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专访:人工智能的未来是“AI-人类”混合体,10年内机器人先登火星

【新智元导读】 马斯克近期接受 Y Combinator的采访,澄清了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他认为,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关键在于人脑与数字化设备的连接,而且“带宽”需要解决。他说:AI 拥有意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被坏人利用。此外,在这次采访中,他说每周有80%的时间都会花在Space X 和特斯拉这两个公司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参与工程设计。

9月1日 Space X 爆炸后,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一直很低调,很少出来说话。但是,在本周发布的一段采访中,我们可以就马斯克最喜爱的主题——人工智能,了解到他的更多想法。在接受Y Combinator 的董事长 Sam Altman 的采访中,马斯克谈到了一系列问题,两人谈话的身后,就是马斯克另一个未来计划——特斯拉的生产流水线。

近年来,由于在公开场合大讲“AI 威胁论”并且描绘了一些只有科幻小说中才有,在现实生活中有时无法实现的场景,马斯克已经名声大噪,但是,在这一次的谈话中,他描述了一个与《奇点》不一样的未来。

采访者:今天我们来谈一谈你对未来的看法,以及人类该如何到达这样一个未来。开始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们,如果你现在能回到22岁,那你最想解决的5个事情是什么?

马斯克:我想如果做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事,那很好,但是,你不一定要改变世界。如果你做的事只能为一小部分人来带来少量的好处,那也是没问题的。你要做的事不一定是改变世界,只要是好事就可以了。但是,谈到最有可能影响人类未来的事,我认为短期内,AI 将是最重大的一个话题。

所以,确保AI 被用于好的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正如我们此前多次提到的,它有可能会朝着坏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确实需要保证 AI 的正确发展方向。我认为,目前第二紧迫的事是基因。如果你真的能解决基因疾病,能解决痴呆或者艾滋海默氏症等基因重排的问题,那是非常好的。第三,我认为是要拥有一个高带宽的脑接口。我们目前是受带宽限制的。我们已经有了数字化的“第三自我”,其形式就是我们的邮件功能、我们的计算机、手机和应用。但是,现在组成你的“第三自我”的这些数字形式以及你的大脑皮层间的接口却是极为受限的。我认为,解决这些带宽的限制在未来是非常重要的。

采访者:在那些充满斗志的年轻人中,我听到最多的问题是,“我希望成为下一个埃隆·马斯克,该怎么做?”显然,下一个埃隆·马斯克肯定会做一些与你此前所做的非常不一样的事。那么,你认为,你年轻时都做了什么,才造就了你现在巨大影响力?

马斯克: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并没想过我会参与到所有的这一切中来。所以,我现在能想起来,在大学时,也就是25年前我希望做的5件事有:让人类可以在多个行星上生活、加速可持续能源的普及,互联网被广泛谈及,还有就是基因和 AI。

实际上,在大学时,我从某种程度上认为汽车的电子化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我实习时,选择的也是电池相关的工作,希望能看到汽车能源上的突破。随后,我进入了斯坦福,主要研究电动汽车中的先进能源存储技术。再然后,就是1995年,我中止学业,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当时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技术正处在发展曲线的顶点。

当时我的想法是,我不能在斯坦福读博士,眼睁睁地看着这股浪潮发生。我也不是非常确信我在研究的技术会成功。当然,你可以在许多最终不会为世界带来什么影响的事情上获得博士学位。但是,我希望自己变得有用。

未来AI与人的融合是实现关键

采访者:说到真正重要的问题——AI。你曾经在坦率地谈到AI 的威胁,能不能谈谈AI积极的一面,还有,我们该如何实现?

马斯克:我希望强调的是,这并不是我提倡的事,也没有什么规定。这是很容易预见的。因为你可以听到很多人说,这是我希望发生的事,而不是说,这是我认为最好的选择。我能想到的最佳选择,就是能实现AI技术的民主化,也就是说,不能让一个公司或者一小群人来控制先进的AI 技术。我认为那是非常危险的。AI 技术也可能会被一些坏人窃取,比如一些邪恶的独裁者或国家,可能会派特工来窃取(AI技术)。我认为,如果你真的实现了一些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AI,就会产生一种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因为你不知道谁会控制它。

所以,我认为,危险的不是AI 会立刻发展出自己的意志或者权利。我想,应该担心的是,有人会把AI用在坏事上。即便开发的人不会使坏心眼,但也难保成果会被其他人窃用。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

所以,我们必须把AI技术民主化,让更多的人可以使用它。这也是你、我以及OpenAI 团队的所有成员在不断推广AI 技术的原因,我们要避免它被掌握少数人手中。但是,当然,这需要人和AI 的融合,解决大脑皮层的接口宽带问题。

采访者:人类是很慢的。

马斯克:人类很慢,是的。但是,目前我们已经了解到人类的大脑中有皮层和边缘系统……边缘系统指的是原始的脑部区域。这有点像人的天性,但又不全是。皮层是人脑上部分的思考。二者看起来合作得很好。

采访者:一般来说,他们运行得都很好。

马斯克:一般来说很好,并且我还没看到有哪个人想摆脱大脑皮层或者原脑系统。

采访者:非常正确。

马斯克:对,这很少见。所以,我认为可以通过改进大脑皮层和数字设备之间的神经元连接,来有效地把AI 与人融合在一起;正如我说过的,这已经存在了,现在只是接口带宽的问题。如果有效的话,在这之后,你将成为“AI-人类”混合体。此外,如果这种形式可以得到普及的话,我们就不用担心一些邪恶的AI 独裁者了,因为我们就是AI 的集合。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只有聪明的人像疯子一样推动,技术才会变得更好

采访者:你认为今天如果要对社会有用的话,需要拿到博士学位吗?

马斯克:绝大部分不用。

采访者:成功的办法是什么?

马斯克:部分同意,但大多数时间持否定态度。

采访者:一个人要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最有用的?

马斯克:我觉得你要做一些评估,这件事是不是你要创造的?跟当下最好的相比,实用性在哪?你会影响多少人。所以,我认为,做一些很有变革性但只影响一小部分的人是很好的,同时,做一些变革性不是那么强但影响人数很多的事也是很好的。比如,在技术曲线下方的那些事。

采访者:是的,技术曲线下方。

马斯克:是的。我的意思是,技术曲线下方的事几乎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两种。所以,实际上,就是关于试着变得有用和重要。

采访者:当你试着去评估成功的可能性,这些问题可能会非常有用。比如,在Space X 中,当你在下定决心要做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在做了,这在当时会有些疯狂吧。

马斯克:当然。非常疯狂,我并不羞于承认这一点。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目标是获得最佳的风险回报,那么开一家公司才叫疯狂。但那并不是我的目标。

我很快就得到结论,如果不做些什么来改进火箭技术的话,我们可能就被永远地困在地球上了。但是,最大的航空航天公司又对变革性的创新毫无兴趣。他们想做的只是逐年小幅地改进旧技术。事实上,有时候这些技术可能会变得更糟。特别是在火箭上,现在的技术非常糟糕。在1969年,我们就能使用 Saturn 5 登上月球了,随后,该航天飞机竟只能把人带到近地轨道,再然后,就退休了。

人们常常会认为,技术每年都会自动进步,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只有聪明的人像疯子一样在推动,技术才会变得更好。这才是技术真正发展的方式。但是科技本身如果没有人的推动的话,实际上是会衰退的。看看人类文明的历史:看看古埃及,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建造金字塔,但又把这种技术遗忘了。甚至是象形文字,他们已经忘了怎么读象形文字。或者看看罗马,他们此前建立了多少难以置信的道路、沟渠和室内水管,现在他们也忘了。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我们应该时刻提醒自己,entropy(一种无序状态)并不站在人类一边。

采访者:我最喜欢你的无畏的精神,不管别人告诉你事情有多么疯狂,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你就会去做。我认识许多疯狂的人,但你依然是可以排在前列的。你对别人的意见怎么看?你是如何做到内心如此强大的?

马斯克:事实上,与你们认为的不同,我并不是不害怕,我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害怕。只是很多次,要做的事足够重要,我也足够相信,才会抛开害怕去做。

采访者:那么,什么才是重要的事?

马斯克:这就好像,人们不该认为“我觉得这很可怕,所以我不去做”。感到害怕很正常的,如果你没有感到过害怕,你心理肯定是有问题的。

采访者:所以,你也感到害怕,只不过是让事情的重要性推动你去做这些事?

马斯克:是的。你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宿命论也是有用的。如果你仅仅是接受概率性,那么也会减少你的害怕。在开始Space X 的时候,我认为成功率低于10%,它可能会让我一无所有,我单纯地接受了这个概率。但是,它也有可能会获得一些进步。如果我们能向前推动一步,即便是失败了,也许其他公司也可以顺着道路继续前进,那样我们也算做了一些贡献。在特斯拉上也是如此。创造一家车企的成功率是非常低的。

当地时间9月1日早晨9时,美国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的第40号发射台,正在准备进行静态点火测试的SpaceX公司猎鹰9号火箭突然爆炸。

移民火星:10年内可以实现,但是第一批会是机器人

采访者:你怎么看当下的火星移民计划?

马斯克:我真的认为他们做得很好。

采访者: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火星?如果我可以回来,我想回来。

马斯克:我不想自欺欺人。这么说吧:现在,我很相信有办法可以去火星。建立可持续的火星移民也是一种可能性。但是,至少在几年之内,我不确定能否成功,甚至成功概率都不一定存在。至于让很多人去到火星,我认为可以在10年实现。也许更快,也许是9年。在此期间,我需要保证Space X不会消失,我也不会死。或者我死了,但是有人继续做这件事。

采访者:你不会是第一批移民火星的人

马斯克:是的。完全正确。第一批会是机器人。

采访者:我想去,除非那边网络不好。

马斯克:是的。那边网络延迟很厉害。火星离太阳12光分远,地球则是8光分。所以,要到达火星最近的距离也要4光分,最远则是20。实际可能更远,因为你无法直接穿过太阳。

80% 的时间都花在工程上的创始人

采访者: OpenAI 创建到现在只有6个月,你怎么看待这家公司?

马斯克:我想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我认为我们确实找到了一些真正的天才。这是一支有才的团队,而且他们也十分努力。OpenAI 的组织形式是一家非盈利机构(501(c)(3))。但是,很多非盈利机构并没有紧迫性的意识。这也能接受,因为一些组织确实不需要很紧迫,但是OpenAI需要,因为我认为公司里的人是真的相信自己的使命的。我认为这很重要。这家公司的使命,是将未来的 AI 风险最小化。所以,我认为公司发展得很好。我对他们所做的极具天赋的事情印象很深刻,显然,我们也正在寻找一些伟大的人来加入到团队中。

采访者:OpenAI现在有接近40人,算是很多了。最后几个问题,你现在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你怎么分配自己的时间。

马斯克: 大部分时间都花在Space X 和特斯拉上,每周有大约半天的时间会花在OpenAI。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我在Space X 和特斯拉肯定有很多时间是花在媒体和生意的事情上。其实不是,我有80%的时间花在工程和设计上。

采访者:你可能不记得了。多年前,你曾带我参观过Space X,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你知道火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串代码。我认为没有多少人会比你更了解Space X了。

马斯克:是的。我认为很多人都会觉得我是一个商人,这也可以接受。但是,实际的情况是,比如在Space X,Gwynne Shotwell 是首席运营官(COO),她负责法律、财政、销售和其他商业活动。所以我的时间几乎全部都花在工程团队上,比如改进Falcon 9 和我们的Dragon的太空飞船和开发Mars Colonial架构。

特斯拉正在开发Model 3,我就在设计工作室里工作,每周有一天半的时间,会花在处理美学和寻找灵感上。每周余下的时间,我会检查汽车工程和工厂的工程。

因为我这些年来最大的感悟就是:真正的重要的是建造机器的机器本身,也就是工厂。而这至少要比汽车难两个维度。

采访者:看到这些机器人在这造车,这种感觉很奇妙。

马斯克:是的。但是与Gigafactory (电池厂)和特斯拉 Model 3 即将拥有的设备来说,这里的自动化水平还是相对较低的了。

采访者:现在造车流水线的速度是多少?

马斯克:实际上非常慢,慢到难以想象。包括X和S,可能是五厘米每秒。

采访者:你认为最后能达到多少?

马斯克:我相信,我们能达到至少每秒1米,也就是,20倍的提升。

采访者:那是相当快。

马斯克:是的。至少,我认为每秒一米只能算是一个较慢的或者中等的速度。快的话,应该可以达到每秒1.5 米。跑得最快的人速度也就在每秒10米。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6-09-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ThoughtWorks

不要让预算出资成为创新的绊脚石|商业洞见

姚安峰 ThoughtWorks 先讲两个故事。 2014年。 和某客户IT团队讨论如何对产品进行滚动规划,团队非常认同应当根据每次发布后的用户反馈来调整计划,...

2866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移动化服务商能力PK,市场格局未定

自2010年左右国内企业移动化浪潮兴起之后,移动办公一直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而随着业务场景、业务环境等的不断变化,企业在移动化方面的需求也在不断更新。T研究就...

1052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iCub 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

人的自我有5个组成部分。机器现在已经具备了其中3个。那么,人工意识离我们还有多远呢?它又能揭开哪些关于我们人类自身的秘密呢? 什么是自我?17世纪,勒奈·笛卡...

33260
来自专栏数据猿

【大数据报告】回顾2017年数字阅读市场:30岁以下年轻人为付费主体

【数据猿导读】 相比2016年掌阅、QQ阅读、书旗三强相争格局,2017年,基本上变成了掌阅与QQ阅读两强局面,书旗的陨落背后,则是快看漫画的崛起,这也代表着新...

36710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版权合作后,手机真的迎来了只装一个音乐APP的时代?

先是3月6日阿里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宣布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合作,阿里转授滚石、韩国SM、BMG等版权,网易转授天娱、AVEX、丰华、华研等版权。值得的一提的是,...

12850
来自专栏腾讯高校合作

2015年腾讯T派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决赛团队专访(三)

2015年腾讯T派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是腾讯公司培养高校学生创新精神,营造良好校园创业氛围,为大学生搭建一个实现创业梦想的舞台。目前,大赛决赛火热进行中,各参...

35750
来自专栏VRPinea

7.12 VR扫描:NormalVR展示AR与VR的交流;亚马逊申请AR手势控制专利

28860
来自专栏镁客网

「镁客·请讲」七鑫易维黄通兵:追求更自然的人机交互,眼球追踪技术正在路上

15400
来自专栏AI科技评论

CNCC 2018 字节跳动马维英演讲:人工智能赋能内容创作和交流

AI 科技评论按:2018 中国计算机大会(CNCC2018)于 10 月 25-27 日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办,会议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杭州市萧山...

1052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人类对机器人有了感情怎么办?

近来,美国一家公司生产的超仿真机器人Sophia在电视节目上与人类对答如流,成为“网红”机器人。对话中,Sophia流露出的喜悦、惊奇、厌恶等表情真实得令人赞叹...

3534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