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高重生的启示:传统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关键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有关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话题便经久不衰。尽管相关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但对于大多数传统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依旧如雾里看花,其轮廓隐约可见,其就里却难以琢磨。

很多企业所谓的数字化转型,大都停留在形式化的表面。具体表现为,在PC时代,大家纷纷建设官网,更深入一点的,会引入ERP之类的效率软件,以改善企业流程,但是陈旧的模式并未得到改变。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则将创办公众号、利用各种新媒体来做宣传与数字化转型画上了等号。

在这些所谓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企业也耗费了财力和人力,但是这些投入往往都没有换回相应的利润回报,更妄谈对企业有什么切实改善了。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企业索性彻底放弃数字化,认为其不过是一个媒体炒作出来的迷信,选择我行我素。

只是,新型公司的脚步一再逼近,并形成了压迫之势。电商对于传统超市的吊打已经成了一个不再新鲜的话题,滴滴和Uber让传统汽车制造巨头们惶恐不已,Airbnb则对传统的酒店行业发起了冲击……

所有这些讯息都在提醒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种不得不的趋势,是企业寻求未来增长的一种必然走向。事实上,那些没有看到成效的企业,只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尽管罕见,但是近几年的时间里,还是有一些传统企业成功实现了数字化转型,并且因此获得了高额的回报。这些成功企业的经历,或许能为大多数身处迷茫中的企业带去一些启示。

创立于1932年的乐高玩具公司,就是迄今为数不多的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之一。这家以木质玩具起家的公司,自1932年创办以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保持着增长势头,这种增长一直持续到2003年。这一年,公司玩具突然出现滞销情况,销量呈现断崖式跌落,一度濒临破产。

一方面,是电子游戏市场的扩张侵蚀了不少传统玩具的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当时公司的很多产品设计脱离了用户,尽管当时乐高拥有很丰富的产品线,但是真正创造利润的产品并不多。

生死存亡之际,乐高在新任CEO克努德斯托普(Jorgen Knudstorp)的主导下,开启了一系列变革。从2004年克努德斯托普上任开始,历经十年时间,乐高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在2014年一举超过美泰公司,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制造商。

乐高的变革包括多个方面,最重要的一项变革则是它们重回“以客户为中心”的视角,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各种创新形式。在变革过程中,乐高利用互联网技术,从之前的只知道闷着头做玩具的封闭状态逐步走向开放,将自身平台化,开始吸纳公司之外的创意。

2008年,乐高推出了乐高创意平台(LEGO Ideas),鼓励用户提交各种契合乐高调性的玩具设计理念,这些提议首先在创意平台上接受其他用户的投票,得票领先的设计理念,再接受乐高专业产品人员的审核。最终被选中的理念会被量产并销售,理念的提出者也会分得1%的版税。

据悉,这一创意平台已经聚拢了超过100万用户,提交了超过2万件产品创意,其中的28个系列产品得到了量产。这些产品在市场上的成功,为乐高最终的翻盘和逆袭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且还在持续发挥作用。

乐高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互联网改变了企业和客户之间的交互关系。传统的企业和客户关系是由企业主导的一种单向关系,客户对于产品的话语权仅体现在质量层面,客户的质量反馈带给企业的只是现有产品的完善,对于企业的创新几乎毫无助益。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过去单向的“设计-生产-销售-使用”关系形式,变成了“设计-生产-销售-使用-反馈-设计……”这样的循环迭代模式,大多数互联网产品的最终成功,正是结合了用户直接或间接的反馈,并据此不断迭代而实现的。

《人机平台》一书中提到,在可预见的未来社会中,与机器智能(即传统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相并存的,还有两种智能,分别是平台智能和大众智能。后两种智能本质上又存在相通之处,那就是变过去的封闭状态为开放状态,从人群中获取创意。

书中提到,苹果手机的成功,并不仅仅取决于其手机硬件和封闭的iOS系统,而在于这款手机产品同时又是一个平台,用户能够通过App Store下载各种类型的应用程序,而这些应用程序则是其它独立于苹果公司之外的智力结晶。如果没有App Store这一平台属性,仅凭外观好看的硬件和运行流畅的iOS系统,苹果手机不会在市场上收获如此多的支持。

《人机平台》一书中,将“大众”定义为“网络及其伴生技术所激活的新参与者和新实践”。

网络通过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种知识汇聚起来,让网络世界成为了一个由大众形成的、巨大的、不断增长和变化的图书馆。不论公司还是个人,都可以从中轻易求教,从而使自己变得更聪明。

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技术可能性,但是面对这样的可能性,有些企业或许无法看到,有些企业会选择视而不见,而那些看见并且最终有效利用这一巨大资源的企业,则成功实现了转型,走在了所有同行的前面。

“虽然技术创造了选择,但成功取决于人们如何利用这些选择。”《人机平台》一书中对技术与企业的关系如此评述道,“有风险的事业大获成功,这与它能获得多少技术几乎没有关系,关键在于人们如何使用技术,以及他们向组织灌输了什么样的价值观。”

事实上,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资源,对于所有的传统企业而言都是平等的。大家的差异体现在如何看待和使用技术上,从这个层面来看,数字化转型的本质,并不是纯粹地利用互联网技术或者工具来武装自己,而是要用互联网思维来为组织赋能。

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明显转变,就是企业和客户关系的转变。《哈佛商业评论》上一篇相关的文章提到,企业需要改变自己看待客户的方式,将他们看做能与之一起共筑事业的人,而不是为他们打造产品的那群人。

只有看清并懂得了互联网模式下的企业和客户关系,传统企业才能放下自己的傲慢和偏见,在思维模式上发生彻底的转变。事实上,正是对新生事物的傲慢与偏见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让其无法看到数字化转型的必要和关键。

互联网的发展,提供的不仅仅是一种全新的企业和用户的互动方式,这背后是一种趋势,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趋势。只有看到新的互动方式中所蕴含的平台智能和大众智能潜力,并且能够设法利用这些潜力的企业,才可能在后续的竞争中不断胜出。而那些选择对此视而不见的企业,其代价绝不仅仅是增长受限,而是能否继续活下去的问题。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514A0RBWG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