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挺过20年!人类或将避免肌体衰老实现永生

1

长生不老,能够解决很多困扰人类已久的问题。今天,生物科技和AI正将人类推向一个临界点。人类在死亡面前很无助,永生一直是我们的终极梦想。人类真能实现永生吗?

答案是:能的!而且,咱们大多数人都能活着看到这一天!

这并非危言耸听,永生的物种并不少见。地球上的生命出现于37亿年前。这些最初的生命大都是单细胞生物,其特点之一就是自我繁衍,所以都永生。

那么死神是什么时候降临到生物界的呢?

10亿年前,一些物种开始进化为有性繁殖。1亿6千万年前,出现了开花植物。从此以后,生老病死才在动物和植物世界里成为常态了。

不过,即使在当今动物界,也还是有个别永生型的。比如下图的这种水母,俗称永生水母(学名Turritopsis dohrnii,生活在地中海和日本海)。永生水母体型很小,要借用显微镜才能看清。

它们有个神奇的特点:幼体变为成体后,一旦遇到逆境(饥饿,肢体损伤等),就开始逆生长,先失去触须,然后从成体变回幼体珊瑚虫。之后,再次发育为成体。只要不被其他动物吃掉,就可以周而复始,无限循环地活下去。

Source: Wikipedia - Immortal Jellyfish

众所周知,龙虾和海龟也都很长寿。即便到了高龄,它们心脏功能及肌体的活力跟“小年轻”龙虾海龟们相差无几,只是体型更大而已。

人类所属的哺乳类动物算是最悲催的:所有个体都会死!先别绝望。即使在人类体内,有的细胞也是永生的,比如生殖细胞(生成精子卵子的细胞)。

人类的生殖细胞可以不断复制自己,虽然其他细胞还做不到,但这是一线曙光。因为,只要有一种细胞能够永生,就说明我们人类还是具有永生的基因的。只要能找到并激活这些基因,其他细胞就也能转化成永生!

人类要做到永生,第一步要了解究竟是什么引起衰老,然后再去探讨破解之术。

2

那么,衰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目前科学界主要有两种学说:

学说之一损耗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基因不断被损伤,被腐蚀,由此逐渐失真,最终造成我们肌体的衰老。连细胞内的自我修复功能也会最终失效。“年久失修“真要命。

学说之二头盔说:每次细胞分裂,染色体都会被复制。可惜的是,每次复制都不尽完整。染色体两头的端粒体总有不到1%被漏掉。话说端粒体类似于染色体的头盔,起保护作用,切个几刀也不碍事儿。但架不住一刀接一刀,一般在五六十刀之后,线粒体就残了。当染色体失去头盔保护而暴露于刀口之下时,细胞就自动挂了,我们的生命就到终点了。

明白了衰老的主要原因,那么破解之术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

Alphabet公司于2013年9月份成立了Calico公司,专攻衰老及衰老引发的疾病。这家子公司阵容华丽(CEO Arthur Levinson,现任Apple公司董事长,原生物科技巨头Genentech的CEO/董事长),资金充足,目标明确,志在必得。

Alphabet掌门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为Calico制定的宗旨是要解决人类的健康,福祉,及寿命的问题。佩奇对所有下属公司的一贯要求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小规模的改良上,如果达不到十倍以上的改进就不要浪费时间去做(拉里佩奇的10X理论),要把我们的寿命改进(延长)10X?以中国平均寿命76岁来算,10X,意味着我们能活到近760岁!

那么,上面提到这两个学派要如何破解衰老问题呢?更重要的是,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抗衰老得长生呢?

答案是:20年!20年内就会有质的突破! 说来话长,还是先从损耗派说起。

格雷博士总结,引起衰老的损耗共有七大类:细胞流失,细胞核突变,线粒体突变,拒死细胞,交联引发的组织硬化,细胞外废弃物,及细胞内废弃物。

幸运的是,这7种损耗全部都能修复,只要方法靠谱。格雷的治疗方案是,对基因的损耗定期护理,修复大部分,不一定要100%,力保将基因损耗保持在安全标准之上,以避免引发肌体的衰老。格雷博士预测,第一代治疗手段将会在未来20年左右成熟(~2037年),其疗效可以将寿命延长30年左右。

30年的阳寿简直就是一张宇宙飞船的船票。登上这条船,就能飞(熬)到下一阶段,等来第二代治疗手段问世,再次补血,又再续上几十、几百年。随着第三代、第四代不断更新,阶梯式达到长生不老!

3

先别高兴,咱先放下损耗派,看看头盔派有啥招数:每次染色体自我复制,两端的头盔(端粒体)都会被砍短一截。端粒体不断被掐头去尾,5,60次后就失去保护染色体的功能,染色体一乱,所属细胞也就挂了。

所以,端粒体的长度就是我们寿命的计时器!

科学家发现,有些“永生细胞”(如生殖细胞)内可以产生一种叫端粒酶的蛋白。端粒酶的作用就是修复端粒体:每次细胞分裂时,端粒体刚一被砍短,端粒酶马上会帮端粒体再长出一截儿。这样端粒体就不再怕砍,细胞就可以无限地复制分裂下去。

寿命的计时器嘀嘀嗒嗒,但指针每走一格,端粒酶就马上将它推回一格。正是这一端粒酶功能的重大发现,让上文三位科学家获得了2009年的诺贝尔奖。

目前头盔派的主攻方向之一,就是要让所有细胞都能产生适量的端粒酶,既足以修复端粒体,又不会让细胞野蛮生长成为癌细胞。

比尔·安德鲁斯博士(Dr. Bill Andrews), Sierra Sciences研究机构的创始人,是头盔学说长期而坚定的倡导者。他今年66岁,专注于端粒体研究近25年,拥有50多项有关专利。他表示,有信心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攻克这一难题。

尽管两个学派各执一词,但在大方向上非常一致:要延长的是健康的寿命,并非无休止地苟延残喘。760岁的人照样能跟18代孙网球场上争高下。长生不老(amortal)比永生不死(immortal)更重要。

最给力的是,生命科学正以持续加速度的方式不断开拓向前。

2004年,全球科学家一举实现了人类完整的DNA测序。这一重大成就耗时15年,耗资$40多亿美刀。而仅仅十来年后的现在,检测任何人的基因组成只需要1小时,而且成本已降至$200美刀。

2012年,一项划时代的基因技术又横空出世:CRISPR。借助于CRISPR技术,科学家就能像在电脑上编辑文字一样,任意编辑细胞内任何基因。这项技术给人类,乃至整个生物界,带来的深远影响难以估量。它或许能根除上千种人类的遗传病,甚至改变未来人类本身的特征(智商,体型等)。

过去需要多名研究人员数年时间才能完成的科学实验,现在一个人几天时间内就能做好。可想而知,CRISPR大大加速了抗衰老研究。

另一方面,CRISPR技术也带来了巨大的隐忧。现在一个普通高中实验室就可以用这个技术生成新的物种。原来上帝干的活儿,很快连普通科技爱好者也能干了。不仅基础科学在加速发展,商业机构也纷纷加入到抗衰老达长生的潮流之中。

Alphabet建立了2家生命科学的子公司,已投入7亿多美元。从Google离职的员工们,最近5年内创立了16家生命科学公司,集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也入了10亿美元从事抗衰老的研究。其他商业机构的参与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在硅谷,生命科学类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退一步说,即便20年后,上述各方努力都不成功,灯火阑珊处还有个备用方案: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实现“虚拟永生” (Digital Immortality)!

欧盟和美国等政府已经拨款10亿美刀帮助绘制大脑神经元的图谱。Google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erzweil)预言,2029年,我们将能够上传大脑的全部信息,包括记忆,意识,和脾气秉性。这样即使我们的肉体不复存在,我们的思维,意识和情感也能在云端延续。

长生不老也好,虚拟永生也罢,都将在20年内见分晓!誓死挺过二十年!

4

长生不老固然令人憧憬,但更多更大的挑战也接踵而至。

问题一:人口爆炸,资源有限。如果人真能长生不老,那岂不造成世界人口大爆炸?地球面积有限,那么多人怎么装得下呀?消费,制造垃圾和污染,地球资源也有限呀,养活得了这么多人吗?

一旦解决了长生不老的问题,活着的都是“年轻”力壮的,不仅不是社会负担,反而是社会财富的持续创造者。反观眼前,由衰老引起的各种疾病(癌症,心脏病,老年综合症等)消耗了80%以上的医疗资源,社会保障体系频临崩溃,这才真是不可持续呢。

问题二:基因“保先”:老而不死,岂不失去活力和创造力吗?历史上不论科学,文学,还是艺术,绝大多数的创新都出自年轻人之手。量子物理学奠基人马克斯.普朗克指出:科学是在科学家的葬礼中进步的。

在人类自然的迭代过程中,优胜劣汰,不良基因不断被淘汰,人类才能变得越来越适应生存环境,与时具进。长生不老,那么创造力也不应该减低。你想想啊,如果每个细胞都是18岁的状态,那么人的心态和思维不也应该是18岁的状态吗?

不过,人类还是有可能意外死亡的。所以,人类的冒险精神倒有可能降低:极限运动,革命,战争等有生命危险的事,大家会本能地避免。

至于进化和死亡的关系也要重新构造了。生物科技已经可以改变活人的基因。目前CRISPR技术就可以精准地编辑人的每个基因了。一旦发现哪些身体特征不适应环境,需要调整,也不用等到下一代,或下几代,几十代。至少在理论上没问题!

问题三:船票给谁,大坏蛋老不死怎么办:一般来讲,新的科技成果总要假以时日才能量产。早期成本一般都会比较高,所以早期使用者一般都要付出较高的代价。目前商业机构的介入预示了这个问题,就是说谁有钱谁就能拿到船票,而钱不够的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或自己的亲人离去。这就升级到了道义的层次。届时政府或许会出面监管起来。

说到大坏蛋,坏人能长生不老,好人也能呀。可能为哥本性偏于乐观。不过现今全球最富的人中,好人还是占多数吧?而且,纵观历史,这些大暴君大恶人所处的时代里,都有正义力量制约他们。

问题四:生还是死,to be or not to be:说实在的,自己还真有点儿纠结。正如乔布斯所说:“死的意义就在于让我们知道生的可贵”。如果不再有死亡的阴影,对生命和时间还会这么珍惜吗?如果体会不到生命的意义,长生不老就没什么意思了。

另外,在社会底层的很多基本问题(如贫困儿童的健康和教育等)尚未得到解决之前,就开启长生不老这一潘多拉之盒,弄不好会引出并激化一系列社会问题。

当科学家们认识到,所有生命的核心无非就是数据和算法时,这两种力量就完美地结合了。如果说人工智能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非凡,那么生物科技的剑尖则直指人类的命根。

来源: 科技最前线、硅谷为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1A056TQ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