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闽景:上海教育面临三大跨越

在这次理事会上,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做了学会年度工作报告和年度财务报告;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则做了题为《上海教育面临新跨越》的报告。

在报告中,倪闽景从人工智能出发,做出了人类“从经典学习进入超级学习”的判断,并由此提出:上海教育面临着“三大跨越”

“第一教育”获得授权,根据演讲内容进行了整理。

1

人工智能终结了人口红利阶段

开始进入人才红利阶段

“人工智能”这个词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产生的。

1956年夏季,以麦卡赛、明斯基、罗切斯特和申农等为首的一批有远见卓识的年轻科学家在一起聚会,共同研究和探讨用机器模拟智能的一系列有关问题,并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这一术语,它标志着“人工智能”这门新兴学科的正式诞生。

如今,这些小伙子已经变成了垂垂老者。

随后,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有起有伏。第一次比较重大的高潮出现在1997年,电脑“深蓝”战胜了人类,从此人类在国际象棋上再也没有战胜过人工智能。

到2016年,人工智能又有一次新的大爆发,主要原因是AlphGo在围棋领域战胜了人类最优秀的棋手之一李世乭。这场胜利的背后是人工智能技术取得了很多新突破。一是新算法,二是云技术。

在云技术方面,AlphaGo战胜李世石,用的是服务器集群。有了云技术之后,25万台服务器可以协同思考,而人类的大脑现在还无法互联互通。因为使用了大量的服务器,所以,人工智能下这一盘围棋,电费就要三千块美元。

在新算法方面,人工智能的算法大爆发。比如,人工智能中的图像识别技术已经可以分辨出“狗”这样的动物。要知道,图片中的狗有各种各样的形状、颜色、品种,人工智能要能够分辨出“这是狗”,曾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人工智能还取得了很多广为人知的进步。比如,现在已经有了“头条机器人”可以写报道,写小说。

还有人工智能可以写诗。这是人工智能作的一首诗。

这是去年10月份在伦敦展出的一个机器人,是日本人做出来的。也许不久之后,人工智能就可以取代人类的女朋友了。

当然,人工智能之外,其他的信息技术也在不断发展。比如,电子印刷技术和数字出版发行可能让书本在未来成为一种艺术工艺。

可以说,在技术进步的今天,人类已经进入了物质极大丰富、信息极大丰富、知识极大丰富、机会极大丰富的“富裕时代”。但人工智能对教育的最大的影响则是:人工智能真正终结了人口红利阶段,开始进入人才红利阶段。

2

从经典学习到超级学习

从学习角度来看,历史可以分为几个阶段。

第0个阶段是文明开始前的阶段,也就是有文字之前。

有了文字之后,开始有了真的教育,也就是第一个阶段:很长一段时间主要是师徒制教育。这个阶段跨越了从狩猎收集到驯养种植社会的漫长时期,在这个阶段,教育就像农业,精耕细作,周而复始。

第二个阶段大概是400年前工业革命开始,对应的时代是从农业生产到大规模机械化生产的时代。社会分工更精细,更专业,对应的教育从超精英、个性化教育走向大众教育。这时候的教育有点像工业流水线,统一化、规模化。

第三个阶段大概是最近的40年,对应的是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人和信息快速流动。与此相对应,教育进入一个混合式学习阶段,就像软件一样不段升级。

从工业

虽然教育一直在随着社会的变迁而变迁,但迄今为止的学习都是经典学习。所谓“经典学习”,就是在学习过程中是通过正常的渠道和自然的方法把知识存储进大脑。

接下来,人工智能将把我们的学习带入第四个阶段,也就是“超级学习”阶段。

(“第一教育”此前曾经专门推送过倪闽景关于“从经典学习到超级学习”的演讲内容,点此回顾,其中详细阐释了超级学习的四大特点。——小编注)

3

上海教育,呼唤新的跨越

我们即将进入智能社会。技术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人工智能甚至已经可以通过刺激人类的大脑而控制人类的手臂。但是,与此同时,也要警惕陷入“高科技时代、低智商社会”的困境。

(关于“高科技时代 低智商社会”这一话题,“第一教育”此前曾经推送过倪闽景主任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未来学校大会上的主旨演讲,点此回顾。——小编注)

在智能社会,我们最需要的知识工具、品质素养都发生了变化,这其中的很多知识素养是我们目前的基础教育中比较忽视的内容。

比如,矩阵、卷积、微积分、拓扑等知识,在人工智能中都非常重要,但是在我们目前的学习内容中则并未被大量涉及。

爱因斯坦有句话: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时的同一水平思维来解决问题。所以上海教育需要呼唤新的跨越。

基于此,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判断:

一,教育的问题从来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价值判断的问题。

二,未来不会只有一个,应该鼓励学校多样化的实践,才是最好的选择。

三,上海教育当前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均衡和负担问题,而是如何跨越我们现在的阶段。

具体说来,上海教育应该有三个方面的跨越。

第一个是教育教学全过程的流程再造,或者称之为教育BIM技术。

BIM技术是建筑中的一个术语,可以为建筑从设计、建设到使用的全生命周期中的所有决策提供可靠依据。教育BIM技术则是指对教育教学的全过程,从教育目标的确定到最终的评价等整个过程的流程再造。

第二个是融合中华传统文化和人类科技人文经典的教育范式锻造。

此前的教育范式中基本框架都是借鉴国外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我们的教育范式必须适应我们自己的文化,因此,要建立以中华传统文化为本的,集合全世界的科技人文经典的教育新范式。

第三个是脑科学和人工智能相结合的学习革命,或者称之为“升脑计划”。

脑科学的发展和技术的创新将对学习带来非常大的变革。

这也许是上海教育面临的最大挑战。如果实现这三大跨越,那么上海教育将一直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前列,许多如负担、择校等问题也将大大缓解。

关注“第一教育”

分享至朋友圈惊喜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2F0ESRQ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