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统计学家爆学术界丑闻,Google研究人员涉嫌性骚扰?

作者:Bing

来源:论智

NIPS是学术界最受关注的大型会议之一,上周刚刚落下帷幕。我们应该感谢并祝贺那些为机器学习以及人工智能领域做出重大贡献的研究专家,许多人为了技术的进步牺牲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但不幸的是,这些胜利并非故事的结局。

最近几天,Twitter上许多用户转发了一则关于NIPS 2017上一支乐队在闭幕演出上用性骚扰开玩笑的消息,这支乐队成员大多是著名的机器学习和数据统计学者。作为导火索,许多关于学术界的歧视与偏见事件渐渐浮出水面。昨天,数据科学家Kristian Lum在Medium上发文,揭露了近几年她亲身经历的性骚扰事件,引发了不少讨论。

以下是论智对其文章内容的节选:

「在我第一次参加大型会议时,就曾遇到今年NIPS乐队中的某位大牛,他在论文展示期间摸着我的腿并说:“你的裙子非常性感,很适合论文展示。”从那之后,他经常在Facebook上给我发私信,内容十分不得体,经常涉及性暗示。

除此之外,另一位侵犯者S的行为最让人愤怒。在某次会议上,S装作对我的研究很感兴趣,经常会提出自己的疑问。但紧接着会说到自己的家庭,标榜自己是位好丈夫、好父亲,以赢得女性参会者的信任。

然而在那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和其他参会者在海边游泳。突然S在水下不停地拉我,把手放在我的身上、臀部和大腿上。我试图挣脱,但他把我抱起来,拉到他的胸口处。然后他把我拖走,离其他人越来越远。我开始挣扎,他最终把我放走了。

当我回到其他人身边时,一种被羞辱的感觉包围了我。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所有像S一样对我的研究表现出极大兴趣的高级学者,实际上只是想跟我睡觉。再想想我当时对他表现得那么友好,而其他人也认为我必须友好地回应,真的非常过分。

我并不是唯一一个被S骚扰过的人,他甚至将魔爪伸向了我的女学生。那位研究生已经订婚了,S扔去骚扰她,想要和她做爱。

在另一场会议上,S在我后面大声的叫我“热辣的小妞”,我转身盯着他想让他闭嘴,但他立刻说:“我是开玩笑的!”结果他那组的人都被逗笑了,这让我很反感。

……

我不想只在屏幕背后当键盘侠,我知道改变来的不会那么快,但是我希望其他比我有影响力的人能站出来做点什么。只写出评论根本影响不了什么,因为施暴者已经习惯了这种敌对的气氛,尤其当他们的对象是女性时。更可怕的是,人们竟然对那些公然在会议舞台上的性侵犯玩笑毫不介意,可见现在的学术环境的乌烟瘴气。

我们需要让那些人对他们不恰当的行为负责,还要对那些被他们影响了学业事业的年轻同事们负责。事实就是这样,这些人利用他们在业界的地位,公然侵犯其他人,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我们知道你是谁,我要勇敢地说出来,否则就会成为共谋。」

据彭博社今日报道,Lum博士文中所指的“S”正是谷歌工程师Steven Scott。而之前那位触碰她大腿的男士是生物数据科学家布莱德利·卡林(Bradley Carlin)。目前,谷歌方面称正在调查此事,Scott已被停职。

这篇文章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和转发,谷歌大脑的负责人Jeff Dean对Lum博士的行为表示支持,并鼓励那些勇敢站出来的人。

同时,Salesforce的一名工程师Smerity在reddit评论说道:

没人应当经历这些。

Kristian Lum博士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研究者,她在机器学习的公平性、可靠性和透明性(FAT)领域做出的贡献十分巨大。我曾在2016年她发表To Predict and Serve时与她有过一面之缘,他对影响预测性的见解让我十分佩服。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拥有统计所需的严谨性。而我们这一领域正是需要这样正确处理FAT问题的人。她的研究范围很广,包括禽流感和统计未记录的屠杀事件,值得一读。

对于她曾被骚扰,并且有人利用她的成果达到肮脏下流的目的,我认为这非常可怕。任何人都不应该经历这一切。

巧合的是,Smerity三天前刚刚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控诉现在学术界和各大会议的偏见行为,就他所看到的现象,被分为以下六点:

排外的笑话或行为

很多参会者在大会上对外籍人士或其他领域的人开带有侵犯性的玩笑,这会让他人感到很不舒服。难道不开玩笑会影响共享知识这一目的吗?请记住,这是一个国际性场合,不是每个人都能说流畅的英文,大家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所有人都应当被欢迎,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

对别人的性别、肤色、国籍带有偏见

会议的目的就是分享每个人的想法和见解,但是现在,很多女性研究院在参加会议或讨论时都想要在自己的名字上打个“研究者”的标签,而男性会有这种想法吗?这就暗示了在如今许多大型会议上,女性学者的地位通常不如男性。

机器学习会议应该有一套行为准则

2017年《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是敢于对性骚扰说“不”的几位女性榜样,但是学术界和业界似乎忽略了这一问题。调查显示,技术界70%的女性表示还有很多性骚扰的案例没有被报道出来,而相对的男性数字只有35%。另外,男性指责媒体过度报道性骚扰的人数是女性的4倍。

例如PyCon’s和其他一些技术性大会已经制定了相关的行为准则。而最近发生了其他事件后,制定行为准则的会议也多了起来。无论如何,我们要尽快实施,因为在一个没有规矩的行业中所付出的成本太大了。同时,执行也要与准则共同到位,不然结局同样不会很好。

某些国家的人被拒签

很多有才华的研究者和从业人员因为美国政府对本国有旅行禁令而被拒签,甚至有许多人从来没能成功参与会议。这让我们非常气愤,因为这对行业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这条推文讲述了在NIPS 2017上,一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学者由于拿不到签证,只能远程汇报他的论文。但由于WiFi问题,声音听不太清,所以他只能提高音量,最后吵醒了邻居……

Black in AI的阻力

Black in AI是致力于帮助更多黑人参加人工智能界的活动、促进他们与行业交流的组织。当Black in AI成立时,Twitter上有一部分反对的声音。还好很多成员介入,帮助并支持了这一活动。

所有人的声音都很重要,我们欢迎少数族群的人们分享他们的知识和观点,这样才能让整个行业更有活力。

会场缺少儿童保育室

虽然这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事情,但是也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打造良好的环境,为那些有孩子的参会者提供服务。

Smerity表示,虽然自己并不能决定大会的体制、流程,但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是一个需要合作的行业,只有一个赢家是行不通的。我们都需要改变自己不妥的态度和行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16G0DR2A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