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你我何在?

图片来源网络

在三十多年前,卡神还没有成神,

詹姆斯·卡梅隆对于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十分陌生。

有一天,他突然就火了,

因为他拍了一个叫《终结者》的电影——后来当了州长,成了阿诺老爹的肌肉男施瓦辛格在片中饰演了来自未来的机器人——“终结者”

来自2029年的终结者回到1984年,

目的是找到尚且年幼的人类叛军领袖并将之杀死,以避免他未来组织人类与机器人斗争,使机器人统治世界而遭遇失败。

电影很成功,卡梅隆在几部巨制之后顺理成章的封神。而当年的硬汉施瓦辛格在演完了反派演正派,演完了正派当州长,当过了州长后,又在2015年回到《终结者5》中当了回老爹,完成了自己终结者的使命。

三十多年过去了,

当站在2018的起点,在故事预言的人机大战的11年前,我们庆幸地看到,故事中的机器人类还未开始对人类社会造成威胁。或许我们可以放心地说,至少在2029年,故事里的情节并不会出现。

然而,有意思的是,

在2017年,的确发生了两个不寻常的事件:一个是阿尔法ZERO战胜了围棋高手柯洁;另一个是在一个视频中出现了可以自主识别障碍并实现跳跃的机器人——Atlas。

与它的上一代阿尔法狗相比,阿尔法ZERO的胜利背后的意义更加深远。阿尔法ZERO是通过自我学习的方式来完成自我提高的。阿尔法ZERO的成功,为人工智能实现独立思考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而那个可以实现自主跳跃的机器人Atlas,则说明当代人工智能在物体的识别判断以及人工神经反射方面的实现上已经产生了质的改变。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阿尔法ZERO与Atlas成功合体的话,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可想而知,那将是一个具有自主思维能力以及自主运动能力的机器人!如果,技术手段再有进一步地提高,这种机器人产生情感也将不会是什么问题!

到那时候,

人与机器人的区别,不过就是血肉与钢铁的躯体的差别!

图片来源网络

不要说,这是危言耸听——

要是在一百多年前,如果有人说人可以上天,当时必定是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相信。但是在区区数十年之后,人类就真的飞上了天空。

我们有幸处在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我们见证了一项项具有革命意义的新技术的出现,每一天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新鲜事物不断涌现。

但正如《双城记》的开篇的那句话所描述的那样: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大伙儿面前应有尽有,大伙儿面前一无所有;大伙儿正在直登天堂;大伙儿正在直落地狱。”

是的,

我们有幸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见证者,我们也很不幸地成为了一个随时可能被时代抛弃的人。

图片来源网络

回到前面的机器人的问题上去,让我们想一想: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机器人真的能全面地与人类在处理问题的能力上抗衡的话,我们这些人类又该何去何从?未来已徐徐走来,许多传统的职业都将消失,而你我又将何在?

对于这样一个的问题,或许它很难回答,但如果我们往回看去,到人类上一次技术大飞跃的时代去做些类比,可能能够找到一些启示。

200多年前,随着纺纱机跟蒸汽机的诞生,人类的劳动模式从手工劳动向机器生产转变——对于人类来说,是第一次面对技术如此日新月异的年代——机械化生产的结果使许多传统的职业逐渐消失,比如说由于手工纺织不再具备成本上的优势,于是也就慢慢地成为了一个很小众的职业,以至于在绝大多数的地方都已经不再有手工纺织这个职业了。

但是,社会发展的车轮依旧在向前方滚动,机械虽然夺走了人们的工作机会,但是也因此将人们从辛苦的劳作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可以去从事其它由于技术及生产的发展而催生出来新的职业,社会也因此而更快速地向前发展。

如果有一天机器人能够高度地智能化,它们或许可以替代许多人类从事的工作,让那些行业消失。但同样地,它们也将人类从这些工作中解放出来,让新一代的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从事许多新的职业。比如无需承担体力负荷的文化、艺术及科技创新的工作——或许人工智能能够发展到可以写作、编曲或演戏,但就像我们现在一样,我们更喜欢的还是厨师做的饭菜而不是工厂出来的速食食品。

所以,有时间就给自己充充电吧,做一个有情趣,有内容的人,这样,当未来真的步入面前的时候,也就不会措手不及了。

历史的进程总是不会改变,或许无数年以后,地球上的智慧生命回望我们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的感觉跟我们回望北京山顶洞人那段历史的时候是类似的。但又有什么可叹息的呢?毕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经过,成为一个进程关键节点上的一部分——哪怕是其中一个微小的点,那也是一种幸运啊……

- END -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5G0V5CI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