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达推荐】中美 AI 之争是伪命题, 互联网女皇报告高亮中国优势(下载)

【新智元导读】纽约时报长文《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国超越美国》引发热议,吴恩达特别推荐了一篇“很有见地的回应”:《中美 AI 之争是个伪命题》。文中指出,一方面,在消费者市场层面, 中国 AI 确实先人一步,但美国不该盲目模仿;另一方面,AI 发展已经全球化,AI 并非零和游戏。新智元创始人杨静女士也撰文指出,我们对美国媒体的这类声音,“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无论是在产业还是学术层面,中美差距仍然很大,“中国企业深知,DeepMind 在通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竞争力是中国任何一家企业或机构难以企及的——中国甚至尚未在企业层面或国家战略层面对通用人工智能研发进行重大布局”。

《纽约时报》近日刊发以“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国超越美国?”为题的长篇报道,核心观点是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巨大,人才团队日益向东方倾斜,与美国的差距正在缩小。“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距离美国只有一步之遥”,甚至可能超越美国。

文章引起了热议。新智元创始人杨静女士为此专门撰写了评论文章《中国人工智能超美?远着呢》,指出:在 AI 的疆场上,无论产业还是学术层面,中国和美国的实际差距都还很大。

现在,对中美两国 AI 发展都有着深刻认识的吴恩达也加入了讨论。他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推特里,推荐了 Derrick Harris 的文章《中美 AI 之争是个伪命题》(China vs. America is an AI red herring)。英文标题中用的词汇是 “red herring”,意思是“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正确事情上误导开的事情”、“掩人耳目的话题”。

吴恩达说:真的有“中美 AI 竞赛”吗?Derrick Harris 这篇回应文章非常有见地。

中美 AI 之争是伪命题

  • 我们是在谈论国家层面,还是在谈论消费者或企业层面的 AI 发展?

《纽约时报》上周五发表了一篇引发争议的文章,题为《中国的人工智能超越美国了吗》(Is China outsmarting America in A.I.?)不过,看你如何定义“超越”(outsmarting)以及问题提出的背景,这个问题的答案甚至可能无关紧要。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方面可能很重要。像超算、量子计算等深度计算机科学研究(deepcomputer science research),拥有更强 AI 能力的一方,可以说在军事、能源和气候科学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这些都是能够改变全球力量平衡的领域。

但是,若谈论消费者 AI 或企业 AI,那么中美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例子。例如,NYT的文章引用了吴恩达的一条Twitter(发布这条 Twitter 时吴恩达仍是百度首席科学家),称百度先于微软一年,实现了中文语音识别超越人类水平。

在“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刚刚在 Code 大会上发布的《互联网趋势2017报告》中,专门谈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从上图中可以看出,AI 驱动的个性化推荐功能显著提升了商品交易增长,正是消费者 AI 领域的良好例证(报告中涉及中国的部分由高瓴资本提供)。

智能出行同样驱动着消费者 AI 领域的快速增长。

消费者 AI 领域的另一个例子:以今日头条、百度、新浪微博和腾讯为代表的,基于算法的智能推送和信息流广告,吸引了大量用户并促进了移动广告销售。

如果这是国家(不仅仅是公司)之间的竞争,那美国看上去是输了。不过,需要指出,吴恩达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 ARCHITECHT Show 播客采访时表示,中国在 AI 的某些方面表现优异,部分原因是文化、技术、经济和地理市场力量等综合起来,使中国对这些方面更为重视。

以下是吴恩达当时讨论内容的编辑:

“因为输入拼音,也就是在手机键盘上输入汉语比输入英语更麻烦……我觉得中国在将先进键盘设计和语音识别作为用户输入信息的替代方案方面已经做了投资,可能[比美国]更积极。

“……因为中国是移动为先的社会……今天,在中国,消费者习惯在手机上进行非常重要的金融交易。例如,你可以在手机上申请教育贷款,我们会给你一大笔钱。因此,百度和其他公司有强烈的需求,在我们把所有这些钱给你之前,验证你是谁。

“而这又反过来推动了人脸识别技术的很多进展,作为一种技术手段,人脸识别可以在我们给你一大笔钱之前验证你是不是你自己说你是的那个人。

“在中国,消费非汉语内容的需求也十分强烈,这又引起了机器翻译的大量创新。例如,最近在美国,有很多……关于神经机器翻译……的宣传。很多人美国人不知道神经机器翻译在大约一年前就已经在中国产品上线并推向市场使用。”

在最新一期的 ARCHITECHT Show 播客中,资深投资者和企业家Bradford Cross 表示,中国目前在消费者 AI 方面比美国更具创新性。不过,Cross 也表示中国在消费者 AI 中做的事情,并不一定与美国“应该”怎么做有关。

以下是这部分讨论的摘录:

“如今,中国正在推动消费者创新的进程。总体而言,我认为中国、亚洲乃至整个发展中国家是消费者创新的推动者。发达国家、西欧,尤其是美国,则落后了一大截。

“所以我们正在做的是我们开始看到,硅谷的人做的只是试图复制中国,而不是反过来……所以你让人看到的是,[在美国]复制中国那样通过聊天来订购比萨那样的事情,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动机。……

“这就像,让我们说出一个趋势,然后按照那个趋势走,试图去复制它,而不是想客户之所想,没有真正理解你要服务的人还没有得到满足的需求是什么。”

由此,ARCHITECHT Show 播客的主持人不认为中国将会主宰 AI 由此掌握世界,而是中国企业给他们的消费者提供了很好的产品,而美国的公司也需要这么做——给美国消费者提供后者真正想要的产品。

  • AI 的发展是全球化的,不是零和游戏

事实上,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NYT 文章只涉及了一点点,是许多学术甚至是商业资助的 AI 研究都是公开的。

很多开创性的工作实际上来自于加拿大的大学(而加拿大正努力将自己打造为 AI 枢纽国家),以及总部设在伦敦并与牛津大学有联系的 DeepMind。当然,谷歌和百度,还有中美及其他国家的很多高校也在拓展 AI 研究,发表论文,并记录他们在AI 领域的创新。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还牵扯到很多全球市场、地缘政治(这个 NYT 文章谈了一些)、文化障碍等方面的问题(包括有关中国AI 投资估值过高的猜测,以及随之而来的泡沫破裂问题)。

但是,ARCHITECHT Show 播客的主持人认为,你对 AI 太空竞赛最大的关注点应该是,你是否认为 AI 是零和游戏,以及你如何评估谁赢得了胜利——当然,这也有些将问题过于简化的风险。

《中美 AI 之争是个伪命题》的作者 Derrick Harris 不认为 AI 是零和游戏,也不知道就算打平,你该如何计分(难道是,移动APP vs 医药 vs 无人驾驶汽车vs 农业?)。

世界各地(包括/尤其是硅谷)分散的资金和脑力资源太多,AI 研究领域已经渗入了太多的开放开源思想,不会有哪个国家以牺牲他人的方式收割超额的利益。

回顾:政府支持成为中美 AI 竞赛的决定因素?

梳理纽约时报《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国超越美国》一文,列举的中国优势如下:

  • 政府行为:文章列举了 AI 预测犯罪行为、协助发放贷款、通过无所不在的闭路摄像头追求人们的踪迹、缓解交通堵塞、制造自导导弹,以及审查互联网内容等等;
  • 政府投入大笔资金支持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之前几十亿美元投资的基础上,中国又在为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新计划做准备。这些资金将用来资助登月项目、创业公司和学术研究,目标都是增强中国的人工智能能力”;“无数个省份和城市都在投入几十亿美元研发机器人,其中一部分资金可能会流向人工智能研究”。
  • 缺乏信息共享和开放心态的现实正在悄然改变:“中美学者会在对所有人开放的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在美国研究机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政府和私营企业都在走出中国”。

而作者认为,美国在 AI 发展上的主要问题还是政府的不支持——“上届政府是在为一个有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准备......现在,我们非但不增加,反而受到极大的影响。”这尤其体现在预算缩减上:特朗普总统的预算案则会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在所谓智能系统上的开支减少10%,降至1.75亿美元。其他领域的研究与开发预算也会减少,尽管预算案的确呼吁在国防研究和一些超级计算上加大开支。这些削减将带来很大的影响,使更多的研发向谷歌和Facebook等私营企业转移。

如前文所述,对于这种优势对比,Derrick Harris 认为首先应该明确讨论的范畴:是国家的对比,还是产业的对比?AI 的发展是否可以简单地按照国别来分?

“中国人工智能超美?远着呢”

昨天,环球时报评论版特约发表了新智元创始人杨静女士的文章《中国人工智能超美?远着呢》,理性剖析了 AI 领域中国在产业和学术两个层面与美国存在的真实差距。

杨静首先指出:“美国舆论的这种声音,已经成为一个类型,就是渲染中国的奋起直追,营造出一种危机感,其用意出于激励、警醒,以鞭策美国业界不掉以轻心,始终保持优势。而我们对这类声音,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在产业方面:人工智能已经到了产业主导的新阶段,市场和研发都是以企业为主体。但中国企业跟美国的全球主导企业的实际差距还很大。2016 年在科技研发投入上超过百亿美元的全球主要科技企业,中国企业只有华为一家入围,在营收上更是无法与全球领导企业相提并论。

在学术层面: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出版的论文数量,自2011年至2015年创下了超过 4.1 万的纪录,美国排名第二,大约为 2.55 万。然而考虑到加权引文中国影响力只排名 34 位,这表明大多数论文的质量不如美国(美国的加权引文影响排名第 4 )等国。

综上所述,“在人工智能的疆场上,无论产业还是学术层面,中国更擅长从 1 到 N 的模仿、复制与应用、调优,但美国还是在从 0 到 1 的创新方面以及在全球企业级研发竞争力层面大幅领先。”

无论是纽约时报的长文还是杨静的评论文章,都提到了此次乌镇柯洁和 AlphaGo 一战。纽约时报认为,DeepMind 利用自己在 AI 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引发了中国政府和社会对 AI 的进一步关注。而杨静则更为犀利地指出:“中国企业深知,DeepMind 在通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竞争力是中国任何一家企业或机构难以企及的——中国甚至尚未在企业层面或国家战略层面对通用人工智能研发进行重大布局”;从乌镇战局看全球人工智能竞赛,中国超越美国这个命题言之尚早。目前,我们在企业主体和研发最前沿的落后主要是太注重战术应用,而忽略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突破。只注重投资规模,而忽略投资效益。

科技公司过去 5 年的长足进步,及 AI 领域的最新进展——关注《互联网趋势2017报告》中和 AI 有关的信息

在“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刚刚在 Code 大会上发布的《互联网趋势2017报告》中,专门谈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2017 年全球市值领先的公司中,前 20 名中科技公司占了 40%,前五名均为科技公司。前 20 名中,中国有三家公司上榜,分别是腾讯、阿里和中国工商银行,前两者都是科技公司。

以下报告图片中文版由腾讯科技整理。

对比 2012 年,全球市值领先的公司中,前 20 名中科技公司占 20 %,前五名中有两名是科技公司。而中国还没有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上榜。

原文地址:http://news.architecht.io/issues/architecht-daily-china-vs-america-is-an-ai-red-herring-60143

《互联网趋势2017报告》中文版原文地址:http://tech.qq.com/a/20170601/009038.htm#p=1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新智元(AI_era)

原文发表时间:2017-06-0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海尔COSMOPlat落地津沪:工业互联网平台从“聚合”到“共赢”

随着6月29日上海市政府与海尔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海尔集团的“产城创”生态圈模式继天津之后又下一城。作为“产城创”中“产”的关键部分,COSMOPlat也正式...

671
来自专栏安恒信息

深度解读 |《网络安全法》对金融行业的合规性引导(上)

今年6月1日,备受瞩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下简称《网络安全法》)正式付诸实施。近期,安恒信息将陆续推出系列文章,从不同行业客户的视角来解读这部重要...

3105
来自专栏新智元

经济学人:盖茨的靶子选错了!不该向机器人征税

【新智元导读】比尔盖茨接受采访时表示,政府应该考虑对机器人征税;如果自动化进程因此而放缓,这会是好事一件。《经济学人》的这篇分析则认为对机器人的投资可以让人类工...

3264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我国网络信息安全产业概览(政策+产业链+挑战)

2016 年年初,网络安全被正式划入“十三五”规划重点建设方向,在政府未来 5 年的 100 项重大建设项目中排在第六位;

4241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机器人的大时代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购买国—据世界机器人联合会(IFR)的统计数据,2013年中国购买了36,560台工业机器人,超过日本和美国,需求量位居全球第一,...

28010
来自专栏镁客网

中国“芯”时代未至,何谈“互联网+”?

2145
来自专栏腾讯云安全的专栏

解读︱腾讯云发布 DDoS 攻击分析报告:企业需智能应对攻击

2733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云计算是把双刃剑 中国式突围任重道远

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于5月26日发表的《美国全球监听行动记录》指出,美国曾秘密侵入雅虎、谷歌在各国数据中心之间的主要通信网络,窃取了数以亿计的用户信息。这也说明,...

2899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2018年ETF发展趋势

在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过去几年,ETF产品不断创新,特色鲜明的新产品吸引着投资者的眼球。市场预计,人工智能,社会责任等类型的ETF产品将引领2018年ETF的发...

1850
来自专栏新智元

【中美AI竞赛】美国仍全面碾压中国,AI技术出口美国面临更严审查

1924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