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数字化转型浪费了 412 万美元,架构师们压力山大

近期,Couchbase 对全球拥有 1000 名或更多员工组织的 650 名 IT 领导者进行了年度调查,最终发现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企业在失败的数字化转型项目上平均浪费了 412 万美元,在这种背景下,架构师们表示压力很大,60% 的受访者表示在数字转型项目上花费的太多时间都浪费在处理遗留技术上了,也有企业在转型过程中因为过分依赖外包而失败。

企业在失败的数字化转型项目上平均浪费了 412 万美元

根据报告,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主要是受到了内外部压力的驱动,外部压力可能来自于竞争对手或者疫情等,内部压力主要来自于业务部门的想法(占比 24%),高管的施压(24%)以及开发人员的压力,如果这一趋势继续持续下去,我们可能会看到数字化转型更多受到内部战略的推动,而不是外部影响。

然而,转型过程依旧十分艰难。2021 年,82% 的企业无法开展数字化转型项目,80% 的企业出现项目失败、延期或缩减的情况。虽然其中一些问题可能是由于疫情加剧的外部因素造成的,但许多问题是由于对遗留技术的依赖,或由于访问或管理相关数据的问题造成的。

这些问题往往是方法和战略问题,56% 的受访者表示,对疫情的即时反应本身并没有给他们如何处理 IT 带来一些经验,但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90% 的企业已经改变了数字化转型的预算方式,这有望使许多企业摆脱资源短缺的局面。95% 的受访者已经发现了在 2019 年底无法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原因。在这些组织中,46% 正在向云过渡,42% 正在替换传统技术和流程。

压力山大的架构师:转型不了,怪我吗?

在这些受访组织中,架构师们表示压力山大,因为他们正在努力满足组织数字转型的雄心。85% 的受访者表示承受着交付转型项目的压力,41% 的受访者承受着“高”或“极高”压力,68% 的受访者表示为数字化转型准备合适的技术是一项不可逾越的任务,而 80% 的受访者由于数据使用方面的挑战而不得不减少对物联网或移动应用程序的雄心。显然需要克服这些挑战,因为 78%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组织已经超越了数字转型的规划范畴,正在积极开展项目交付工作。

导致项目失败、推迟或缩减的原因

在这种背景下,架构师们仍然在他们的数据库技术上苦苦挣扎。60% 的受访者表示,IT 团队在数字转型项目上花费的时间都浪费在处理遗留技术上了:

  • 90% 的企业依赖于传统的关系数据库技术,38% 的企业“严重”依赖传统技术
  • 72% 依赖传统数据库的人说,这些数据库限制了组织实施数字化转型的能力。
  • 79% 的企业正在计划减少对关系数据库的依赖,56% 的企业计划在未来 12 个月内减少对关系数据库的依赖。

与此同时,74% 的应用程序运行速度比应有速度慢,因为它们严重依赖于关键应用程序的遗留数据库。

很明显,企业仍然在关系数据库中大量投资。39% 的企业表示,由于数据库本身构建的架构,他们继续使用它们而不是更新的替代方案。30% 的员工在进行了重大投资之后,不希望对他们进行再培训或提高他们的技能,29% 的员工表示,替换关系数据库太复杂。但是,性能不是问题——只有 15% 的用户不信任新的数据库和关键业务数据或应用程序。还有一个问题是数据库架构越来越庞大。63% 的受访者说使用的数据库超过了应有数量,20% 的人说难以应付。

“随着数字化转型从计划走向现实,架构师的关键作用是确保业务雄心能够实现”,Couchbase 首席技术官 Ravi Mayuram 表示,“在这个由云计算支持的新时代,架构师的角色更为关键,他们必须理解、评估和推荐正确的技术,并成为业务和开发人员之间必不可少的桥梁。他们是未来的技术选择,形成数字转换项目架构的基础。它们是将正在开发和推向市场的颠覆性技术与正在进行的与现代经济相关的商业举措结合起来的人——这些举措使企业能够在其市场中转型、竞争和赢得胜利。”

不怪架构师,难道是外包的锅?

市场研究公司 Omdia 今年 4 月的调查报告显示,企业对其 IT 和业务服务的数字化转型的要求主要由 IT 服务提供商来满足。Omdia 统计了 255 个数字化转型项目,其中 60% 是选用“服务外包商”,其实是云服务提供商,占比 19%。也就是说 IT 外包商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首选对象。也正因为如此,全球服务外包正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重大机遇。中国服务外包产业也正在快速发展。2018 年,离岸服务外包合同达到 1203.8 亿美元,执行额 800 多亿美元。2019 年,执行额首次突破 1000 亿美元大关。全球服务市场正开启新一轮的竞争与合作。

然而“IT 外包”这一形式虽然历史悠久,但它也有一些固有缺陷,需要多加评估,并不意味着可以把工作完全的“丢出去”。在 InfoQ 此前发布的一篇文章《数字化转型项目做了多年,主架构师都绝望了:当初就不应该用外包!》中提到一个案例:

澳大利亚政府数字化转型 myGov 项目进展不甚理想,项目的一位主架构师表示,他认为该平台根本“不达标”,对平台糟糕的开发进展深感“失望”,而且认定把新版本的开发工作外包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huge mistake)”。 在 myGov 项目获批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的前澳大利亚政府首席信息官,同时也是 myGov 指导委员会成员 Glenn Archer 质问道,“从结果上看,新版本不过就是对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作了点微小的改进,这活儿怎么就拖上了两年?” “这些调整难点何在?谁能给翻译翻译,为什么这么点活要花这么长时间、耗费这么多资金?不是该用敏捷开发吗,敏捷在哪呢?要是这么点事都拖了两年多,而且最终拿出的成果就这,那真是「重新定义了敏捷」。” Archer 还怒斥,把 myGov 的大部分开发工作外包给私营公司本身完全就是在“扯淡”。“由于内部缺乏必要的开发技能,所以各级部门顿时慌了神。可以看到,他们已经没有能力迅速调整内部体制、支持 myGov 平台的跨部门联合与紧密集成。”“他们不是不能雇用商业外包商。但雇用外包商的理由应该是从他们那借用内部所不具备的技能,而不是啥技能也没有、完全把命运交到外包商手中。”

关于 myGov 失败原因的讨论有很多,有人认为关键原因是政府方面没有 IT 技术专家参与其中。数字化转型项目使用 IT 外包的办法,不是不可取,只是并不是“让我们将任务丢给外人,卸下自己的负担”。组织不能完全依赖外包来完成转型。还有网友表示,外包不是“旁观”,不应该“将一切都外包出去”,而是应该“让双方员工一起工作,共同做我们最擅长的事”。

总而言之,不同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命题,切入点也不尽相同,需要依据行业、企业所处的历史阶段、业务发展诉求、核心领导者背景和经验、组织能力水平以及企业的经营情况等做综合的选择和取舍,并需要储备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同时具备管理和沟通等能力的“IT 人才”。

一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大体路径一定是战略转型、架构转型、技术转型,再到业务转型,这四大部分构成。在数字经济下,企业要想实现数字化转型,首先要重构企业价值链,为了适应大环境,整个企业结构需要重新调整。在整个重构的过程中,一是将数据、网络、软件技术协同用起来,因为企业做数字化转型,一方面要参考国家的政策指导;另一点更重要的是企业内部人员得有数字化能力的提升,员工需要具备数据思维,有网络协同意识和能力,以及越来越多的软件技术和产品,都要会使用,才能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战略去落地。

尽管数字化转型这件事情还面临着许多挑战,但也有迹象表明,企业正在寻求一些变革性技术来改变现状,80% 的人已经在使用移动技术或计划在未来 12 个月内使用移动技术。相比之下,50% 正在使用或将要使用边缘计算,42% 增强或虚拟现实,51% 区块链。然而,受访者不太清楚哪些技术将对数字转型项目产生最具革命性的影响——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都得到了类似的评价。

Couchbase 报告完整版:https://Couchbase.com/architects19

报告重点介绍: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rui9tkxaw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liUFUdOgUE24jOKOllBZ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