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朋友还是敌人?

第十二课作业:我们地球的未来

这次课程我们学习了阿瑟·克拉克的名作《神的九十亿个名字》。这篇作品写西藏的一个神秘宗教,订购了最新的计算机,来运算“神的名字”,当所有名字都被找出来之后,世界就要毁灭了……

这篇小说的时代,计算机还很慢,现在用最新手机来运算,都会一下子得出“九十亿个名字”的结果。可见科技进步之快,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现在,人类来到了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驾驶飞机、大数据、深度学习、VR虚拟视频、基因生物学、大脑研究……所有这些,都在飞速进步中。这是人类自己都没有料到的飞跃式发展。

科技进步,带来了人类生活的飞跃,同时也带来了环境的破坏和空气的污染。我们之前研究过,也写过环境保护的问题,上次课程写过灰霾的问题。这些,都是人类面临的迫切问题。

科幻小说家有一类作品是写“远未来”的,如阿瑟·克拉克的《城市与群星》,写在十亿年后,地球的形态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甚至整个银河系,“人类”都已经离开了。

刘慈欣在《三体》里,也思考了太阳系被“二维化”,整个宇宙寂灭的各种景观。

有一部《时间漩涡》三部曲,设计为某个高智慧生命突然在地球外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地球的时间被静止了,而外部世界时间急剧流逝,太阳也来到了自己的最后时刻……

同学们可以展开想象,想象一下地球的未来。

注意:给自己的作品写一个好名字,给人物起一个好名字,注意你作品的前后逻辑。

要求:500-2500字。

《超思人》

木子暖欣 (李暖欣)8年级

“2899年八点整《联播新闻》为您播报……”接下来的,被哈欠声掩盖,我睡眼惺忪地提着书包,坐在桌子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寡淡的早饭。

“据最新消息,纽约市中心出现超思人,性别不明,侵入银行系统,警方已展开缉捕……”在勺子和碗清脆的碰撞声中,我对这则新闻稍微有了兴趣,不过听到主持人开始夸夸其谈地吹嘘那些可以忽略不计的调查线索后,我又感到了无趣。

我背起书包,出门踏上飞的,任由飞的载着刚吃完早饭的我忽高忽低地在繁乱的飞的中滑翔着,不过,在开离了市中心后,飞的不再飞得那么忽上忽下,我重重往后一靠,开始漫无目的地想着,令我恼火的是,飞的司机显然不满足于安静的气氛,他打开了该死的收音机,调大了音量,并且又是《联播新闻》,我恼怒地开口:“司机,能把收音机关掉吗?”飞的司机假装没听到我的话,我行我素地往前开着,我心中有火又无处发泄,看了看挂在车顶显眼位置不停更新数据的电子路程表,我不禁怀疑我的人生是不是也会像这一堆枯燥的数据一样无味,我看不到我的未来。

离学校还有很长一段路程,我就靠在座椅上,等于被强迫地听《联播新闻》在那里不停地夸夸其谈政府的有所作为与国家在向富裕经济道路大步奔走着诸如此类在我看来愚蠢的东西。接下来,现场新闻播报又开始了,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女人正表情愤慨地做着报道:“在二十九世纪的末尾,那些社会的败类——超思人又开始了他们的恐怖计划,于纽约市华尔街的金融中心又一次展开了恐怖行动,警方已抓捕团伙中的一人,其余人窜逃,警方正在缉捕中……”在收音机的上空现场视频跳了出来,这视频显然是经过精心剪辑的,上面我只看到了超思人被警察摁倒在地的惨状,“这真的又是一次卖弄的好机会”,我不禁出声嘲讽,飞的司机迅速地回头看了我一眼,一副吃不透我话意思的表情。

飞的在经过整整一档《联播新闻》后,才到达了学校,我走在路上,旁边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走过,这可真是向别人炫耀友情的好时候,充其量就是几个所谓的好朋友拼钱坐一架飞的来上学。我看到涂着口红的女生正跟男生打闹一团来展现自己的异性缘,还有顶着厚重锅盖头的男生在大声讨论某个大型游戏,我尽量忽略这些嘈杂的声音,专注于在思考中细细描摹超思人的轮廓,超思人,是前几年再出现的新新词汇,这并不是万能的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而是在人类中出现了一种天才人物,这并不是指那种过目不忘,三岁上大学的所谓天才,而是真正的基因变异,超思人可以轻易读取他们想要的所有信息,破解所有地方的防火墙,但显然不是所有超思人都想把这用在正途,就在第一例超思人破解超市无人支付机后,有关于缉捕超思人的法律条文,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像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了出来,所有超思人会被人们当怪胎看,而他们只要做了一点点违反法律条文的事,就要被抓到专门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监狱,据说那个监狱里,超思人会受到一种声波的摧毁,那种声波据对正常人没有任何影响,对于超思人,记忆产生突变的异类来说,却可以在短短十分钟内置其成为植物人,但由于广大市民的反对,政府至今不敢将声波覆盖至世界每一个角落。我正在思考中,一个人影追了上来,在阳光下尤为刺眼,我回头看了一眼,我所谓的好朋友来了。

一见面,她就靠近我,跟我并排并地走着,我知道我不能再一个人思考了,就加快脚步,希望把剩余的路程走完,显然,粗鄙的人都走不快,他们更擅长于拉着你滔滔不绝地分享八卦之类的,但我忘了,他们会尖叫,我才刚刚超过了那个朋友一点,就听到她嗲声嗲气地叫:“谢尔,等等我,你对不起我的大长腿……”之类的撒娇话拉住了我,我知道她这些话不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周围有男有女,他们的眼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这个好朋友享受着所有人对她的注视,扯着我,然后一起迈着老年人才有的缓慢步调走到教室。

我承认,在虚伪的时代,有一个朋友是挺重要的,身旁边走着一个人,会让你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尴尬,但我们互相说假话,编着故事来骗对方,根本没有掏心掏肺,朋友下一秒就可以把你昨天跟她说的话大声地公之于众,以让你难堪,天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不过至少,我上厕所还是可以一个人的,并不需要成群结对轰轰烈烈的,就像婚礼的车队一样聒噪。

最终,我还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关注在朋友这种无趣的生物上,因为还有上课和考试。在和摆脱了和朋友的虚情假意中,上课铃及时地响起了。我把头圈在胳膊围成的小小天地里,在嘈杂的上课铃中找到内心的一点安静,语文老师走进教室,一体机自动打开,语文老师慢悠悠地点开课件,锐利的眼神在眼镜后散出逼人的寒光,他又慢悠悠地开口:“我今天呢,先讲两句,同学们也知道,现在外面的形式很严峻,那些超思人层出不穷,你看看,你们有那样的脑子吗?没有脑子,还不好好学习,你们将来想干什么,是和超思人抢饭碗吗?”我听着老师说,心里嗤之以鼻,我看就是有这样误人子弟,不负责任,乱讲一通的老师,才让那些超思人受到今天如此大的歧视与不公。我不禁用蔑视的眼光看着语文老师不断地在讲台上口若悬河,我知道,我这样的看法对其他负责的老师势必有些不公,但我现在真的突然很难控制住我自己的情感。我好像能通过语文老师那累着油渍的镜片,看到他那腐朽的心灵。

在胡思乱想之中,我挨到了下课,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出去课间活动,我突然能感受到他们心里的那种轻松,我摇了摇头,我想我一定是和同学太感同身受语文课的无聊了,才会产生这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共鸣。

我趴在桌子上,既期待上课来终结这个无聊的课间,又不想继续上课。我感觉我的大脑突然之间有了很多的信息,所有人的情感好像一下子涌进了我这里,我不断地处理着那些莫名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庞大信息,内心涌现出一个想法:“我不会是超思人吧?”我觉得我的症状都与超思人吻合,我依稀记得我在某一本书中看到过,说超思人出现基因变异症状时年龄越小,那他的思维能力也就越强大,我在内心盘算了一下,准备在中午的考试验证一下。

一过中午,我就坐在教室里,手里拿着数学书,其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原因一是紧张,二是我怕别人觉得我不复习很奇怪,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让我这个有待考证的超思人身份保密,我盯着书一直在看,其实我在观察别人,我看到他们有的庸俗,有的有趣的内心,但我知道,这些都已离我而去,我几乎可以确定我不能再当一个平常人了,我要在数学考试后立即离开,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

我想应该过了很久吧,我清晰地听到我的心脏砰砰砰,强有力地在黑暗中跳动,我最终站起来,打开昏暗的杂物室,阳光顿时倾泻而下,照亮了我。

我从未感觉如此轻松,我走出校门,拦下一架飞的,任凭飞的载着我在高空中自由自在地滑翔着,我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感觉那些勾心斗角,争名逐利仿佛不是上午刚刚发生的,而是离我渐渐越来越远,我想,超思人也许就是我的使命,无论地球的未来是黑暗还是光明,我注定就是那个不同平凡的,超思人。

叶开老师点评:

李暖欣的《超思人》有一个超棒的构思,这个世界充满了某种特殊的人,超思人,《联播新闻》都播出来了。而超思人是什么人呢?你也写得很清楚,“超思人,是前几年再出现的新新词汇,这并不是万能的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而是在人类中出现了一种天才人物,这并不是指那种过目不忘,三岁上大学的所谓天才,而是真正的基因变异,超思人可以轻易读取他们想要的所有信息,破解所有地方的防火墙,但显然不是所有超思人都想把这用在正途,就在第一例超思人破解超市无人支付机后,有关于缉捕超思人的法律条文,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像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了出来,所有超思人会被人们当怪胎看。”那么问题怎么解决?就是政府把他们抓起来,关在一个监狱里,用超声波来摧毁他们的大脑。然后,他们就可能变成白痴。然而,真正的埋伏在这里,一个看起来老老实实地听老师讲课的人,那就是“我”,我本身就是一个“超思人”,“就像从眼睛看到心一样,我看到了答案”。有这样的能力,在学习,在考试,在工作中,都是所向披靡啊。但是,“我”并没有用这种能力去做坏事,我就是我。你这个定位非常好。但是,未来使命,到底是什么?“我”作为一个超思人,需要再进一步思考。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7G0HI1F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