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那些年陪你打魔兽的人,都去哪儿了?

“为了部落!”“为了联盟!”

8月27日,艾泽拉斯大陆上再次响起整齐的口号。

今天,“看上去一点也不好玩”的魔兽世界经典怀旧服,正式开放。

2005年,这款由暴雪娱乐制作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正式登陆中国大陆,数以万计的中国玩家,第一次扎进一个如此庞大的虚拟世界之中,继而又因为种种原因回归现实。

如今,他们有机会重回2005年,重新经历自己的那一段青春。

当老玩家在怀旧时,他们在怀念些什么?

“我骑了一头大象,给他送行”

杨曦 阵营:联盟 种族:暗夜精灵 职业:盗贼

我记得第一次接触魔兽已经是2008年高三那个暑假,游戏太大,整整下了一天。

那时候的台式电脑,每秒处理图像的帧数有限,画面总是卡顿和撕扯。印象最深一次,我和同学约在联盟的主城暴风城。远远就看见我同学正在城门口原地踏步,等了半天,他也没动。我们两家住得近,我就直接跑到人家家里去了。我那同学打开门,一指电脑说:“你看。”我看到他的电脑主机已经崩溃,正在冒烟呢。

然后我俩就转战网吧。一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

这次怀旧服开服,就有一个小兄弟来约我。十多年前,我俩就是一个公会里的战友,那会我上大学了,他上初中,玩牧师的角色,叫黑白兼并,大家就管他叫煎饼。

煎饼就是个典型的中二少年,总是喜欢找我挑战,在副本里决斗,还放狠话,输的就删号。我是大学生,有更多的时间投入游戏、练习技能,对煎饼基本就是碾压。印象里他从没赢过,乖乖删号。有时候大家正在组队,眼看着人凑得差不多了,煎饼就直接下线,删号去了。

不决斗的时候,我们也经常聊,比如大家在排队打副本时,煎饼跟我说一堆有的没的——这时候他好像已经上大学了,就说一些送花送巧克力给女孩子的事儿,人家不理怎么办之类的,都是些无聊的事情。

我们当时的公会人挺多的,公会的会长和骨干,都是三十多岁,已经在工作,不管是煎饼还是我,在公会里其实都算是小白,被那些大佬带着打副本。基本上他们是主力,我们跟在后面,尽力而为。

副本难度大,对团队成员间的配合要求也高,大家老在一起商量战术、刷副本,还做边际收益分析,精确到1%。有时候哪个队友会在什么情况下犯什么错,大家也能预判到。我们团长打boss前做战术安排时候,大家心知肚明,可能犯的错误,都会重点关注,需要细化讲一下。

魔兽虽然是虚拟世界,但是特别接近现实社会的一个状态。有时候打一个比较难的boss,真的就是25个人、30个人将近40分钟的时间里,全程每一个人都不犯任何错误,不管是跑位、技能的释放、boss技能的躲避。一群人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就像一台机器里的零件,全力协作。打倒boss时心里面的成就感是很强的,就会觉得自己很牛,觉得自己所在的团队很牛。

后来我出国交换,玩得越来越少。一个公会里盗贼那么多,我也渐渐从盗贼队长变成替补。公会里总有人会淡出,比如现实里要考试,或者工作原因时间上不允许。

有一次,公会里一个骑士,因为工作关系外派到非洲半年,不得不离开魔兽世界。这时候,公会为他组织了一次线上欢送。二三十个人,都换上紫色的战袍,骑上各自最拉风的坐骑。

我骑的是一头大象,跟着大家在暴风城的一个个地标建筑下巡游,大家边走边喊话,刷“一路平安”,也有人开玩笑,喊:“到那边注意身体。”

我毕业后,也就没有像大学时候那样钻研魔兽世界了。大学毕业去了大连,后来跳槽到浙江,又到江苏,这两年变动有点多。我打魔兽的那台台式电脑,因为搬家时主板上面一个显卡的插槽碰坏了,挺心疼的,就搬回家了,后来就用笔记本玩一玩。每个新版本更新时,会上去转转。就是每次注册会计师考试前的几个月,都会AFK(即away from keyboard,指暂时离开)。

后来我也与同学一起组建了公会,但人也是越来越少,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整个公会就剩下我一个人,既是公会会长大人,又是“看门老大爷”。

“看到那五座雕像,我就像真的活在这个世界”

龙马阵营:联盟 种族:暗夜精灵 职业:德鲁伊

我在机核网做了一系列讲述魔兽世界故事的电台节目。每期一小时左右的节目,大概需要花上一个星期去整理。魔兽有庞杂的世界观,暴雪自己也反复改过很多设定,你需要在它的一层一层补丁上,找到最上面那一层。在中国网络环境里,尤其是魔兽世界玩家这个群体特别大,所以压力最大的,是你可以讲得无聊,但是不能讲错。

好在我从玩魔兽争霸开始,就一直很喜欢它的故事,有些积累。

玩得最投入的大概是大学的时候,2006年。那时候没有想太多事情,觉得喜欢上一个东西,真是太好了,就不管别的了。

我玩联盟的,第一次来暴风城时,那个感觉,真是不一样。因为我了解整个故事,所以城门口迎面那五尊雕像,在游戏中,在我眼前时,就像我真的活在那个世界。

因为你知道他们是谁,你知道今天你能站在这个城里,就是因为他们的牺牲,他们真的是英雄。

大一学校有规定,不能带电脑,那就去网吧,基本上每周都会有那么两到三天,有时候就直接在网吧包夜。

当时魔兽世界很火,对电脑配置要求高,就专门有些网吧更新了配置,也还比较贵。我们学校附近就有几家网吧,稍微贵一点,环境好那么一点,我们呆在楼梯上面,隔开的一个区域,两台机在一起。白天贵,学生年轻、有精力,就晚上去。

我是一个重度的游戏玩家,那个年代,暴雪设计出来的东西,真的非常让我惊艳。那时候,我会加入最强的公会,会花所有的努力。因为我想见到暴雪设计的那个最厉害的boss,体验怎么打败它。

很多人会批评说,你们玩这个游戏玩这么疯,真是神经病。其实你在游戏里,一点都不觉得这个东西荒谬,就跟你上班赚钱一样,你会觉得为之付出时间是值得的。你不会觉得任何一件装备、你的朋友、你的战友都是游戏而已,你觉得全都是真实的。

我老婆,就是那时候魔兽世界认识的。练级做任务时,随机碰到的。我俩经常组队玩,一起下副本,开了语音才发现对方是个妹子。两人聊得来,下了游戏也聊,聊着聊着就成了女朋友。后来我还专程跑来北京看她。她的公会会长是个北京老饕,就给我们推荐各种小吃,我们就按他说的钻进胡同找小吃。

当年,这个游戏就没有为社交做任何准备,但是因为吸引了够多数量的玩家,有够强的黏性,,人们自发的产生了社交行为,这是很神奇的,是超过游戏的。

后来我上大三大四就开始烦了,那个时候,魔兽世界在中国也出了点问题,国服老是不开(新版本)。研究生我就出国了,基本上就不太玩了,也因为生活中的客观事情,需要考虑的更多了。

电子游戏就是这样,大家永远喜欢最新的、最酷的、最好玩的,所以渐渐的你对它的热情也没有了,生活中也没有那个条件了,能让你玩社交压力这么大的游戏,每天要上班一样。

就说魔兽世界,社交功能做得最弱的时候,社交属性却是最强。但是当暴雪开始有意识,并且反复强化社交功能时,反而不一样了。到今天,你进去之后,会发现这个游戏的社交功能、UI、所有的交互都非常的便捷,大家反而失去了社交动力。

原本最高副本的团队人数,从40人降到25人、20人,如今甚至10个人也可能打当年的所谓“史诗难度”。

这真是很神奇的事情,社会性,并不是人能去推动和创造的,它是一个虚拟社区真的能达到一个级别之后,自然会产生的现象。所以我并不看好怀旧服,它已经不太能适应网络2.0这个环境了。有多少人能够继续再玩这样很古老的游戏?它只能作为一些人怀旧的一个地方。

这次我已经建好人物了,也买了月卡了,再去感受一下。我也肯定不会再像那样玩游戏了,以后也不会了。

我们AFK,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吹虾卡卡阵营:联盟 种族:人类 职业:术士

8月13日早上六点是怀旧服正式开放ID注册,我定了五点半的闹钟,很自然就起来了。我玩了15年魔兽世界了,基本上我们老玩家都是30多岁了,现在也没有像年轻人觉那么多了。

我从小就是街头小子游戏少年,猫在游戏室玩街机,打街霸、拳皇、三国。我们这一代玩游戏必经之路,就是红白机小霸王、街机、网吧。

2005年魔兽世界公测我就在玩,一开始是到45级,后来到60级,60级的版本我玩的是部落。那时候我刚工作,在常州租了一个两室一厅,与表哥一起做财务软件,也给客户公司做网站设计。就跟客户推销,你这个企业是不是要在网上安个家,做个宣传?很有时代感。那时候分工没这么细,策划、运营,我都做。

工作需要出差,我南京上海来回跑,坐火车,也坐那种老式的双层巴士,上面一层可以睡觉的。不出差的时候,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上班工作,回到家里,也窝在角落里“上班”,上班打魔兽。

2006年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非常忙,属于第一个事业上升期,我就AFK了一小段时间。

后来我注册微博账号,名字叫“爱魔兽爱生活”,一直用到今天。因为我喜欢玩游戏,喜欢分享,本职工作又是互联网这一块的,就慢慢成了游戏博主。

我们还做过视频,复原魔兽世界里的菜。也做过一些活动,听粉丝们讲讲自己的故事,因为魔兽世界认识、结婚、生子的就有不少。也有人因为AFK了,发私信给我说起自己难过的心情。

我一直觉得,我们AFK,不是因为不喜欢魔兽世界,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生活。我从2002年进入互联网行业,亲历一次次技术迭代。从制作官网,到后来开发APP、微信小程序,总有些难熬的时候。

有阵子没有了新增稳定客户,我整天就担心发不出工资、交不起房租。

在最初那段时间之后,我玩魔兽就一直也是断断续续的。每周上一两次,公会活动已经断了好多年了。去年有了新版本时,我和当年的老朋友们还重新组织了一个工会,但是后来还是玩不下去。

因为时间不好调剂,有人要去加班,有人需要出差,这些事情没办法兼顾。大家的情况就都是这样。

你要想玩好魔兽世界,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就像当年我们白天上班,晚上回来继续上班。渐渐地大家工作都忙起来,很多人都有小孩了,生活的一部分重心,也不可能一直放在魔兽世界这个游戏上。

我想说的是,如今看来,AFK算是走过了一个生活阶段,这次怀旧服也是重温那一个生活阶段。

现在在正式服建一个新号出来,可能就你孤零零一个人。这次怀旧服压力测试的时候,建完新号,你就会看到乌央乌央的人站在那里。这就有当初的感觉,那时候你建了新号走出来,总是有好多人新建的号就围在你四周,熙熙攘攘的。

“刚进入社会时,就像刚打魔兽时一样懵懂好奇”

薛雨杭阵营:部落 种族:巨魔 职业:法师

我不喜欢让大脑多线程工作,我希望专注于一件事情。所以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发现,在魔兽世界投入的精力会影响我做学术论文,就只能放弃了。

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我回到妻子老家宿迁,开始做苗木生意,当时真是一门心思放在新开的淘宝店上。

刚踏入社会,摸索钻研,就很像刚开始打魔兽世界的时候,我也是什么都不懂。我开始玩魔兽世界时,玩的是联盟,从一级到十级,很慢。有一次真的在森林里面跑了一下午,打怪,完全是自己在探索。那个时候也没插件,我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有NGA(一个聚集了大量魔兽世界玩家的网上社区),遇到问题就用Google搜索,那时候百度还没兴起。

时间浪费也非常多,我记得当时看到一个怪,一看自己血量很多,就想上去打,啪一下就被他秒了。觉得很郁闷,就再回去组队打,有人经过就问要不要一起打这个怪。组了两个人打不过,三个人打不过,等了一下午,终于组满五个人,打过了那个怪。

拿到第一笔订单就是那样的心情。

冬夏两季不太适合苗木生意,这时候打魔兽的时间就多一点。

半年前,我和五个朋友,联名新建了一个公会,大家就又开始一起玩了。我跟花打交道,家里姑娘也多。大女儿5岁,双胞胎小女儿3岁。我家女儿特别调皮,比男孩子还皮,家里都是很闹很闹的状态。

等哄女儿们睡了,手头事情处理完了,一般都是十点多,我才会去玩一会游戏,只打魔兽世界。

开放人物创建那天,我本来打算睡个懒觉,到了六点,却自然醒了。我登入页面,创建了一个法师角色,用了13年前的名字:冰。

《魔兽世界》登录界面

这是我刚开始玩魔兽世界用的名字,那时候是2006年,高考考完那个暑假。

因为高考不错,爸妈奖励我和我双胞胎哥哥一人一台电脑。当时是在店里装游戏,店主拿出来一个叫魔兽世界的游戏光盘,装完以后一打开,进入这个界面,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整个暑假就是那样过的,在自己房间里,吹着空调,喝冰可乐。棒冰也不吃,因为会占着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28A08137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