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媒介重构什么呢?重构的基础和方向又在哪里?

重磅干货,第一时间送达!

那么,重构什么呢?

重构的基础和方向又在哪里?

第一个重构:平台的隐形管控。

完全离散的平台让人无所适从,也无法产生良好的经营效益,因此,平台所有者开始不遗余力的重构平台,依靠数据和操作系统实现新的管控。

大数据的核心要义是对信息的重新聚合与管理,平台可以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处理把信息聚拢在某个点上,从而实现对信息的有序有效控制。操作系统的秘诀在于控制信息从后台走向前台的连接和展示模式,进而掌控信息平台主导权。

PC时代的微软、智能手机时代的iOS和安卓,都是通过操作系统掌控全行业的典范,今天,中国在智能电视行业力推TVOS,看中的也正是操作系统所具有的控制权。

第二个重构:内容的重新吸附。

内容变得多样、离散之后,如何让内容触达有效用户就成为一个难题。互联网行业找到了个性化推荐内容这一解决方案,用程序化手段对内容进行分配,典型代表如今日头条。

但是,在经历初期的技术崇拜之后,人们很快发现,程序化的推荐存在机械偏差,也无法带给用户高质量的内容,更无法产生持久的经营价值。要想长久凝聚用户、提高变现能力,还得在内容源头上去寻获可以吸睛的故事,可以延展的“IP”。

第三个重构:用户的重新聚拢。

对于媒体经营者和广告主来说,过于碎片化的用户是没有价值的,如何把用户重新聚拢起来?新的解决方案是:一是情感纽带,二是造神功能,同时作用。

所谓“圈层”说的就是把不同类型的人按照某种共同情感特征聚拢在一起的结果,所谓“偶像”背后聚集的正是具有某种共同情感的粉丝,所谓“IP”所折射的也正是人们对IP所承载的精神特质的认同。通过情感,通过偶像,通过价值观,离散的用户实现了另一种方式的重聚。

媒介的颠覆与重构,是不是一种辩证的统一?

或者,是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呢?

在媒介产业链上,颠覆和重构都发生在同一基础之上的,然而,却含有更加复杂更加深刻的成分背景:原理的颠覆与重构。既往的媒体产业运行原理,基本依循了经济学所言,实现“稀缺资源的最优配置”。

然而,基于资源稀缺进行管控的结构一旦被颠覆,稀缺资源变得无比丰裕,怎么办?重构的方向必然是产业的重新聚合,在颠覆稀缺、丰裕资源上的聚合。聚合的核心手段就是AI。

关于AI,我在《媒介》八月刊说过,这是在大数据的环境之下,程序化的高端发展的必然结果,代表着数据流的优化决策系统,一种心智的操控工具。

人们在感叹阿法狗战胜专业棋手的时候,是不是意识到芸芸众生其实无法摆脱心智被操控的命运。那么,这个操控者是谁呢?

不知道。

未完待续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6A005D7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