对于竞赛的监管早在去年就开始收紧,教育部先后发布了多份文件,从竞赛的主办方、收费、竞赛结果等多个方面提出严格要求。在全面禁止小学、初中学科类竞赛的背景下,“科技创新”类竞赛、活动成为了小升初、中考脱颖而出的抓手,编程又是该类竞赛和活动的“宠儿”。据悉,NOIP只是C++领域的一个竞赛,编程类还有Scratch,Python,Pascal等语言的比赛。今年年初发布的《关于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的公示》中,包含多个科技创新类的全国性比赛,例如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等等。“这些比赛的重点,并不是NOIP这样纯刷题的竞赛,而是重在创新,创意,人工智能等实际应用领域,不仅仅只是考察编程能力;这也能看出国家提倡少儿编程的趋势。”

资本、巨头涌入少儿编程赛道

少儿编程通常指通过编程游戏启蒙、可视化图形编辑等形式,培养学生的计算机思维与创新解难能力的课程。据《2017-2023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或达百亿,但现阶段市场渗透率较低,仅为0.96%,未来极具扩展空间。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少儿编程领域。2018年约50家少儿编程企业公开过融资情况,在这些企业背后,红杉资本、经纬创投、高瓴资本、真格基金等知名风险投资机构身影显现。

同时,互联网巨头腾讯、网易,以及新东方、好未来等也纷纷涉足少儿编程赛道。如好未来,其旗下少儿科技品牌摩比与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旗下Scratch项目进行联手,此后又全资收购以色列少儿编程公司CodeMonkey。新东方则通过投资的方式切入少儿编程市场。2018年1月,新东方投资领投了少儿编程企业极客晨星,后者获得的融资主要用于教研开发以及开设线下门店。同时,也有教育企业将少儿编程当作转型业务。以成人IT培训起家的达内科技正在大力拓展少儿编程业务。达内财报披露,2018年度童程童美持续扩张,年度内新增线下校区118家,2018全年共有148家校区,覆盖53座城市。同时,2018年度,童程童美的现金收入4.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00%。

2019年初,更有多家少儿编程企业获得融资。如小码王完成了亿元B+轮融资,编程猫完成新一轮融资,核桃编程宣布完成了1.2亿元A+轮融资等。据企业查询软件天眼查显示,少儿编程领域相关企业已超200家。

少儿编程的火爆,与相关政策的支持,不无关系。2017年,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2018年,教育部公布了高中“新课标”。在信息技术学科方面,大幅提升了在编程、计算思维、算法方面的思维要求,以及人工智能、开源硬件、网络空间安全等知识面要求。同时,根据广州市中考改革,与之前相比,录取参考科目中,新增了音乐、美术、信息技术三项。

人工智能时代 家长认知提升

记者在网上输入“少儿编程”,形形色色的编程培训机构便映入眼帘。“编程语言将会是世界的下一个通用语言。不会编程,孩子的未来就少了一项生存技能。”

“学习机器人是未来核心竞争力,升学敲门砖”……线上线下,各种编程机构纷纷打出各种广告招揽生源。

业内人士指出,人工智能时代对人才提出新的需求,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大众对编程教育的认知;中国家长对科技知识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并且意识到人工智能的重要性,而编程便是人工智能的根基,“让孩子学习编程以应对未来科技的快速发展”成了很多中国家长的期望。

家长陈女士表示,“孩子从小喜欢玩乐高,而且他们班上不少同学在学编程,学校科技节也有人展示自己的作品,我儿子也嚷嚷着要学。”陈女士说,在试听过几节课后,她给儿子报了40次课,共18000元。家长丁女士告诉记者,人工智能、STEAM教育是这两年特别火的词,都说学编程对孩子有好处,也不能让孩子错过。暑假时,7岁的儿子在网上体验了几节少儿编程课,老师在课堂上播放有关汽车的视频,让孩子们根据图纸组装小车,认识齿轮、让小汽车动起来等。“儿子还想继续学,就给他正式报了班。在线课程也方便,不需要我们家长接送,一个阶段100个课时,每个课时80元左右。”

辰辰今年读初一,他从四年级开始就上编程培训班,“我是学Scratch编动画,先编初级动画,再一级一级往上,既有做作品也有做题目,需要你自己去思考。”

在妈妈余女士看来,“每一代人都会有这一代人应该学的基础知识,我觉得编程就是现在孩子们应该学的基础知识。就像是以前普及识字,拼音,英文,到现在的人人都要懂得代码。”为了支持孩子的学习,余女士特地为孩子买了一台性能更好的电脑,平时做完作业后,辰辰经常抱着电脑“闭关练习”。

洛溪新城小学张老师表示,“就像奥数一样,只有一部分的学生在编程方面有兴趣、有特长,这些学生才真正适合学编程,没有必要让所有人一窝蜂去学编程。任何竞赛都是为了选拔一些顶尖人才,所以只是少数人玩的游戏,千万不要把编程当做名校的敲门砖,深陷其中,否则会得不偿失。”

南武中学王老师表示,编程教育是一项与STEAM教育高度契合的教育模式。在初中高中阶段学习编程,能锻炼学生的逻辑能力。但对小学低年级的孩子而言,学编程必须要有数学基础和抽象思维能力,对逻辑有一定的认识,年龄太小的孩子通常没有达到这样的认知水平,这种情况下去学编程是不适合的。

师资、课程等行业痛点待解

在业界人士看来,少儿编程市场目前还处于初期发展的阶段,行业格局还没有确定,在资本加码,企业开足马力之后,竞争将呈现白热化。当前,师资力量短缺,课程设置雷同,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等,是家长对于大部分少儿编程机构的疑虑集中所在。

以师资为例,高校计算机类专业的学生,不仅缺乏教学经验,在选择上也不稳定,高水准的编程人才,倾向于更高薪酬的程序员工作。优质的教师资源成为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在一些招聘网站上,记者以“少儿编程老师”为关键字进行搜索注意到,有的机构对少儿编程老师要求经验不限,有的只要对操作系统和编程语言有一定的理解即可。学历通常是大专及以上。

“一般教编程的有学校的计算机老师,他们数量相对较少,还有专业的程序员。如果让程序员来教,他们不一定懂少儿心理,也不善于引导学生,薪资待遇相较程序员也差一些。这就造成好的程序员不愿意教,差的又教不了的尴尬局面。”吴嘉俊说,每家机构都是自己建立一个师资、教学标准,但整个行业没有统一的标准可以参照。

小码研究院院长王洋表示,少儿编程教师是影响课程执行落地效果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少儿编程教师与其他岗位不同,当下并没有完全与之匹配的专业和权威培训机构。在编程教师的储备上,除了吸纳资深软件工程师外,小码王选择从校招入手,将新员工的培训前置到大学,挑选有教学潜能的人进行培养。”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少儿编程行业虽然痛点多,但有痛点也意味着机会,谁能解决这些痛点,势必会占领少儿编程领域的制高点。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6A0NW6I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