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搞定人之前,自动驾驶离成为现实还很远

新京报漫画/陈冬

目前要让自动驾驶汽车真正上路,还有很多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并不只是简单的自动驾驶技术问题。比如车与车、人与车的交互问题,社会的接受度问题,相关的监管、事故责任鉴定等方面的法律法规等。

12月2日上午,搭载“阿尔法巴智能驾驶公交系统”的深圳巴士集团公交车在深圳福田保税区开出,这是全球首次在开放道路上进行无人驾驶智能公交试运行。4辆全电动公交车在全程1.2公里的线路运行,车速10-30公里/小时,途中设3个停靠站。

从全球范围来看,诸如德国、芬兰等,也已经开始智能公交的测试,新加坡则预计在2020年推出无人驾驶公共巴士。

自动驾驶暂无法上路不只是技术问题

有人认为,随着这些智能公交的出现,也许很快可以实现智能交通,解决现在令全球众多大城市头痛的交通拥堵问题。但这里可能要泼一泼冷水,因为距离实现这个目标,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如果仔细看这些报道,其实我们不难发现,这些路测的智能公交有几个特点。一是运行的路线都不是特别长,速度也不是特别快。深圳目前只开放了一条路线进行测试,全长1.2公里,最高速度不超过40公里/小时。德国的智能公交运行距离更短,全长700米,运行速度是每小时15公里,最高时速达40公里。二是测试环境多为郊区或小镇上。虽然深圳这次进行路测为开放性道路,但同样也是在公路环境相对简单的范围内进行。这是目前几乎所有自动驾驶汽车进行路测的特点。

虽然在美国,Uber及谷歌的Waymo等已在旧金山等中心城区进行测试,但结果并不乐观,出现车祸的次数并不少。总的来说,目前要让自动驾驶汽车真正上路,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车与车、人与车的交互问题,社会的接受度问题,相关的监管、事故责任鉴定等方面的法律法规等。

自动驾驶难实现车与车、人与车协调

首先是车与车、人和车的交互问题。如果这类问题没有解决,那么自动驾驶汽车绝对无法缓解交通拥堵问题,甚至会加剧道路拥堵问题。

其实这不难理解。在复杂的交通环境下,各类汽车之间相互配合,才能有利于拥堵交通路况的缓解。相反,越是各自顾着自己先走,反而会让堵车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同样,自动驾驶汽车也需要与其他车辆进行配合,知道其他车辆接下来会做什么。

比如自动驾驶汽车从高速公路匝道驶向其他车道,如果不能知道其他车道上的车辆怎样行驶,处于防御性驾驶模式的自动驾驶汽车,基本上只能是降低速度,甚至因此停下来,交通状况自然会变得更加糟糕。

目前,可以实现这种交互、协调的技术叫V2X技术,也就是信息交换技术,主要用于车与车之间、车与基站之间的通信技术。但V2X技术并不是自动驾驶汽车普及的先决条件,也并非实现自动驾驶的技术。

因此,现阶段研发设计的自动驾驶汽车基本上没有采用V2X技术,而是单纯依赖内部传感器执行驾驶任务。并且,大部分工程师保守估计,V2X不会得到广泛推广,即大部分道路上行驶的车辆不会配备V2X。

如此,在上述情况下,不同车道上的智能驾驶汽车,只会按照各自的驾驶模式进行驾驶,缺乏相互协调的自动驾驶汽车,很可能加剧道路的拥堵。更何况,届时在车道上运行的各类自动驾驶汽车,其自动水平参差不齐,也将影响最终的实际效果。

此外,自动驾驶汽车与非自动驾驶汽车之间的配合,也是一大问题。人类彼此之间花费了几十万年的时间来学习如何判断、预测彼此的行为。因此,人与人之间,可能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接下来对方会做什么。但机器做不到这一点。机器无法预测由人类充当驾驶员的汽车的行为,无法与之进行协调、交互信息。那么,在面对非自动驾驶汽车时,自动驾驶汽车同样将会很被动。

平衡各方利益是自动驾驶上路前提

接下来,则是社会接受度的问题。这里涉及几类人的问题:一是消费者群体的态度;二是利益相关方的态度,即会受自动驾驶技术影响的人,如出租车司机、卡车司机、出租汽车的经营者等;三是政策制定者,也就是政府部门和立法部门等。不同的群体,对自动驾驶技术的认知出发点、立场态度完全不同。

比如消费者群体,优先考虑的肯定是安全性、经济性问题。虽然自动驾驶很时髦,但安全性究竟如何,其实公众并不是特别放心。根据德勤全球汽车消费者研究发现,韩国消费者对完全自动驾驶(L5)汽车的安全性最为怀疑,占调查人数的81%。中国消费者的不信任度相对较低,但也超过60%。

对于利益相关方,由于利益受损,他们对此技术的抗拒程度也是最大的。不久前,美国就发生140万卡车司机集体抗议的情况。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美国众议院在今年下半年将重量大于1万磅(约4535千克)的商用卡车排除在了无人驾驶法案之外。但实际上,无人卡车,恰恰是实现自动驾驶条件最好的车型。

或可开辟专门的智能公交车道

因此,作为政策的制定者,也就不仅仅要考虑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性问题,同时还要各方利益的平衡,此外,还要考虑到经济性问题。简单来说,为了让自动驾驶技术更好、更安全地被运用,政府部门需要对道路等基础设施进行完善、改造升级,以保证交通环境的良好、有序,各种标识可以被准确识别出来,提升道路的安全性、可使用性等。

综合来看,虽然自动驾驶的发展趋势不可阻挡,但不要寄望于一口吃成胖子,不要寄望于它能立即解决现在的道路交通问题。

在近日于中国召开的“全球思想盛筵—人工智能与人类文明”AI峰会上,哈佛大学教授乌尔斯·加塞就讲到,“下一代无人驾驶车是重新再来的,不需要原有的工业化时代的汽车体系。”诚如此言,就智能公交而言,或许更现实的第一步,是开辟专门的智能公交车道,减少甚至避免与其他非自动驾驶汽车、行人发生接触。让机器与机器打交道,让无人驾驶汽车与无人驾驶汽车进行“交流”,避免过多不可控的因素出现。

郑伟彬(互联网从业者)

本文来自企鹅号 - 新华网媒体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谷歌改变的不止是汽车,还有大众交通方式

谷歌(Google)所开发的自动驾驶汽车在近日亮相,这款小车没有方向盘也没有油门、煞车踏板,而且只有两个座位,很像在主题乐园才看得到的游乐器具。 新亮相的谷歌汽...

3318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李彦宏说自动驾驶比人更安全,还认为中国用户更愿意放弃隐私

整理 | DavidZh 3 月 26 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百度 CEO 李彦宏在主旨演讲中谈及了自动驾驶和用户隐私问题。 针对最近的 Uber 自动驾...

3328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谷歌:通往完全自动驾驶之路

Waymo的使命是将自动驾驶技术带到世界各地,让人们和事物能够安全、方便地移动。我们相信,我们的技术可以让人们自由出行,拯救成千上万的人的生命,从而改善交通状...

2018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自动驾驶迎来新篇章有人欢喜有人愁

2017-12-29 05:38:00 作者:张文浩 [ZOL汽车电子]自动驾驶是汽车领域最尖端的技术之一,它一旦落地将引起多行业连锁反应,不仅可以避免人类主观...

1926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CCAI 2017 |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L3的挑战与量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李德毅 文/CSDN睢岭 7 月 22 - 23 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院的指导下,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阿里巴巴...

2599
来自专栏人工智能快报

全球首次自动驾驶汽车竞赛以事故收尾

世界超级计算500强评选网站(www.top500.org)刊登了Michael Feldman的文章,称全球首次自动驾驶汽车赛以发生事故收场。 全球首次自动驾...

2696
来自专栏人工智能快报

Otto创始人:人工智能将在十年内变革卡车行业

据《财富》杂志网站报道,自动卡车驾驶公司Otto联合创始人利奥尔·罗恩(Lior Ron)宣称,人工智能有望在未来十年内变革卡车行业。Otto公司在2016年被...

3129
来自专栏ATYUN订阅号

【AI科技】无人驾驶时代到来,还需要汽车保险吗?

据外媒报道,2015年,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也许会使人类驾驶汽车的行为变成非法行为。尽管一些人...

2764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从自动驾驶到无人驾驶,产业化道路还远

记者 赵觉珵 方向盘自己转动、通过ETC收费站、躲避横穿马路的行人、还可以识别交警的手势,但车上却没有司机——这样的一幕已经出现在今年11月举办的第9届“中国智...

1758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自动驾驶领域上演三国演义,谁能最终胜出?

上个世纪,世界大国的竞赛主要集中在太空领域,美苏两国在太空领域剑拔弩张。而本世纪的竞争则落地了,主要表现在自动驾驶领域。谁能首先让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谁能让自动驾...

2664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