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下的数据论证

很多年前,连续听了两个讲座。两个专家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女性专家年纪不小了,但精力很充沛,似乎是站着讲了两个多小时,她的记忆力也跟她的体力一样惊人,背出了很多中国经济社会方面的复杂数据,有的还准确到了小数点后面的几位。很多听众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惊为天人。男性专家则完全没有这些噱头,只是坐着慢条斯理地讲完了课。观众的反应也很一般。

事后回想起来,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女性专家讲了什么,而男性专家的很多观点一直记得,当时农业税尚未取消,他说我们现在月收入800以上才交个人所得税,可农民哪里有这个水平呢?大家都说交皇粮国税天经地义,其实完全没有道理,必须加快取消农业税的步伐。后来农业税果然就取消了。

数字胜于雄辩,数字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比如我们都说文革结束时,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为什么这样说呢?自然有数字为证。关于1976年的很多数据,我在网络了搜索了好久,一直没有找到。前段时间看刘易斯·芒福德的跨时代经典《城市发展史》,在宋俊岭的译序里竟然看到了全国农业人口年均收入这一重要数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在大数据时代,数字具备了更大的力量,不再仅仅是一种吸引人的手段,而已经是经济社会发展非常重要的资源,是非常强大的生产力。可恨也可怕的是很多不良商家,竟然在倒卖我们的数据赚黑心钱。

中国传统思维方式的一个缺陷是重直觉,不重事实、数据和推理。现代教育兴起后,学理工科的当然早已弥补了这一不足,否则也无法正儿八经地开展当代学术研究。最近在如饥似渴地看西冷印社2012年版的良渚文化丛书。作为考古专家,这些作家就有非常严谨的数据思维,书里面对很多数据交代得特别清楚,让读者读得特别清楚明白,长了很多真切的见识。

以陈建新教授为核心的高考作文改卷核心团队对论述文中的数据论证也是高度重视,明确指出“论据要基于理论、事实、数据”。确实,数据论证很关键,比如说读书的重要性,看了“中国人均读书4.3本,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5本,德国47本,美国50本,俄罗斯55本,英国64本,以色列64本”这样的数据,那真是什么都不用说,大家就全明白了。

但是教授论述文的语文老师群体恰恰是比较感性,注重直觉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56个民族13亿人口,我的脑袋里可以说就没有其他像模像样的数据了。孩子们虽然生活在数字经济时代,对数字有着巨大的敏感和兴趣,苦于时间太紧,也没法搜集到很多有意思有价值的关键数据。所以,这些年的高考满分高分作文,其中能用到数据的可谓是凤毛麟角。

志存高远的师生应该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注重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重要数据的收集,并在论述文教学写作过程中更加强调数据的准确使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919A08ZNZ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