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还在“互联网+”,美国却悄悄进入“新硬件时代”

视频内容

2015年4月,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副院长谷来丰,随全球CEO三期游学美国,期间在硅谷参访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本文是他有感于一边是中国举国上下大搞“互联网+”,另一边,美国则悄悄进入了我们为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硬件时代”。以下是正文,发人深省。

在中国举国上下大搞“互联网+”,全国、全社会进一步深度数字软化的时候,美国悄悄地进入了“新硬件时代”。

新硬件时代,是以美国强大的软件技术、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由极客和创客为主要参与群体,以硬件为表现形式的一种新产业形态。

这里说的新硬件,不是主板、显示器、键盘这些计算机硬件,而是指一切物理上存在的,在过去的生产和生活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造事物。

如果说乔布斯在2007年展示的iPad和iPhone还是人们可以理解的事物(还是电脑和手机),那么今天的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机、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是人们在这些东西出来之前无法想象的事物。

美国几年前产生了一大批纯互联网和软件企业,如谷歌、亚马逊、AUTODESK、FACEBOOK,如今这些公司还在聚焦“互联网+”吗?当然没有了。

在“新硬件时代”到来之时,这些科技巨头都在布局围绕硬件的产业。

谷歌过去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如果不打开它的网站,开始谷歌搜索或谷歌地图,你体会不到它的存在。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大街上,一些很酷的人带着谷歌眼镜,招摇过市,一些更酷的人开着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美国四个州拉风(更确切的说“乘坐无人驾驶汽车”)。

军队里那些懒散的士兵,把沉重的背包放在谷歌智能机器驮驴(BOSTON DYNAMICS制造,被谷歌收购)上,自己悠闲地散步。

亚马逊先造出了电子阅读器KINDLE,现在正在完善多轴无人飞行器为它送快递;

AUTODESK利用3D打印机打出来的假肢让残疾人变成了炫酷人群;

FACEBOOK用虚拟设备让年轻人体验“真实世界”。

更不用说亿隆马斯克,卖了PAYPAL后造纯电动车“特斯拉”,现在又在玩可回收火箭和制造“超级电池”;

而苹果用智能手机在引领了“新硬件时代”后,又推出了智能手表。

是这些科技巨头引领着“新硬件时代”吗?不是,绝对不是。

引领着“新硬件时代”是那些极客和创客(GEEK & MAKER),大公司充其量不过是“买手”和“推手”。

它们看到一个好东西,眼馋手痒,花小钱把创客团队和“硬蛋”买下来,慢慢孵化,一旦养大了,动辄就会撬动百亿级的市场。

那么这些极客和创客(GEEK & MAKER)在哪?

1/3在大学里,1/3在自家车库里,还有1/3在孵化器里。

美国的科技孵化器与我们中国地方政府搞的所谓孵化器有巨大差别,中国地方政府搞的孵化器,往往是划一个园区,建一些办公楼,分给创业者几间办公室,不收房租,但是要交物业费,设立一个公司注册柜台和一些所谓的咨询柜台,说白了,就是“房东”。

我和交大海外学院的全球CEO班在今年四月到美国硅谷游学,亲眼见到了硅谷的孵化器是什么样子。

我们参观了一个叫LIME LAB的孵化器,那里更像一家大学实习工厂,里边有各种机床和工作台,还有3D打印等各种先进设备。

极客和创客们在各自的工作台上开发自己的东西,需要的原材料都从孵化器里要,设计的产品从原型到最后包装完毕的样品,都在这个工厂里完成。

我们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如炒菜机器人、纽扣大小的测量排卵期的侧脸器,十个螺旋桨的飞行器,等等。

很多东西都很丑、很笨、很没有商业价值。但是由于创客们为这些产品快速迭代,可能明天看到的就是很酷、很灵、很有商业价值的东西。

孵化器给每个创业者一定的资金支持,如5万美元,花光了,如果产品好,还可以再要钱。像这样的孵化器,硅谷里到处都是。

那么孵化器赚什么钱?孵化器其实就是提供产品实现条件的VC风投!

由于投资早期,每个项目上花不了多少钱,但是一旦1/10的硬蛋被孵化出来,产生B轮的投资价值,成本全收回来了。

我知道中国的北京和深圳也有这样的孵化器,但是很不完善也不成气候,当然VC和PE也不会关注。

中国的VC和PE在干什么?当然在狂热地追寻互联网“夹”。总理都提倡了,那还不快“夹”?

客观上讲,互联网+确实是中国非常需要的,我们的社会服务和公共服务业不够发达,用互联网的工具改造一下很有必要。

但是这“互联网夹”的抛物线一定有达到峰顶的时候,也许是2年,也许是3年,现在热得越高,未来冷得越快。

那些后来者,会不会像A股6000点的狂热股民一样,兴奋地冲进互联网的世界,也到处夹一下,然后等着接受大潮突然退去,海滩上到处都是被互联网夹住的裸奔男女的悲催结局?

慢一步,“互联网夹”就可能变成“互联网鼠夹”。

互联网的世界里,有一个规律:“数一数二,不三不四”。由于互联网的“超级马太效应”,一个细分市场,只有第一名和第二面有存在的价值,第三名以后的土地上,将寸草不生,商业营养严重缺乏。

这一点,尤其令我们担心。举例,我相信在互联网服务业至少有100000个APP(手机应用程序),大家都在争抢市场份额。

假如服务业有500个细分市场,每个细分市场留下2名幸存者,幸存者的数量刚好1000名。着就意味着要有99000个APP被淘汰出局,一点痕迹都不留。

中国的互联网热无疑是由BAT(百度、阿里、腾讯)带动的,“互联网+”的概念也是马化腾2012年提出的。

如果在2012年企业家投资“互联网+”,这个企业家一定赚得盆满钵满,但是2015年投资“互联网+”?我祝你好运。

视频内容

因为我知道BAT的关注焦点已经不全是“互联网+”了。阿里收购了很多硬件型的公司,据说准备搞汽车,一种全新的、无人驾驶的、智能的电动车。

今后我们1/3的办公活动会在汽车上完成。

百度在搞中国大脑、百度眼、神灯、翻译机。

腾讯在构建物联网基础架构,同时上马与微信支付配套的新POS机。

他们已经像股市中的机构投资者一样,悄悄出货。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我们有那么多制造业的企业家们,是否在“互联网夹”的狂热中冷静一下?

放眼2-3年后的未来,那里有一个“新硬件时代”在悄悄来临。这个时代更适合制造业实业家的口味和习惯,更渴望传统制造业的供应链和经验。

制造业企业家何必现在转弯,进入纯互联网的岔道?把目光放远一点,继续向前开,可能坦途无限。

中国的新制造业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但是在天际间,已经有一丝曙光,谁先播种,谁先收割。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钱塘大数据(qtbigdata)

原文发表时间:2018-07-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海外市场,国产手机品牌的新战场

随着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逐步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替换时代,用户对手机品质和价格更加挑剔,国内智能手机厂家进入“血战”模式,一边快速瓦解“中华酷联”的原有格局,重新划定...

812
来自专栏IT派

那个把说了20年大话都实现了的男人,这次说要制造芯片,我信了

4月25日,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称,美国司法部正在对华为是否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对华为“下手”了。路透社报道,起码从2017年...

97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别人的老板:董明珠给员工送两房一厅,腾讯给员工50万无息贷款

一向敢怒敢言的“铁娘子”董明珠近日又有新消息。在做客人民直播时,董明珠表示2016年就已在格力电器内部提出要求,空调十年内不准坏,坏了就直接换新(看看格力什么时...

5968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日本制造业跌落神坛?并非完美的日本制造业

来源:凤凰财经 ? ? ? 日本制造业曾创下辉煌历史,全世界90%的数码相机是日本制造,日本持有全球37%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和66%的半导体原材料。世界人民看...

3385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高校是创新人才和项目的摇篮

从日本成田机场到东京市区,经过有着美丽弧度的彩虹大桥,在夜色中,彩灯点缀着高大的桥身,使这座桥也成为了东京湾的一个观光胜地。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会长杨克俭参...

1789
来自专栏IT派

蔡崇信:我为什么敢放弃580万年薪,跟着马云拿500块工资?

他叫蔡崇信,行事低调,极少抛头露面,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被成为马云背后的男人——阿里巴巴的隐形英雄。

1062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你需要知道的关于中国无人机的十大问题

1、投资人最爱往无人机哪些领域里砸钱? 去年,笔者应芜湖航空产业园邀请去考察,其中有一家以研发和销售工业级无人机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老板是一位90后和一位80后,...

2673
来自专栏量子位

起底软银千亿美元基金:“疯狂”加杠杆,这是孙正义的信心和贪婪

李杉 问耕 编译整理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孙正义又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去年10月14日,日本软银董事长兼CEO孙正义发起成立愿景基金(Vis...

3084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被炒上天的中国工业机器人如何软着陆?

在东莞的一个机器臂组装工厂里,工人在机器臂组装车间里测试成品。 “我就坐在他旁边,明显感受到血肉之躯发出了钢铁的力量。”广证创投副总经理王彦和参会的人们调侃道...

3634
来自专栏老苏机

早报:女经理售万条个人信息,获刑半年罚金1万

1、2016年全球电子垃圾重量达4470万公吨 仅20%妥善回收 据外媒报道,随着越来越多设备的使用,电子垃圾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全不可能避开的问题。虽然一些国家...

35813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