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陈睿:我们如何定义知识?知识又将如何定义视频?

摘要

视频+弹幕,会不会让专业知识的传播产生新的效率。

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的筹备,由极客公园和 B 站联合举办的 Rebuild 2020 科技全明星峰会终于开幕了。活动一开始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与哔哩哔哩董事长兼 CEO 陈睿和 B 站新晋知识区粉丝最多的 UP 主罗翔坐在一起,聊了聊他们对知识,以及视频作为知识传播媒介的想法。

就在 Rebuild 2020 准备的同时,B 站的市值突破了 1000 亿人民币,与半年前相比,整整翻了一倍。在这个过程中,B 站越来越多地进入主流视野,原本不曾接触 B 站的人们也开始去 B 站分享知识。

知识型视频流量的快速增长,让 B 站不得不将原本所属的「科技区」改名为「知识区」。

「罗翔说刑法」的罗翔教授就是「知识区」的代表人物。从去年开始,他在网上讲授法律课程的视频在 B 站走红,大量 UP 主开始剪辑、搬运他的视频。这些内容引起了 B 站董事长兼 CEO 陈睿的关注,他很快「粉」上了这位风趣幽默的法学教授。

2020 年 3 月,罗翔本人正式入驻 B 站成为一名 UP 主,三个月后,他的粉丝数突破了 600 万,创造了 B 站有史以来涨粉最快的记录。这位靠着一张讲桌,一只保温杯就可以录制一期视频的政法大学教授,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 B 站流量最高的 UP 主之一。

在罗翔于 2020 年 3 月入驻 B 站的同时,越来越多的科普、财经、历史、人文领域的专业人士正在进入 B 站成为 UP 主,流量和品类的激增让 B 站不得不将原本的「科技区」改名为「知识区」,UP 主们在这里分享各自在专业领域的知识和见解,也同年轻的粉丝们交流讨论。

很多时候,学习成长的不止是观众,UP 主们也能从观众的弹幕、评论和私信里收获很多。

这种相互的反馈正是极客公园与哔哩哔哩联合举办 Rebuild 2020 科技全明星的原因之一。「它是一种交流,更是一种碰撞。」陈睿说道。在三天的时间里,覆盖科技互联网各个领域的企业家、科学家还有各有专长的人气 UP 主们,会在这里碰撞思维的火花。

以下是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与陈睿和罗翔的对谈精选,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还原真实的世界

张鹏:我们这个活动是咱们几个月之前一个想法的碰撞,我都没有机会问问你,你怎么理解 Rebuild 2020 这个主题。

陈睿:我当时一看 Rebuild,我觉得特别好。今年是 2020 年,也是 21 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其实需要用一个新的视角,去重新看待这个世界,这个行业。这就是我理解的 Rebuild 的意思。

张鹏:对,我也同意。最早我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一开始是希望 rebuild 信心,到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不对。为什么呢?最早,疫情来了,未来不确定,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我就和很多人交流,各行各业的,企业家、科学家。跟不同的人聊完之后,你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也没有你想象的一个唯一的结论。通过一个东西,让所有人都有信心这是不对的,就应该让大家重新去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真相,看到那些新的认知可能是对自己最有帮助的。

陈睿:我觉得真实的东西才是最能够激励人信心的。

张鹏:真实也是最有力量的。也是对每一个人最有帮助的。

张鹏:罗翔老师,我听说你应该是在过去一段时间里,B 站的粉丝成长最快的。你怎么理解自己的粉丝为什么会涨这么快?

罗翔:说实话,我觉得非常非常意外,但可能人生充满了一些很难想象的一些事情。所以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东西很虚幻。怎么接了一个电话,成为了一个 UP 主,一下就成为了一个拥有很多粉丝的 UP 主。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太真实,所以我经常要掐一掐自己,这到底是真实的吗,好像是真实的。

张鹏:我在 B 站上看过有很多人在拿你的东西做二次创作,你看过没有?你有什么感想?

罗翔:我最初感觉,这个东西是不是有一点把知识给娱乐化了?有一点娱乐至死的警惕。但是后来有学生发给我,我看了之后,觉得这些做鬼畜 UP 主确实是非常非常有才,为什么这么说呢?他首先能够高浓缩地能够捕捉你的精神,他又能够升华主题。换言之本来你是一个 10 分钟的内容,他给你弄成一个 2 分钟的内容,而且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改造方式,抓住你的主题,又升华了你的主题,能够更加契合当前年轻人所喜悦的部分,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很好的创作。

这也会不断地提醒我,我们现在按照官方的定义是中青年人,不再属于年轻人。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对年轻人确实会有一种偏见,觉得年轻人所喜欢的东西,是不是有一些不是那么妥当,应该按照我们当时所喜欢的东西来重新塑造他们的生活。但是我后来发现还是刚才所说的,每个时代有不同的东西,但是每个时代都有相同的东西,相同的东西就是人类对普遍正义、普遍善恶这些基本词汇的认同。所以换到我刚才所说的,如果一个鬼畜的加工能够升华你的主题,又能够更好地传播这种法治理念,那是很好的。

张鹏:罗翔老师,你有那么多粉丝,我相信很多人在不断地给你发私信交流,会提问,有评论,有弹幕,你平常都看吗?

罗翔:其实有很多很多问题。有时候会问一些知识性的问题,有时候会跟我商榷,包括我讲的内容不一定是正确的,甚至包括我讲的内容是出自正史还是出自野史,还要进行考证,我觉得我自己还是很受教的。因为本来我们作为老师的,天生都有好为人师的一种冲动,但是当一些 B 站的用户,他给你做了非常非常详细的考证,比如他说这个东西来源于明代的野史,不是记载在正史里面的。你就会再去反思,会发现这对你自己讲课,对你自己的学识也会进一步地促进。

张鹏:有人逼着你较真。所以 B 站的用户不信权威、信专业,逼着我们得较真,做专业。

如何分享专业的知识?

张鹏:这么多的年轻人对法律能产生这么广泛的兴趣,你觉得背后有什么逻辑呢?

罗翔:我觉得因为刑法它看似和老百姓没有关系,但是它其实又和老百姓有关系,因为法律一定要追求公平和正义,而公平和正义一定能够叩响每一个人的心。所以如果说有那么多人喜欢刑法,我觉得我不过提供了一个契机,来满足民众对公平和正义的渴望。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换上任何一个 UP 主,其他的 UP 主,如果提供了同样的素材,那也许也能叩响人们的心弦,满足人们对普遍的公平和正义的渴望。所以每一个人都有对公平和正义的渴望,无论是小孩、年轻人、老年人、中年人,大家都有这个共同的渴望。不过,在这样一个选定的时刻,不知道为什么剧本交到了我的手上,我用这些看似专业化的术语激发了大家对公平的认可。

陈睿:我觉得罗老师说的是一个重要的原因,首先与法律相关的内容,它是我们的用户本身就有潜在兴趣的。但我觉得,罗老师有一种能力放大了大家对内容的兴趣,就是他真的能讲的很生动。您刚才所说,您用一些专业的术语来讲,其实不是,罗老师恰好是用生动的案例来讲。在 B 站有一个著名的人物叫张三,就是因为罗老师变出名了。

我觉得罗老师的这个视频之所以受欢迎,更重要的是他讲法理的精神。比如说当时看的还有一期视频,罗老师专门说了一句话叫「法益是作为入罪的依据,伦理是作为出罪的基础」,这个当时也是挺打动我的。法律它不仅仅是冷冰冰的,或者是那种很晦涩的知识,它的背后其实是有人文的力量。

张鹏:罗翔老师,我发现很多专业的掌握知识的人,在和更多人沟通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鸿沟。你是特别无法解释地,就跨越了这个沟,如果现在也有这样的人,未来也想做这样的事,你会有什么建议呢?怎么去跨越这个鸿沟?

罗翔:我觉得这个鸿沟必然会有。任何一个专业跟大众之间一定会有鸿沟,否则就不能够称之为专业。但是这个鸿沟我们又是一定要去跨越的。看似是一种悖论,但其实,所有专业性的知识,一定都有共向的追求,只不过这个专业代表着它的个性。这就是为什么任何一个专业都可以启迪民众对普遍善恶的追求,这就是它的共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觉得专业这个鸿沟是可以跨越的,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去了解这些共性的东西,关于人为什么要存在,人生的意义,真理到底有没有,每一个学科都在叩问。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人的精力有限,很多时候确实要听专业的意见,所以专业必然是有的。但是又如何来解决这个悖论呢?如果我们认为专业的事情只能由专家去说,那就很危险了,专家变质怎么办?专家被收买怎么办?专家的意见能不能被质疑呢?那就是刚才所说的,人类普遍对共相的追求,可以对专家的意见提出一些质疑。

知识会成为视频的主流内容

张鹏:知识本身我觉得就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我们怎么定义「知识」?

陈睿:其实我们普遍认为的知识是,科学,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经验,包括你想传递的学习感受,都可以放在知识品类里。知识品类我们还是策划了一段时间的。最早的时候,2013 年,我们创立了「科技」这个分类,因为我们的用户里有很多科技爱好者。但是随着一年一年的发展,科技这个词不够用了,我们就想把它变成知识这个品类。

我一直认为视频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传递知识。过去我们总认为视频就是电影电视剧综艺,我认为那个是非常窄的。视频作为媒体的载体,传播知识的效率非常高。我们过去总认为,翻开书才是知识,但是其实想一想,我们坐在下面听罗老师讲课,这不就和看视频一样吗?视频是传递知识非常重要的手段,我认为这个也是 B 站要发挥的社会价值,我们要把知识内容变成视频的主流内容。

罗翔:您问我什么叫知识,也许把知识作为一个中性的词汇,知识往左走变成了技巧,往右走就是智慧,而知识只是处在智慧和技巧中间的东西。今天我们大部分的知识都是一种技术主义,这种技术主义是不讲道理,不讲价值的,纯粹的技术主义。

陈睿:纯粹是看效率,甚至是看效益,看经济效益。

张鹏:嗯,功利化的。

罗翔:就像我们法学门类,有技术主义法学。但是同时在知识的另一方面就是智慧,就是人类共同的追求。到现在我都非常尊重古希腊哲人的智慧,尤其是苏格拉底的智慧,苏格拉底的智慧是一种否定性的智慧,是我承认我的无知。那我们现在的技术主义,尤其是科技,它可能就有这样的一种倾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这始终是需要苏格拉底这种否定性智慧的纠偏。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人类的理性是有短板的,一定有许多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所以要避免我们人类过度的狂妄自大。能够毁灭人类的一定是人类的狂妄自大,其实我们发现,能够毁灭我们自己的也是我们的狂妄自大。

张鹏:非常认同,我觉得其实这种知识处在一个中间的状态,往左走可能是价值观和智慧,往右走是功利主义的技巧和手段,它处在一个中间的位置,它就更需要被更多的人所掌握,这样才不会只偏向一边,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可能第一步是让大家都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然后我们才既不过度恐惧,也不会过度功利主义。所以有的时候,知识真的是一个中间的状态,了解这些真相是比一切都重要的,因为之后才是我们的选择,这可能也是这种知识型分享带来的意义。

陈睿:对,其实我认为像 B 站这样的互联网平台,适合做知识类的内容还有一个原因:我认为知识是需要有探讨过程的。我们每一个人从自己理解的东西出发,都是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一面,但是如果很多人互相从自己的理解来探讨,互通有无,能看的更全面一些。我觉得像 B 站这样的社区,如果做知识类的内容,我觉得它不仅能够促进大家对知识的理解,也能够促进知识本身的发展。

张鹏:陈睿,今天 Rebuild 2020 Move On!正式开始了,你对这个活动会有什么期待呢?

陈睿:我觉得这个活动的主要形式是对话,它既是一种交流,我也希望它是一种碰撞。比如说今天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我们之前分属三个不同领域,我是做公司,罗老师是教法律,你是做媒体,但是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聊的话题,单独一个人可能就不会聊这么深。我觉得这就是我们 Rebuild 这个活动的意义,它是一种交流,更是一种碰撞。原本两个领域里的人,可能没有交集,但是我们创造一个场景,让它有交集。我觉得这个其实也正是 B 站的使命,在 B 站上面这么多的 UP 主,他们各有擅长,有才艺、有知识,这么多用户来自于五湖四海,但是交汇在一起之后,通过碰撞,我们就可以收获更多的东西。

张鹏:甚至在这个过程中,用户的弹幕本身都会启发其他的人。

陈睿:我一直认为,用户的弹幕本质上也是创作。

张鹏:如果说我自己的期待,我觉得,只要有收获的、觉得这件事有意义的人,比觉得不好的人哪怕只多一个,这就是很好的第一步。因为我跟陈睿一起聊的时候,我们希望把这件事作为一个要跨越的门槛,这不是终点,就像我们看到罗老师之后,我们会相信专业的内容是可以在 B 站上有很多的用户去学习的,去分享的。

会不会因为有 Rebuild 2020 的存在,未来会有更多专业的人,到科技领域里来分享?如果这件事能实现的话,让大家在这里有更大的收获,将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观看完整视频回放,在 B 站搜索「开公园的鹏哥」。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www.geekpark.net/news/261792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