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从宇宙到人脑的征程】若AI攻占地球,猎鹰可带领人类移民火星

新智元编辑部

【新智元导读】马斯克的猎鹰重型火箭载着特斯拉跑车进入了星辰大海,他狂热探索太空探索的同时,也对人工智能显示出警惕,他还成立了OpenAI扮演监督式角色。为了不被超级人工智能统治,马斯克认为人类只有一个选择:成为AI。于是他又建立Neuralink,走上了新征程。

万众期待下,两度推迟之后,世界最强大的重型火箭猎鹰(Falcon Heavy)终于成功发射。

马斯克心爱的红色特斯拉Roadster跑车,冲向了人类从未抵达过的无垠宇宙。

AI威胁论时常在耳侧响起,而火星,可能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此次猎鹰发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马斯克为了对抗超级人工智能、移民星际的又一次努力。

伊隆·马斯克,这个蓝色星球上最与众不同的大男孩,让人类再一次亲眼目睹,想象力如何成为现实。

毫不夸张的讲,特斯拉Roadster跑车坐着的假人不是“StarMan”,而应该是正在逃离地球的马斯克本人。

马斯克:对太空的狂热盖过AI

猎鹰重型火箭的发射,让无数人为之沸腾,也再一次让世界相信马斯克的太空梦正在变成现实。

火箭发射完整视频:

相比之下,马斯克对人工智能显得比较警惕。

在《名利场》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描写了 DeepMind哈萨比斯和马斯克的一次聊天:马斯克说SpaceX的终极目标是实现人类星际移民。哈萨比斯说他们在做的事情是开发超级人工智能。“这就是人类应该移民火星的原因。”马斯克说,当人工智能失控并与人类为敌的时候,火星就会成为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在这篇文章中,马斯克还举了一个AI可能攻占地球的例子:一开始人类可能只是创造了一个摘草莓的AI,但这个AI为了更好地完成摘草莓任务,可能会把全世界都变成草莓园,并把障碍(包括人类)一一消除。

早在2014年,马斯克就提出了人工智能威胁论,称AI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生存威胁,并可能因此召唤出“恶魔”。2016年在世界政府峰会上,马斯克重新表示了他的担忧,“有时科学家们过分沉溺于自己的研究,而完全意识不到所作所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2017年在“Beneficial AI”会议上,马斯克、霍金等全球 2000 多人,包括 844 名AI和机器人领域专家联合签署了“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向全世界呼吁在发展人工智能的同时严格遵守这 23 条原则,以保障人类未来的利益和安全。

马斯克还和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创建了人工智能公司 OpenAI,致力于进行非监督式学习和强化学习的研究,并表示将开源其研究成果分享给研究人工智能的每一个人。

OpenAI:监督式民主开放AI对抗集权式精英小众AI

国外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发表评论文章,称开源的OpenAI的成立将人工智能研究推向高潮,同时也转变了目前由谷歌、Facebook等巨头引领的人工智能领域竞争格局。未来,OpenAI有望成为这一领域的监管者,将其引向对人类更为安全的发展轨迹上来。

谷歌和Facebook正在将人工智能推向新的时代,OpenAI至少还可以监督它们,当然还会监督其他人。深度学习初创企业Skymind.io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尼科尔森(Chris Nicholson)说:“马斯克和OpenAI已经看到了人工智能的势不可挡,他们唯一希望的是改变其发展轨迹。”

在世人看来,OpenAI由一帮理想主义者组成,也许只有这样的狂人才能帮助马斯克、奥特曼开发出真正的AI。

从研究上说,OpenAI 主要做的是基础研究,关注技术长期的发展,最有代表性的是强化学习(Reinforce Learning)。

2016年4月28日,Open AI 对外发布了人工智能一款用于研发和比较强化学习算法的工具包 OpenAI Gym,这是一款用于研发和比较强化学习算法的工具包,它支持训练智能体(agent)做任何事——从行走到玩Pong或围棋之类的游戏,都在范围中。

正如 Gym 这词所指的意思(健身房)一样,在这一平台上,开发者可以把自己开发的AI算法拿出来训练和展示,获得专家和其他爱好者的点评,共同探讨和研究。

2017年,OpenAI 开源了 OpenAI Universe, 根据其官方博客的介绍,这是一个能在几乎所有环境中衡量和训练 AI 通用智能水平的开源平台,当下的目标是让 AI 智能体能像人一样使用计算机。目前,Universe 已经有1000种训练环境,由微软、英伟达等公司参与建设。

Gym 和 Universe的开源是OpenAI 迄今为止较为代表性的两个作品。不过也有人提出疑问,没有数据开源,OpenAI所谓的开放大业能否完整?

怀着崇高理想的Open AI 和马斯克也饱受质疑:从人才薪酬低于其它科技巨头导致频繁流动到业务模式再到发展前景。不过,Open AI 的初衷真的是为了更安全的AI 吗?它是不是成为了马斯克或者其他利益集团的人才“后花园”?

马斯克的新征程Neuralink:让人类成为 AI

除了太空探索、人工智能,马斯克在2017年3月首次披露了他的最新征程——Neuralink。如果说SpaceX和特斯拉那试图定义未来人类会做什么,那么Neuralink则意在定义未来人类是什么。

马斯克认为,超级人工智能必将实现,而人类只有一个选择:成为AI。Neuralink的目标是,通过脑机接口,让人类思维跟上快速改进的人工智能。融合后,AI系统将以和人类的本能大脑与理性大脑同样的特性存在,人类甚至无法察觉自己在用AI思考。

Neuralink能治疗慢性神经疾病,比如癫痫,还能让人直接通过大脑进行沟通,不是像现在这样,将想法压缩成语言,通过言语或文字来传达,再让接收者将这些话语解压缩成自己的想法。

马斯克本人出任Neuralink CEO的职务,并表示Neuralink是他在自动驾驶和太空探索之后工作的重心。马斯克在特斯拉2017年的年度股东大会上透露了他的时间分配:“Boring Go(隧道挖掘公司)可能占据我2%的时间,Neuralink是3%~5%,OpenAI占百分之几;然后百分之90多是SpaceX和特斯拉。”

马斯克将通信带宽视为人机融合的关键。当你使用手机输出信息时,你两根拇指移动的速度非常之慢。如果带宽过低,与AI的互动程度就会非常弱。如果带宽足够,沟通速度越快,融合程度就越高,我们就能与AI实现一种紧密共生的关系,AI就不是“非我”,而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类似大脑皮质和边缘系统之间的关系。

在超级智能时代到来之前,通过人机融合实现对人类物种的保护,听起来挺靠谱。AI时代人类可能会受到的威胁将来自于利用AI作恶的人类以及与人类利益相悖的AI。当绝大多数人类都能控制一部分AI,与AI共同思考,利用AI自我防御,或通过与AI融合,进而基本上能完全理解AI的想法,人类就处于不那么危险的境地了。

这就是马斯克成立Neuralink的初衷。他还强调,人机融合的发展进度至关重要——超级AI的发展程度不宜超过脑机融合界面实现的程度太多。

马斯克为Neuralink找到了“全明星创始团队”:

  • Paul Merolla,曾经的IBM首席芯片设计师,负责SyNAPSE项目,领头开发了TrueNorth芯片,
  • Vanessa Tolosa,Neuralink的微织造(microfabrication)专家,也是生物相容性材料(biocompatible materials)领域最重要的研究者之一。Vanessa的工作设计根据集成电路的原理设计生物相容性材料。
  • Max Hodak,在杜克大学 Miguel Nicolelis 的实验室开发开创性的BMI技术,同时每周两次在大学和 Transcriptic 公司之间往返,Transcriptic 是他创立的“生命科学机器人云实验室”。
  • DJ Seo,二十多岁时在 UC Berkeley 设计了一种尖端的新型 BMI 概念,叫做“神经尘埃”(neural dust),是一种微型超声波传感器,为记录大脑的活动提供了新的方法。
  • Ben Rapoport,Neuralink 的外科专家,也是一名顶级的神经外科医生。他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电气工程博士学位。
  • Tim Hanson,他曾是“地球上最好的全能工程师之一”,他自学了材料科学和微织造方法,开发了 Neuralink 将会使用的一些核心技术。
  • Flip Sabes,USCF实验室主管研究员,他结合“皮质生理学(cortical physiology),计算与理论建模以及人类心理物理学和生理学”,开创脑机接口的新领域。
  • Tim Gardner,它此前是 BU 的主管研究员,他的实验室对鸟类植入 BMI 进行研究,以了解“基本神经单元如何组合创造复杂的歌曲”,以及“不同时间尺度神经活动模式之间的联系”。

马斯克显然是其中神经科学专业知识最少的一个。但他也创立了SpaceX,同样也没有多少航天知识,但是通过阅读和咨询专家团队迅速成为一名受到认可的航天科学专家。

现在,SpaceX的重型猎鹰首飞成功,同样的情况也很可能在Neuralink再次上演,因为这就是马斯克。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就是他本人。

最后,让我们向这个带领人类奔向浩瀚无垠宇宙的男人,致以无限敬意。

《名利场》报道链接:

https://www.vanityfair.com/news/2017/03/elon-musk-billion-dollar-crusade-to-stop-ai-space-x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8-02-07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新智元

UC伯克利Kazerooni:十年磨一剑,揭秘智能控制可穿戴外骨骼技术(127 PPT)

【新智元导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机器人和人体工程学实验室主任、SuitX的创始人 Homayoon Kazerooni 在 AI World 2017世界人工智...

467100
来自专栏数据猿

比世界大战还要惨重的代价,AI时代我们终将沦为无用阶级

满载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光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在以不可阻挡的势头突飞猛进,人们在狂欢,在期待,眼中迸发的激情跟17世纪听到蒸汽机车轰隆作响时的英国人一模一样...

37470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相信陌生用户评价的人会更幸福?

互联网+心理学系列: 互联网+信任,给你更好的社会 四四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不知不觉,过上了这样的生活。中午和同事出去吃饭,点开“大众点评”,找评...

3024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百年经典:法约尔对未来工程师的建议

你们将幸福地想到自己终于是有用之才了,你们有理由希望通过劳动获得令人尊重的地位。   你们将来需要的素质并非完全是今天让你们名列前茅的那些东西。比如健康,行...

2754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人类简史》作者:算法胜利,自由意志将终结

Yuval Noah Harari是畅销书《人类简史》的作者,他的新书《人类上帝:未来简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

9430
来自专栏新智元

机器学习美女博士亲身体验:读博与工作,如何抉择?

问题:我是一名对机器学习充满热情的本科学生,我觉得获得博士学位有点压力。是不是要先入行几年,然后再考虑回到学校读博士更有意义?

13920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绝命毒师》带来的数据启示:打击罪恶的四种途径

《绝命毒师》系列剧集终于以Walter White的死迎来结局,这样的悲剧基调也引发了观众们的广泛关注。没错,这位身患绝症的主 角从新纳粹分子手中救出了关系...

199100
来自专栏吉浦迅科技

看这家创新公司用NVIDIA Jetson TX1搞什么飞机

在广袤无垠的非洲莽原上,估算每年有25,000头大象和千头犀牛惨遭盗猎者杀害。按照这个速度,20年内这些动物将会完全灭绝在这个世上。 位于波士顿的新创公司 Ne...

43611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只需4组数据,还原你的购物模式

再也别乱扔信用卡小票了。在1月30日的《科学》杂志上,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丹麦奥尔胡斯大学和新泽西罗格斯大学的几名科学家发表了一篇论文,证明了仅需4组较...

7020
来自专栏悦思悦读

【脑洞】假如AlphaGo能够学习人类价值观

Google的机器人AlphaGo赢了人类围棋高手李世石,朋友圈又开始开脑洞,大致上是暗黑版科幻小说走向,机器人机器学习自我复制自我强化,无论智力体能都远超人类...

363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