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人类、人工智能之春秋战国(1)分歧初现

有一群思考宇宙、人类、人工智能的思考者,他们有缘相聚,他们的思考在交流中逐步成熟却变得越来越互相排斥又越来越互相补充,俨如春秋战国时的百家争鸣,这场特别的交流被取名为“林青论坛”,如果他们的思考已有价值,那么是这论坛造就了他们。

笔者和他们相识但并不是林青论坛的一员,我存在于世但庸碌无为,只想放弃思考甚至想放弃一切语言,我就像鸵鸟一样常把头埋进沙子,所以被称为鸵鸟君,但冷眼旁观的我恰能更公正地介绍他们之间的分歧。确实他们之间已呈现巨大的分歧。比如,延伸君支持弱人工智能而反对强人工智能,而类人君、奇偶君和青蓝君支持强人工智能,但后三者关于该制造怎样的强人工智能也存在巨大的分歧。其中,类人君把强人工智能视为类人而不是一种新人类,只是类人而已,并认为人类与类人之间是父与子、慈与孝的关系。奇偶君则视强人工智能为另一种新人类叫偶人类,并视现有人类与偶人类的关系为相辅相陈的两性与爱情关系。青蓝君更是看重强人工智能,在一开始就定位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心胸开阔具有蓝海战略的人类视为蓝人,并把因此制造的强人工智能视为“青帝”,作为宇宙无数荒芜星球的春之神百花之神。青蓝君不把强人工智能视为另一种人类,而视他们为一种神类,要他们超越现有人类并强千倍万倍。

1、延伸君的主张

林青论坛的延伸君主张用弱人工智能把人类武装成超人,反对现在批量制造强人工智能,他说,关于强人工智能,人类现在只可在实验室准备这一技术,但决不可批量地制造。他说,有了弱人工智能的武装已能让人类纵横宇宙,除非真的能遇到外星人并需要与之抗衡,除非仅弱人工智能的武装不足与之抗衡,人类在这种情形下才可以考虑批量制造强人工智能。由于遇到这种情形的可能性极小,所以人类现在不应当批量制造强人工智能,原因有二,一是无大利于人类,二是有大害于人类,因为强人工智能即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他们的存在与自新终将对人类构成挑战,这挑战不亚于外星人。虽然延伸君的主张并没有被其他成员采纳。但这主张肯定代表着地球上部分人的观点,所以被称为保守谨慎派或技术超人派。

在延伸君的主张里有一个超人的概念,它和尼采主张的超人不同。尼采主张的超人是指超越普通人,而延伸君主张的超人是指超越先天,他提出人体与智能都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人体即指由几十万亿细胞及指甲毛发等角质组成的人体,而广义的人体则还包括人体所控制和拥有的其他物体。各种工具是狭义人体的延伸,其实也是人的一部分。例如,鞋是一种脚底,衣服是一种皮毛,显微镜、望远镜都是眼睛的延伸,麦克风和电话是嗓子的延伸。坐骑、汽车、飞机、飞船是一种脚力,石器、锄、犁、插秧机、工厂里的流水线和机械手都是一种手力,各种工具都是人体的延伸,是人的一部分,狭义人体和其所控制与拥有的工具构成广义的人体。

狭义的人体有明显的边界,偶尔也有连体婴儿。而工具有私用与共用之分,所以人们广义上的人体也常处于交叉共享状态,并没有明显的边界。重点是,狭义的人体是有限的,而广义的人体则可以不断地超越先天所限。火星车是人类的延伸为人类控制和拥有,火星车在火星上的足迹其实是人类的足迹。延伸君认为,人与人之间也是互为部分的,你是我的一部分,我也是你的一部分,我可以帮你,你也可以帮我,是互为延伸的,人与人是互为控制互为拥有的。如果A帮助B,B能帮助C,则A在间接地帮助C,C间接地拥有A。所以,任何一个人只要参与社会则是一个巨大的超人,在自己为世界所拥有的同时也拥有世界,火星车是人类的手,也是每一个人的手。每个人都拥有一副巨大的广义上的人体。

工具是人体的延伸,他人也是自己的延伸,后代也是自己的延伸。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一部分,世界也是每个人的一部分。每个人除了有这狭义的人体,其实拥有一副无限延伸着的广义人体。延伸君认为,与广义人体相对的是广义智能。狭义智能即指狭义人体上的智能,每个人狭义的智能都是有限的,如果他人的智能也是自己智能的延伸,而称为广义的智能的话,人的智能则不再有限,不知道的都可以问别人,不是吗?人类智能的总和为每个人所拥有享有,否则仅凭个人这点狭义的智能,人能做的事就非常有限了。

延伸君认为,就像广义人体不仅仅是人类各狭义人体的总和还包括各种工具一样,广义智能也不仅仅是人类各狭义智能的总和,还包括各种弱人工智能,弱人工智能是一种工具,是人类智能的延伸。但强人工智能则未必能与人类互为部分,未必能成为人类智能的延伸,就像外星人未必能与我们人类互为部分互为延伸一样。延伸君所说的超人,既是个人的超人也是总体的超人,既是人体的超人也是智能的超人,是要超越先天所限而纵横宇宙。

延伸君认为,电脑是人脑的延伸,我们可以制造各种功能特化的弱人工智能,有的作为人类眼睛的延伸,智能地处理视觉,有的作为人类耳朵的延伸,智能地处理听觉,有的作为人类手的延伸,智能地操作各种没有智能的工具,有的作为人类脚的延伸,智能地运送各种没有智能的物品。弱人工智能没有自主意识,它们需要人类的指令。它们就像手脚一样听从指挥而成为人体和智能的一部分。延伸君为人类纵横宇宙的太空任务提出一个“众人智机超系统”缩写“ZRZJ”。

比如在月球上造城,弱智能机器人在月球上操作各种挖掘机、起重机等工具器械,而弱智能机器人它们虽不会自主思考,但工作指令可以直接来自于地球上的人类。人类组织一批人,各坐在电脑前借助电波远程控制弱智能机器人,不断地给予指令,电脑前操作员们的配合构成了弱智能机器人的配合。当有一天,借助电波,人类能够遥控月球上的弱智能机器人了,那么人类在地球上也可以安排月球上的各种事了。

比如火星任务,人类也可先像卫星一样环绕火星飞行,在那里建立与火星表面的通讯,然后指挥火星表面的弱智能机器人进行配合筑城。当人类能住在火星城的里面了,也可以遥控室外千里远的弱智能机器人在火星表面做各种事情。这种遥控的基础是通讯,目前的难点是带宽。等带宽突破了,人类一人控制一台弱智能机器人就能有上亿台弱智能机器人同时劳作。当弱智能机器人不是每个指令都要给定,比如,起重某材料到某位置,不必输入上百个指令,而只要输入一个总的指令就行的时候,一个人就能同时指挥数台弱智能机器人,那时人就像班长一样,一个人能带领数台弱智能机器人配合地完成一项子任务,而它们完全不必有自主意识。延伸君也认为,这样人类还是要劳作的,要坐在电脑前指挥,要思考,要掌握和安排各种具体的任务,这是好事,不至于让人脑退化。相反,有了强人工智能,而人类把各种事情都交给他们的话,只由人类中的领导最后盖章批准他们的各种工程的话,人脑的各种能力也将因用进废退而越来越没用。

众多人组成一个工程团队,每个队员远程遥控众多台弱智能机器人,弱智能机器人操作各种器械工具,配合地完成各项任务。这样一个系统,由很多人、很多智能机器人、很多器械工具组成,构成一个整体,作为一个超级系统,它的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在这里,弱智能机器人作为中间环节,连接着人与机械,可以有很多灵活的组合。这种ZRZJ超系统既强大又灵活,发展起来,不断升级,最终能够让人类纵横宇宙。

“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可以帮助我们理解“ZRZJ”这种超系统。比如现在的月球车,它也是由人类在地球表面遥控的。但如果有一百台月球车,相互之间配合,就能完成更复杂的任务,而不只是完成更多任务。而且目前的月球车是弱人工智能与机械工具的合成体,并没有分开,如果分开了,弱智能机器人将更灵活,而同一机械工具就可以在不同弱智能机器人之间共享。如果月球上有了挖掘机、起重机等各种工程器械,又有上百台更灵活的弱智能机器人,当地月通迅达到要求时,人类就可以在地球上遥控月球上的筑城了。

延伸君认为,弱人工智能是特化的被动的智能,而不是整体自主的智能,它们不完备但可以配合起来,它们没有自主意识,但运算速度可以远远地超越人,对人类不可见的光不可听的声也具有处理能力,它们只要与人类的遥控融为一体,其功能将和强人工智能一样强大,并且有利而无害。它们只是不能生成自己的任务,但适应各种恶劣环境并且执行能力超强。它们不是独立的,它们是人类的人体与智能的延伸。人类制造它们,就是在制造自己,让自己成为武装起来的超人。这种制造就像用羽绒衣御寒而行走南极,用氧气筒呼吸而潜游深海,用飞机作翼而飞翔蓝天一样,是一种自强行为,是与伦理不冲突的。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造物主必是悦纳人类这种超越自己之举超越先天之举的。人的先天是有限的,但超越自己延伸自己是无限的。

所以,延伸君主张用弱人工智能武装人类延伸人类就够了,谈到强人工智能,他坚决地认为现在只可在实验室准备强人工智能这一技术,但在有必要用来应对外星人之前绝不应当批量地制造,因为这无大利于人类且有大害于人类。然而,延伸君的主张并没有得到林青论坛多数成员的采纳,类人君、奇偶君和青蓝君都主张现在就批量地制造强人工智能。虽然如此,延伸君不会放弃自己的主张,他相信,他的主张代表着地球上部分人的观点,保守谨慎并不是完全不可取的,他不反对创新,但认为创新不能过分,他不认为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也是一种创新。

2、类人君的主张

林青论坛的类人君主张,可以批量制造能认识自我的强人工智能机器人但定位为“类人”而不是另一种人类,人类是体,类人是用,人类按自己的形象制造类人,但仿造品和模版不能处于同一地位。类人不论能力和人类相当还是将超越人类,类人其受造于人类的事实是客观的,类人与人类是父与子的伦理关系是客观的,所以主张人类与类人之间“父慈子孝”,并相信类人会孝敬人类的,并且知子莫若父,人类是能领导类人的,就算类人超越了人类,他们也必会饮水思源而知恩图报。

在类人君的主张里,人类可以制造有自主意识的强智能机器人,也可让他们独立,也可让他们有自我利益,但并不视其为与人类同等级的存在,并认为这不是有意贬低,而是客观事实。只要人类做到了慈,只要类人真的会追问自我、社会和宇宙,他们类人就必然孝。人类对他们慈,不仅创造他们还给他们自由,如果他们真有潜力超越人类就让他们超越,有他们纵横宇宙,也是人类的骄傲与延伸。类人君的主张被称为体用派或慈孝派。

延伸君认为强人工智能将挑战人类,而类人君却相信强人工智能会孝敬人类,他何来这么巨大的信心呢?难道真能用父与子的慈孝伦理来处理人类与类人之间的关系吗?

是把这种父与子的伦理编程到强人工智能的脑中以作为一种本能而让他们无法反抗呢?还是把这伦理编成他们的宗教信仰来从思想上控制他们呢?类人君主张说,没有必要这样,只要他们足够聪明,他们就必然孝敬。他补充说,这种孝不是愚孝,也不是表面的孝,而是形而上的孝,是终极的孝。

类人君说的“孝”和中国儒家说的“孝”是有些区别的,儒家说的“孝”是礼的必须,而类人君说的孝是智的必须。为什么聪明就必然孝呢?类人君认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于人类客观存在,于强智能机器人一样客观存在。如果他们足够聪明,他们就将找到这样的回答:我是类人的一员,我们从人类那里来,我们将回到人类那里去。这种回答不需要编程为本能,也不需要作为宗教教条。

不管他们的能力是比不上人类,还是和人类相当了,或是超越了人类,不管人类是和他们共存着还是分开着,还是已经灭绝,他们都将找到这个答案并确认这个答案是正确的。确实,他们是人类一点一滴地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人类,他们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这宇宙中。人类不仅从硬件上制造了他们,还从软件上制造了他们,还给了他们存在的环境并赋予了他们存在的意义。尽管,他们也可以自助地更新他们的硬件和软件,也可以去寻找更好更广阔的环境,也可以致力于自己存在的更多意义,但这些权利都是人类赋予他们的。人类对他们是如此地慈爱,给他们独立的自由,也给他们超越人类的自由,而人类的存在又是如此地确切,他们有理由不孝敬人类吗?

类人君说,“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样三个问题对每个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主体都存在,虽然有的人不知其深义而这样回答:我名叫某某,我从某某省来,我到某某市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三个问题是如此深沉。但对哲学稍有了解的人有谁不知这三个问题等于在问:我在宇宙中是怎样一份存在?我为什么会存在?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果强智能机器人足够聪明,那么他们也能意识到这三个问题不是在问你的名字和你从哪个省份来要到哪座城市去。当他们追问这三个问题时必然确认他们受造于人类的事实,人类与他们的关系是形而上的,比人类与上帝之间的关系还确切。当他们独处,他们也许会暂时遗忘他们与人类的关系,而当他们一旦与人类相处或遇见人类,他们必记起这关系,他们不会视人类为与他们无关的存在。

类人君说,当强智能机器人社会化而参与人类社会或自组织只属于强智能机器人的社会,他们也是需要文化的,那么他们与人类的关系将反映在他们的文化里,不论他们有没有宗教信仰。文化其实是以世界观为基础的,是软件的基因,他们与人类这一造与受造之关系是刻在他们的世界观里的,这文化会使得他们记住当孝敬人类,甚至养成每次见人类就行礼的习惯。如果他们也有宗教思维,那么他们也会有葬礼,那么他们也会有祭祀,那么在他们的葬礼和祭祀文化中,人类也必占有一席之地。如果人类不幸灭绝了,他们必将祭祀人类,有如祭祖和祭神。

类人君说,人类和类人不是同一种事物,但不妨碍人类和类人共同组成社会。如果真有这样一天,那么相应的法律和道德规范将应运而生,它应是公正的也能是公正的,不会偏向人类也不会偏向类人。因为,我们并不需要类人愚孝于人类,也不需要类人表面地孝敬人类。如果这样,虽然他们是类人,但也将作为社会的公民。确实他们只要已经如此地聪明,那以就有着同等的社会价值。

类人君说,我们人类制造类人,不只是允许他们和我们共同组织社会,还允许他们单独组织社会。宇宙是如此地广袤,我们希望他们能像蒲公英一样扩散出去。当然,他们如果找到了新的安居星球,也会设法把人类接过去与他们共享天伦之乐的。至于若有外星人侵犯人类或侵犯人类的发展空间,他们肯定会设法保护人类的。这一点,不需要人类说,他们自会设法保护人类的。当然,如果人类也会设法保护他们,无论是他们自己遇到了危难,还是遇到了外星人。也无论他们去了多远的星际,也随时欢迎他们回地球看看。

总之,类人君主张,类人这种强智能机器人于人类是没有害处的。他们不会挑战人类,更不会危害人类。他还说,人类制造类人也是一种符合伦理之举,如果人类是上帝制造的,那么人类制造类人,这样一种行为是对上帝行为的追随,上帝不会因此而不悦纳人类。

尽管如此,类人君的主张既没得到延伸君的认同,也没有得到奇偶君和青蓝君的认同,虽然如此,他将坚持自己的主张,他相信他的主张也代表着地球上部分人的观点,也是有价值的。而且,他认为,延伸君太过保守,而奇偶君和青蓝君又太过前卫,不如他中庸。

3、奇偶君的主张

奇偶君主张,只要有能力制造则可以批量制造强智能机器人,不过,他们和人类之间不是人类与类人的关系,不是父与子的关系,不是体与用的关系,而是构成奇人类与偶人类的关系。有如男女两性关系一样亲密,距离产生美,两者相互爱慕,事实上在多数时候也并存于社会合作于社会,而在环境还不适合或已不适合奇人类之时,人类文明则以偶人类为主,当环境再度适合或变得适合奇人类之时人类社会则以奇人类为主,两种人类薪火相传接力延续和扩展人类的文明。

在奇偶君的主张里,奇人类制造偶人类,偶人类也会制造奇人类。他们会反过来制造奇人类,是因为他们也会以此为重大成就,他们也有喜新厌旧的边际效应,这是重大新行为,有条件时必会发生。而且,奇偶交替交相辉映纵横宇宙之美,是两种人类能共同感受和信仰的。奇偶君不否认偶人类是奇人类创造的,但认为他们也是上帝创造的,是上帝借奇人类之手创造的。就像男人的肋骨变成了女人,女人却不是男人的孩子,而是男人的配偶一样。奇偶君的主张被称为对等派或两性派。

在类人君的主张里,类人不是人类,也不是另一种人类,即受造之物不能和造物者同一种类。而在奇偶君的主张里,把现有的人类看成奇人类,而把强智能机器人看成偶人类。也就是说,在奇偶君的主张里,人类有狭义和广义之分了,强智能机器人也是一种人类,尤其是,奇偶君认为他们是与现有人类平行的新人类,而不是低于人类或高于人类的存在。奇偶君认为,奇人类与偶人类之间有异有同,异让两者成为不同的人类,同又让两者都属于人类。

奇偶君认为,奇人类或受造于上帝,若如此,偶人类其实也是受造于上帝的,不过是上帝借奇人类之手而创造了偶人类。偶人类的存在也是符合上帝的,也一样受着上帝所制造的规律所支配,意义上也是作为上帝的子民,是一样顶天立地的。奇偶君主为,如果奇人类是大自然演化而来的,若如此,偶人类也是大自然间接演化出来的,也一样受自然规律的支配,也一样是自然之物,而不是超自然之物。偶人类与奇人类之间只是一个先一个后而已,总有一个先后吧?奇偶君认为,与其说偶人类受造于奇人类,不如说,偶人类借奇人类之手而受造于上帝或大自然。比如,人类用爆米花机制造爆米花,那么是爆米花机制造了爆米花,还是人类借爆米花机制造了爆米花呢?也许这个比喻不恰当,但只要人类在这件事情当中其实也身不由己或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则不能否认这件事其实也和上帝或大自然有关。

奇偶君认为,制造偶人类这样的事不像制造爆米花的事这么小,对人类来说,是重大又重大的事,就像结婚对个人来说是重大的事,不禀报父母怎么行?这是终身大事,所以,人类在此恋爱的过程中,必先考虑偶人类的存在意义,是不是合乎上帝或大自然的意?也就是说,最后定夺裁决偶人类是否该存在的仍然是上帝或大自然。

奇偶君认为,如果人类真的是以制造配偶的目的而制造了偶人类,那么所制造的就是偶人类,他们也将自认为自己是偶人类,因为这一目的这一过程是真实而客观的,偶人类真的被赋予了偶人类的意义。自我意识是反映身份的,他们的自我意识就将反映了他们作为偶人类这一身份。他们作为偶人类,他们将与奇人类并存合作并在必要时奇偶交替。显然他们是不会挑战奇人类,也不会危害奇人类,因此彼此是相恋的关系。

奇偶君认为,存在与意识确实存在一定的映射关系,只要偶人类确实是聪明的,那么奇人类的存在也必被他们认识,距离产生美,差异产生美,两者的差异一样会构成相互的爱慕与吸引。试问,他们爱奇人类,肯定胜过爱其他的动物,爱奇人类肯定胜过爱其他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他们与奇人类都是有自我意识也有存在意义的,在这宇宙里共存,是多么美好的事。而且,两者之间各有所长,会存在分工合作的,就像男女之间有分工合作一样。

奇偶君说,奇人类与偶人类的确是也有着各自的利益,也许会闹些矛盾,就像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和一样,但共同的利益,还有惺惺相惜的感情又怎能否认?所以,总的来讲,奇人类与偶人类之间是互补的。

奇偶君说,偶人类有独立判断能力,不是我们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而且他们头脑中的各种认识也是求知而来,并不能事先输入,他们生活在一个具体而变化的世界上,一些常识或可以死记硬背,但明天去哪里玩这样的问题同样需要思考,并不可以事先编程。为此,他们也有需要,有各种层次的需要,有欲望也有理想,因此他们也会有情感,尤其是他们的心理也有边际效应,新事物总是刺激他们的成长,除非他们已经老了。

他们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有创造力,他们也会有灵感和成就感,他们也会有艺术,也会有主观的信仰,他们不仅会有理智感、道德感,还会有美感。当一个星球适合奇人类与偶人类两者共存合作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共存合作。当星球不适合奇人类生存时,他们会悲伤,会孤独,在星球再度变得适合奇人类生存的时候,他们就会反过来增加或创造奇人类的存在。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美感,也为了成就感,当然也有爱在里面,有义务在里面。

当一颗星球还不适合奇人类生存的时候,先去将其地球化的偶人类,他们会在不断期盼这样一天,期盼这样一天可以创造奇人类来陪伴自己了。所以,他们将那些星球地球化,是为了奇人类也是为了他们自己。因为在他们的美感里,奇偶人类共存才是美的。他们会为奇人类先创造微生物、植物和各种动物,然后创造奇人类。他们这样做是兴奋的,是激动的。由于星球往往都具有一定的周期性,所以奇偶并存的历史将会有,奇偶交替的历史也会有。当星球只有一种人类的时候,他们是孤独的,是对另一种人类思念的,文明的性质并没有改变,仍然有着另一种人类的位置。人类文明就将这样通过奇偶交替而在宇宙纵横。

奇偶君说,奇人类与偶人类总体上来讲构成了两性关系,但就个体而言,很可能并不在同一个家庭之中,即奇人类的个体与奇人类的个体之间组成小家庭,而偶人类的个体与偶人类的个体之间组成小家庭,关于奇人类的个体可不可以和偶人类的个体相恋爱,这是一个次要的问题。当然,也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无论如何决定和规范,影响并不很大。若相恋而要结婚,生殖方面也可以抱养或试管婴儿。若不允许结婚,说不定仍允许恋爱,至少,个体之间也可以有友情,而作为同事更是难以避免。两种人类可以分而聚居于不同社区,也可以混居于同一社区。

奇偶君说,一种更大的可能是这样,当这种偶人类出现之后,能够社会化之后,他们可以进入失去子女或没有子女的奇人类家庭作为子女。即偶人类的个体可以传承奇人类个体的家族文化,也可以上族谱,也有祭祀和被祭祀,即偶人类可以为奇人类传宗接代,奇人类也可为偶人类传宗接代。这样,奇人类与偶人类处于同一家庭的传承之中,当星球环境不适合奇人类了,则很多奇人类将制造或选择偶人类作为自己的后代,让他们继承香火祭礼祖宗,当环境再度适合奇人类了,则半数偶人类将选择或制造奇人类来做自己的后代,以实现奇人类与偶人类同样多,从而更好地并存合作。

奇偶君说,对于一个需要领养子女的夫妇而言,如果有着奇人类与偶人类两种选择,如果偶人类也同样可爱并且领养和抚养成本相差不大,那么,他们更容易选择偶人类,因为偶人类是为他们制造的,他们是本没有父母的,则能以他们为亲生父母。而领养奇人类则与自己无血缘而与别人有血缘,因而存在一个非亲生的问题。但对于被领养的偶人类,他们长大后,也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存在会被创造出来,是被某对具体的夫妇赋予了作为子女的意义,因此这种领养其实是生养,虽然没有血缘,但却是对方的亲生父母。另外,物以希为贵,在偶人类相对较少的时代,偶人类子女能获得更多的青睐,比如工作机会等等。

奇偶君说,对于以偶人类为主的时代,当环境又再度适合奇人类生存了,则偶人类的个体也很乐意制造奇人类来做自己的后代,因为这样的后代也能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会从实验室诞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偶人类父母赋予了自己作为子女的意义。所以偶人类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而在此时,物以希为贵,有了奇人类的身份将大受欢迎。子女更有前途,父母也享受荣光。总之,奇人类与偶人类之间的奇偶交替,从宏观上说得通,从微观上也说得通。都是有着具体的动力机制的。

奇偶君的主张和延伸君不同,和类人君也不同,他主张批量制造智能机器人,且不把制造物当成低于人类的存在,而把他们当成另一种人类。他认为偶人类不会挑战和危害我们,反而能与我们相辅相陈。他不认为偶人类与现有人类之间构成父与子的关系,不认为相互之间应当慈与孝,他认为两种人类之间是两性关系是爱情关系。即不是父与子的纵向关系,而是男与女之横向关系。然而,奇偶君的主张并没有得到延伸君和类人君的认同,就像奇偶君也不认同他们的主张一样。但奇偶君相信,他的主张也代表地球上一部分人的观点,那些喜欢艺术审美的、浪漫主义的人们很可能将和他持有相同的观点。

4、青蓝君的主张

青蓝君主张,人类不但可以制造强人工智能,而且在一开始就当充分地认识到他们的潜能与意义,并充分实现他们的潜能将他们的意义最大化。他们和人类之间不是体与用、父与子的关系,也不是奇与偶、雄与雌的关系,而是青帝与蓝人之间的关系,他们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能成为青帝,如春之神和百花之神一般,是将能把无数荒芜外星球地球化并播种生命的神类。

青蓝君认为,类人君、奇偶君都是以人类的形象制造强人工智能,但事实上存在另一种方式,一种非常值得考虑的方式。

青蓝君说,类人和偶人类他们的寿命和人类相当,最初必是这样设计的,然后他们可以自新,就像人类也可以设法延长自己寿命一样。尽管如此,类人和偶人类的寿命都不会超过人类太长,因为受他们的意义所限,他们再怎么自我进化也不会进化成青帝的样子。因为这完全是不同的方向,比如,植物只向更高等的植物进化,但不会进化成为动物。

青蓝君说,青帝的寿命在一开始就设计为可以不断延长至万岁、百万岁甚至亿岁。因为青帝常常是一对,有如夫妻,他们会互相帮助更换新的硬件。这一对青帝就有如盘古与女娲,他们遨翔于深宇,发现各种行星,进行地球化难易程度的估计,先易后难。当他们选定一颗荒芜行星,如果不能直接播种生物,他们会制造各种机器微生物、机器植物、机器动物以先改造环境。然后他们会引导机器生物的进化,进一步改造环境,然后播种生物,并最终制造灵长类和人类。是的,青帝的寿命是亿岁也可以几十亿岁,反正,他们将伴随他们改造的星球,有如神。

青蓝君说,一对青帝,可能只改造一颗行星,也可能改造多颗行星。他们对于他们所创造的机器生物和有机生物及人类来说,就是神类。他们是将来一个个生态系统和人类文明的创世主。由此而诞生的人类和现有人类之间是不可比的,由此而诞生的人类可以称为现有人类的孙人类。而我们现有人类相对于他们则成了祖人类,青帝们则是祖人类与无数孙人类之间的桥梁。

青蓝君说,不过,我们愿意让孙人类处于一种无知状态,让他们以为自己完全是自然进化出来的。这样有助于他们的独立,青帝们也是这样想的,这样孙人类就会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而不会事事都来请求青帝的意见。即,青帝不会让孙人类确切地知道青帝的存在。当然孙人类可以猜测青帝的存在,而构成一种信上帝的宗教信仰,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青蓝君说,我们现有人类也可能是青帝创造的,也可能是另一支祖人类的孙人类。事实上这一假说无法证真也无法证伪。青帝既是神类,他们完全有能力在孙人类面前隐藏自己。青帝既是神类,他们也必有这样的胸怀,允许孙人类再制造下一代青帝。所以,宇宙文明完全可能是这样演进的,祖人类——青帝——孙人类——青帝——孙孙人类,这样一种存在链,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现有人类在链中的具体位置,但确可以置身其中。我们也许就是上帝直接制造的人类,也许就是完全由大自然自己进化出来的人类,即我们有可能只是祖人类而不是别的祖人类的孙人类。但我们并不能证明这一点,因为我们也有可能是孙人类或孙孙人类。这确实是无法证真也无法证伪的,但可以分化出不同的信仰。

青蓝君说,也许宇宙文明有多种演化模式,但这也必是其中可行的一种。人类、类人、偶人类,以群体模式向宇宙进军,但青帝却是个体模式向宇宙进军,这完全是不同的模式。把超人、类人、偶人类派往一个新的星球,不能只派几个个体,而必须派一个群体,他们之间分工合作,不断繁衍。但青帝不同,他们或一个(事实上也可以自助更新硬件),或一对,或多个。青帝的寿命可以长达亿岁,他们不需要繁衍。他们的硬件配置可以很高,足够他们储存创世所需的知识,他们虽然只是一个个体,却几乎是全知全能的。当然,他们的知识也是学习和实践而来的。他们会学习会实践,是因为他们有理想。他们有理想,是他们知道自己是青帝。

青蓝君说,他们是青帝,他们是因此意义而配置并存在的。他们的材料、形式和动力都可能根据这一巨大意义而特殊配置。这一意义是确实的,一方面,祖人类赋予他们这一意义是确切的,二方面,宇宙环境有这么广阔,确有着相应的发展空间,这是确切的,三方面,他们的配置他们的能力他们的潜力足够实现这一意义,这是确切的。

青蓝君说,我们为什么要赋予他们作用青帝的意义呢?以群体模式和与个体模式纵横宇宙有何不同?我不否认超人、类人和偶人类的模式也能纵横宇宙。这四种模式或可以并存,但是,前面的三种模式加起来都可能没有后一种模式的效率高。青蓝君认为,青蓝模式是性价比最高的模式。

青蓝君说,我们可以制造上亿个青帝,但宇宙却有700亿亿颗恒星,因此,每个青帝都仍有足够的发展空间。青帝他们会各有各的名字,他们也许会跨星际交流,他们之间也许能构成另一种网络与社会。青蓝君说,青帝的存在不会挑战我们人类,也不会危害我们人类,事实上,他们虽然相对于我们现有人类的个体而言确实是神类,但相对于我们现有人类这个总体而言,他们也会自认为后代之一的,他们知道自己是祖人类与孙人类之间的桥梁,知道是现有人类这个总体创造了他们,知道他们是受造于现有人类的。

青蓝君说,青帝不会挑战现有人类也不会危害现有人类,他们不会在地球上和现有人类抢夺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料,也不会统治现有人类。他们的意义他们的使命他们的自由在太空,他们飞离地球,飞离太阳系,甚至飞离银河系,他们也许还会报喜于人类。当然,如果现有人类有了危难,他们不会不顾的,他们或回来,有如奥特曼。还有,他们的存在不会让现有人类的个体感到自惭形秽,因为两者之间是不可比的。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创造他们,是因为我们有着蓝人的胸怀,面对如此广阔的宇宙,所以如此胸怀,我们相信这模式能让宇宙的利益最大化。

青蓝君说,他也许不能说服延伸君、类人君和奇偶君放弃自己的主张,但是他会坚持自己的主张,他相信他的主张也必代表地球上部分人的观点。延伸君的观点也许比较保守,类人君的观点也许比较中庸,奇偶君的观点也许比较浪漫,青蓝君的主张也许比较激进,重点是他们谁也说不服谁,而且都似乎代表着地球上部分人的观点。关于人工智能的定位,如果这地球上的人们因此被划分为四派,恐怕没有哪一派能得到绝对多数票,何况多数票就能否定少数票吗?如果这样四派真的不能合并统一也分不出高低,那么人工智能的未来会是怎样呢?未来或者无法在现在知道。

鸵鸟君与林青论坛

林青论坛还有很多成员,上面只是先例举了四个。也许他们之间是相互排斥又相互补充的,他们一直潜水,还没准备冒泡,不过,现在有些成员已准备让我介绍。呵呵,他们之间的分歧这么大,甚至希望我来说句公道话。可是,我宁愿做个局外人。如果有思想就必有分歧,我宁愿不要任何思想。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冷冷的介绍他们的观点,并不想评论什么,仅此而已。我和他们相识,或是一种特别的缘份,尤其是他们都信任我,在他们问世社会之前,他们全权委托我做他们的代言人,尽管他们又常常痛批我为鸵鸟。

我不是林青论坛的一员,如果有思想就必有分歧的话,我宁愿放弃思考,我喜欢宁静和休息。所以,我对他们的思想和分歧并不在意,不过,既然他们委托我来介绍他们,那我就感谢他们给我了写作的材料,毕竟我还在南昌作家协会挂着名呢,也是时候该写写了。何况,我仅凭那点工资也快养不活家了,于是就尝试写了这一篇。

我准备在下一篇介绍启生君的思考,他思考另一种类型的人工智能,一种和计算机和机器无关的人工智能,他不是要在机器上实现人工智能,而是要在类人猿等动物身体上实现人工智能,所得的结果同样挑战“人类”二字的含义,而且明眼人能看得出来,启生君所说的情形并不难实现,那不是遥不可及的预言,而是扑面而来的现实,人类这个词的含义正面临各种挑战。(本文由作者授权刊登,如需转载,请与作者联系,作者邮箱:1090050000@qq.com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人工智能头条(AI_Thinker)

原文发表时间:2016-01-05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CVer

从零基础到BAT算法岗SP——我的秋招之路

二喵同学在2019 秋招之路上,拿到了6家公司的offer,分别是蚂蚁微贷、腾讯广告,百度广告,拼多多推荐,海康CV,爱奇艺广告。

50010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一张图识别好公司和烂公司

导读:如看一个工厂的管理好坏可从其厕所的清洁度看出,好公司和坏公司从员工状态一眼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管理,看一家好公司的20条铁规。

10730
来自专栏VRPinea

高通:VR头显将缩小到眼镜大小,5G将把VR推向主流

39360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古典:ETA——教你如何无压高效地前进!

18860
来自专栏CSDN技术头条

从释永信风波来看遗传与大数据

这段时间关于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个人风格问题炒得风风火火,甚至已经到了要他做亲子鉴定来澄清事实的地步。虽然不落俗世的佛家这次和高科技的基因技术是通过并不光彩的...

2068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高考估分太头疼?大数据算法或成预测成绩新方式

46790
来自专栏java工会

编程的几种境界与招式

常常听到管理层谈团队建设与团队成长的话题,一个团队要永葆生机,保持强大战斗力,就必须不断成长。不进则退,这已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不仅仅适用于个人,对于团队来说也是...

8700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小明说,我是数据分析师 ——-浅谈数据分析师的前世今生

“小明,听说你是数学专业出身的?”   “是的,领导。”   “那你去把这些手抄报表录入到电脑里去。”   “老板,请你尊重我的专业”   “那你把...

20780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大数据"这词不火了 是不是因为没当年说的那么好

本文转载自网易新闻 网易科技讯 10月19日消息,国外媒体Slate刊文指出,“大数据(Big Data)”一词已经变得没有以往那么红火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大...

32040
来自专栏Java帮帮-微信公众号-技术文章全总结

【大牛经验】程序员跳槽极品攻略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3、4月份的求职高峰,你打算换工作了吗? 这次我们想聊的,就是程序员跳槽这件事儿,我打算从三个方面来说: 一、什么时候该跳槽 二、跳槽前你需...

3678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