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高管解读财报:努力创新云基础架构

2月1日,微软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2018年第二财季财报(即2017年第四季度)。

财报显示,微软第二财季营收为289.1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258.26亿美元增长了12%。受税改与就业法案相关的一次性费用138亿美元的影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净亏损为63.02亿美元,上年同期则是净利润62.67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净利润为74.98亿美元,同比增长20%。

在发布财报之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首席财务官阿米-霍德(Amy Hood)出席相关财报电话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上的提问。以下就是微软高管与分析师的问答摘要。

1

Intelligent Cloud取得佳绩的原因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卡尔-凯斯泰德(Karl Keirstead):

你们的发展指南实际上表明,Intelligent Cloud的利好将会在下个季度继续。因此,我感到好奇,你们是否有一些独特的东西帮助Intelligent Cloud取得这样的佳绩?你们是否看到企业支出在第四季度有了普遍提升?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感谢你,卡尔。让我先说吧,然后再让阿米来补充。对于我来说,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归结到新发展趋势下的结构性优势

当我们考虑Intelligent Cloud和Intelligent Edge,并将它们引入到Azure业务中的时候,你可以在每个层级中都看到它们。说到基础架构,我们是唯一的提供真正混合云计算(Azure和Azure Stack)的云服务提供商。

说到数据层,我们是独一无二的。以Cosmos DB为例来说吧。它是全球分布式多模型数据库。再以SQL为例。就SQL、Azure DB以及SQL服务器和SQL Linux服务器的发展来说,我们再一次解决了客户的需求。新的工作量正在不断产生,它需要Intelligent Cloud和Intelligent Edge。

物联网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特别是当你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时候,你在Cloud上训练,你在Edge上收获。这是一个极大的竞争优势。我们创造和部署这些模型,并对它们进行生命周期管理。

因此,我想这就是你看到的情景。每个季度都会出现变数,都会有各种差别。但是,整体而言,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基础架构方面进行创新,从而获得自己的比较优势。

2

Azure的应用情景

贝恩斯坦资深分析师马克-莫德勒(Mark Moerdler):

谢谢你们。首先,恭喜你们这个季度大获丰收。萨提亚,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够给我们讲一讲在美国和国际上应用Azure的情景吗?不单是从营收的角度,而是从工作量大小、种类等方面来讲。

纳德拉:

说到采用最新科技和结构范式,美国市场一直走在前列,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高端数据服务。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很多事情首先在美国发生,然后才出现在其他地方如德国和英国。有些工作种类,如物联网,在德国和日本已发展到了很高的级别。

但是,从更宽广的视角来看,科技应用曲线现在与过去并无多大区别。它们的区别在行业发展模式上,因为在全世界不同地方不同行业的发展有强有弱。它们代表了不同的应用场景。

3

Azure业务的发展动力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阿莱姆-伦斯考(Raimo Lenschow):

我想再次谈及云业务相关的产能规模,特别是在Azure方面。你们能谈谈此项业务的发展动力吗?

我知道,其中之一就是你们打造云业务的方式与其他竞争对手不同,因此,你们似乎有点像是在填空了吗?另外,再请你们谈谈在推送Azure服务方面的想法以及发展方式。

纳德拉:

总体而言,我们采取的方式就是确保我们能够满足全球的实际需求,而且我们将继续这样做。如果看看我们的资本开支,我们就想确保数据中心区能够满足我们在全球的客户需求,包括普通用户和企业用户在内

我们已经说过,填充的方式就是为用户增加价值,因此,这也是为何更高水平服务,特别是数据与人工智能相关的高水平服务,能够吸引更多消费的原因。像物联网之类的事物,不仅成为用户的消费品,而且也给用户提供了诸多软件即服务(SaaS)之类的体验。

因此,我非常乐观地认为,最终会看到更多创新来推动我们的高水平服务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同时也能确保我们能够在全球有需求的地方推送这些服务。

因为我们当前还处于这种新云业务增长的早期阶段,未来的市场需求会越来越大,特别是在每座城市、每个工厂、每家医院等地方数字化水平越来越高的情况之下。我认为,我们在填补这一空间方面仍有着广泛的前景。

4

Azure Stack市场拓展的情况

派杰投行的分析师阿莱克谢-祖金(Alex Zukin):

纳德拉,我想问问Azure Stack市场拓展相关的情况

你刚才提到,Azure Stack的表现超过了你们的预期,我想知道,如果考虑服务供应商的早期牵引力以及你们赋予他们在全球更加长期地打造这些Azure功能的数据中心,那么,在2018财年之后,这对Azure的超级增长耐力会产生何种影响?

纳德拉:

我们对计算演变方式的整体看法就是,这会更加广泛地分布,而非不散发

就以一家工厂为例。在一座工厂内,比较持久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会安置大量的传感器,如今来看,这些传感器实际上就是把数据直接整合到云平台。你做是这样做,你就越需要对传感器进行整合,从而发挥整体功效。因此,他们需要本地化的计算,进而也就需要Azure Stack。

因此,这仅仅是传统的工作负载量和服务供应商以及混合计算的问题。当我在考虑混合计算时,我更多地就会想到分布式计算,在这样的模式中,肯定有云、有智能端,而且这种智能端并非单一的技术,而是与通向传感器之路相关的拓扑技术,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医院,还是在工厂,这种技术都会分布存在。

因此,这才是我们的追求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全球需要的真正的分布式计算架构,从而实现数字化转型。

源自 推酷

不要错过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02B0SCSW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