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创造大变革

微信公号“老卢庸观”第259篇原创文

无可厚非,我们处于一个信用的世界中。

各国依托暴力机构建立的国家主权信用,发行本国货币,参照美元决定本国法币的发行规模。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人类世界货币发行脱钩物质,进入信用时代,世界货币发行的信用中心被越来越牢固地掌控到了美国人的手中。

信用扩张,货币超发,成为各国刺激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即便遭遇零利率、负利率的流动性陷阱也不例外。

世界因信用而繁荣,也因信用的无度扩张而蕴藏巨大危机和风险。

美国处于金字塔尖、各国根据综合实力依次构成塔基的主权,构成了近一二百年以来人类社会的信用创造机制。

这种信用创造机制吐出来的货币被称之为法定货币,在本国、国际上拥有流通的合法身份。

但,近年来出现的新技术区块链,似乎正在蠢蠢欲动,挑战传统的信用创造机制。

如果把之前的信用创造机制称之为主权信用创造机制的话,那么,区块链创造的信用不妨先称之为“技术信用创造机制”。

基于技术共识机制点对点交易、交易全记录、交易账单即时全球更新备份等等,使得区块链孕育出的数字货币因其共识、安全机制获得了使用者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就是区块链技术创造的技术信用。有了信用,无论数字货币还是区块链技术就有了市场和发展空间。

此时,细想一下,如果主权信用离开了暴力机构和国家民族等意识形态概念,其价值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民众用脚投票的。这与时下数字货币的地位没有太多差别。

在一个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大时代,新技术新事物尽管也创造新生产力,但风险递增原理视角下各国政府都会适时采取管制措施来防控风险的。比如,今年以来国内对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数字货币与人民币兑换的政策管制。

而结合之前网约车、共享单车等的发展看,静待成长、管控风险、出台系列政策规范发展,事实上已经成为国内对待新兴经济发展的政府治理套路。尽管这样的套路看起来还比较严苛,但却仍然促进了新经济的蓬勃发展。这一点有数据为证,比如数字经济占比国内GDP超过30%等等。

从这个角度看,未来数字货币的发展很可能走向当下互联网对政治经济社会的全面改造之路,引发主权信用大变革。

乐观点看,一个主权和技术混搭起来共同创造信用资源的大时代正悄然走来。而技术力量的强弱很可能成为决定未来世界信用资源多寡、配给方式的重要砝码。

谁在这种技术的研发实践中先人一步,谁就可能在赢家通吃的技术垄断型社会中多一些胜算、多一些主动权,也就能在世界信用资源创造中占据更为有利的位置。

谁掌控了货币,谁就掌控了世界,这种说法到时候可能会被“谁掌握了技术信用创造,谁就能撬动世界”这样的话语挑战。

信用创造大变革,不容小觑啊。

(完结)

封面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7A0L008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