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全球第三个迈过这道关的港口,是它!

16日上午,宁波舟山港年集装箱运量首次突破3000万标准箱,成为继上海港、新加坡港后,世界第三个迈过“3000万标箱”大关的大港。

2001年,宁波舟山港的年集装箱吞吐量是100万标箱;今天,这个数字增长了30倍。

疫情下,超级大港何以实现这历史性突破?

千万级泊位群——足够大的“胃口”

疫情持续影响,浙江外贸逆势增长。全省今年前11月的进出口总量超过去年全年,跻身全国第三。

进出的“流量”激增,港口要有足够大的“胃口”才能吃得下。

11月2日,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的8号泊位通过交工验收,该泊位可靠泊15万吨级大型集装箱船舶。自此,梅山港区10万吨以上的泊位增至8个,距离千万级集装箱泊位群再近一步。

宁波市港航管理中心工程处副处长王军告诉涌金君,这已不算新鲜事,除了8号泊位,今年还有4个泊位工程建设项目。

眼下,北仑和穿山两个千万级别集装箱泊位群已经清晰可见,而等到明年梅山港区10号泊位建成后,“千万级泊位群俱乐部”将再添一员。

千万级泊位群为何如此重要?一组数据给出答案。

2020年,宁波舟山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872.2万标箱,其中北仑、穿山和梅山三个千万级集装箱码头群完成2628万标箱,占总量的91%以上。

大吨位船舶吃水线深、体型大,港口建设时需要考量自然条件。上海港正是因自身水深条件的掣肘,与浙江共同推进小洋山港综合开发,将其打造成深水集装箱主港区。

对于宁波舟山港而言,情况好了不少。

“符合要求的水深和航道条件一直是我们的优势。”王军介绍说,已建成的穿山港区是世界第二大单体集装箱码头,明年完工的梅山港区也将位于世界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穿山和梅山港区,都有能够靠泊20万吨级集装箱船舶(也是目前全球最大集装箱船舶)的泊位。

20万吨是什么概念?这种级别的船舶平面面积约有4个足球场那么大,可以装载24000个标箱。今年3月份,因搁浅而阻塞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就是20万吨级别的集装箱货轮。

目前,宁波港口共有生产泊位350个,其中10万吨泊位有32个,宁波舟山港就是这样“硬核”。

数智化改造——更“聪明”的港口

近年来,浙江的进口节节攀升,从产业链供应链来看,浙江进口商品中超过七成供生产所需,包括大宗商品、原材料、机电和高新技术产品。

贸易商品千千万,规格各异,数量不同。面临海量的调度作业和运算数据,宁波舟山港需要一个“聪明大脑”。

“在梅山港区码头,后期建造的5个泊位采用的n-TOS 3.0智能远控操作系统,就是我们的‘大脑’。”宁波梅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捷说。

这个聪明的“大脑”有啥不一般?

在以往作业高峰期,海港码头经常出现拥堵,为此“大脑”集成了“智能给位”和“自动配载”功能。计算机代替人脑,把集装箱排定到场内最优先位置,并进行配载作业。功能上线以后,基本解决了码头拥堵问题。

“现在集装箱来了,我们完全不需要操作,直接交给系统就可以了,而且还大幅降低了出错率。”梅山公司运营操作部值班经理郑宇翔表示。

提升港口集装箱的使用效率,也是该系统的一大亮点。

以往,每辆集卡绑定在固定的桥龙上,单线作业,空载率很高。而新的系统就像网约车平台,收到集装箱的“打车”需求后,后台会优先调配最合适的集卡“接单” ,最大限度提高集卡重载率,减少集卡空跑次数。

靠着新系统,宁波舟山港区的无人智能集卡达到了L4级无人驾驶水平。

涌金君了解到,通过北斗/GPS定位及激光雷达、摄像头等相关技术,借助云平台,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识别高精度地图,智能集卡实现了自主实时定位、车道线检测、轨迹点跟踪等功能。

聪明的“脑袋”还降低了人力成本。

“桥吊设备方面,以前是1人1机,但现在1人可以远控操作3至5台设备,这就大大提高了效率。”彭捷自豪地说,如今梅山港区的远控桥吊装配18台,远控的龙门吊配备60台,这一规模在全世界单体港口中算得上第一。

如今,n-TOS系统已在北三集司、梅东公司、北二集司、甬舟公司、镇司等多家集装箱码头和港站上线,每年支撑近3000万标准箱集装箱作业,累计节约系统外购及维护成本超亿元。

高水平一体化——更强劲的动能

高水平一体化,是新世纪宁波舟山港发展的主线。

2005年,宁波-舟山港管委会正式挂牌。次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700万标准箱。

2015年,宁波、舟山两港以资本为纽带实现了实质性的一体化。当年宁波舟山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2000万标准箱。

五年大变样。2016年至2020年,宁波舟山港的年集装箱吞吐量从2156万标准箱增长至2872万标准箱,排名跃居世界第三,期间的年均增幅达到8.5%。

放眼世界,港口区域一体化的积极影响也有例可循。

1966年,东京湾管理局决定将湾区六个主要港口进行整合,组成东京湾港口群。由此竞争变合作,各港发挥各自优势,效果显著。

2001年,丹麦哥本哈根港和瑞典的马尔默港合并组建,两港分别发挥土地和经济优势,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

从世界经验看,港口区域一体化是个“富矿”,宁波舟山港还可以深挖。

“整合自己的内部资源,降低运营成本,这是我们的目标。”彭捷表示,尽管两港水域相连,考虑到行政区划等原因,货物运输依然受到不少约束。

在此背景下,2020年甬舟两市提出了“宁波舟山港一体化2.0”,集中力量推进港口建设一体化、港口交通船舶组织一体化、港口监管一体化、航运服务一体化。

2020年10月,甬舟两市共同出资建设的虾峙门口外30万吨级人工航道扩建工程已进入二阶段施工,两地基础设施实现了共建共享。

今年12月,甬舟两地拖轮一体化试点经营正式开启,内外贸高速增长带来的港作拖轮紧张矛盾得到纾解,“一港两拖”成为历史。

在改革新路径下,港口一体化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在更深层次的应用场景下实现协同合力。随着保税燃料油加注、理货等港口服务一体化进程的加速,跨区域合作激发的“1+1>2”效应将会更加显现。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11217A0DE6B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