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AB面

组织结构与生产关系

-- “开源社区和区块链一定会有无政府主义的属性 … 很多人觉得区块链会带来无政府主义的社会结构,但是我喜欢从有建设性的角度来看,它是一张信任的网络。”JBOSS的创始人和开源运动的发起人Mark Fleury

不是好量子物理学家的程序员不是好乐手,这条描述很适合JBOSS的创始人和开源运动的发起人Mark Fleury。这位已退休十年的开源运动先行者,在家里有观测量子纠缠的小实验仪器,麻省理工量子物理毕业,业余和自己的社团做希腊戏剧,电子乐队;去中心化和无政府主义深入骨髓。

当聪本木第一次在白皮书中谈到区块链的时候,他提到了开源代码和钱, 人们可以生产自己的货币。那时候Fleury还不懂这两个概念加在一起是什么意思。货币,之前是优越有地位的国王,民族国家才能发布的,今天人们在开源社区中可以创造自己的通卡。Fleury对《链吧财经》说,“我们可以看见开源社区在生产货币中的价值,对社会结构的构建。”

如何分配钱,关系到生产关系和组织形式,先来看一下去中心化的生产关系是怎样的。

Fleury的父亲资助了JBOSS的研发团队,他们免费发放,吸引来很大的社群,面向市场后再回馈研发人员。Fleury说,今天用区块链这样做,你可以用一个成功的开源项目, 比如Diaspora, 激励这个社群取代Facebook。他们可以用通卡奖励员工,因为区块链,可以同时做开源和加密货币。

由于区块链的兴起,开源代码+钱的方式,让Fluery想到,相较于理想状态下,把一个ICO做成去中心的社群,他们可以把成功的开源社区孵化成ICO。

“开源运动是为了回馈参与运动的人,刚开始我们没有想要赚钱。” Fleury的口中这些人包括开发者,消费者,所有贡献了代码的人。

Fleury表示,软件运动中一定带有无政府主义的元素,尤其是比特币社区。“他们把自己放在反政府,反美联储,反大公司的位置上。很多人觉得区块链会带来无政府主义的社会结构,但是我喜欢从有建设性的角度来看,它是一张信任的网络。相信没有一个中心管理机构,有的是一个自我管理的开源的社区。”

Fleury认为“公司”这个概念在大区块链的语境下也是不成立的。在去中心化的社区合作中,所有人可以以扁平的方式,参与任何项目,人才可以选择如何流动。”你需要一个公司去生产一个软件,建立一个社群,当社群开始工作的时候,你拥有的不是一个比特币公司,你拥有的是一个以比特币为基础的平台。” 他说,“网络给你项目,给你架构,给你身份,给你想法,这会带来我们意识的进化。”

Fluery的想法可以追溯到70年代,Richard Stallman的自由软件运动。比尔盖茨给软件征费的时候,Stallman谈人的自由,和免费发放软件。JBOSS养活了自己,很多人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CyberMiles的首席科学家Michael Yuan, 也是早期去中心化的战士。

当年他参与开源运动,也要从开发者社区去中心化,去的是微软的中心化,他们和微软互称“邪恶帝国”和“社会毒瘤”。后来一转头发现,微软现在是开源的第一大贡献者,但Michael Yuan依然故我。

他说,“现在我绕那么一大圈又回来做这件事,不是币,不是链,是去中心化。”

扁平经济

--“应该把区块链看成是未来高速数字化运转的社会的机制的必然的中间件。它确保了数据的唯一性,真实性,和快速的触发交易,协调规则,创造共识,这是一个必然的方向....促成的这样国际化的交易,它有点乌托邦。”90后极客,SCRY无域少女掌门符安文

30号,北京BTA峰会专访室外,符安文的出现引来人们纷纷驻足。这个传奇的天才少女,有人说她是中国的女性V神(以太坊创始人),蒋涛说她是迅速崛起的年轻的行业大佬,而她本人却是不在意偶像包袱或者身价几何。这是一位搞技术的实干派的极客,相比在加密货币金融泡沫中狂欢的大多数,她眼睛只盯住如何用区块链技术优化实业。

符安文和她在中国,欧洲,波士顿的研发团队,正在铺展无疆界的开源平台,共享数据,绕过中心化的机构和人,用数据和数据对接,在地理和组织架构上,都做到名字所揭示的,无域

无域,去年年初启动的开源计划,独创一款DNA双链,纳入不同行业的数据源厂商,在链上建起智能合约协议层。数据种类包罗万象,有体育、娱乐、交通、气象、金融、农业、基因模型等。公司和个人可以方便地用这些分类数据智能合约搭建他们的轻节点应用产品。

符安文说,“我们自己非常看好把数据变成智能合约去做交易。未来我们会相信在区块链的应用,一定是把数据作为交易的标定物,然后去服务更多的行业。”

比如飞机延误险,对于无域来说,不再需要通过航空公司购买,也不是需要人为核保的事,只需在区块链协议层中买飞机智能合约的时间数据。数据里会设定好参数,在原定时间之后落地进来的数据,被称为是延误险。符安文说,原本30块钱才能赔付100到300元的事,现在两块钱就能做到。

她还说,“不再需要第三方,你只需要在智能合约当中设定啊这个参数和规则,然后当这样的参数和规则,它就可以出版合约,自动交易,这就是去第三方真正的扁平化的分享经济。”

符安文提醒说,“这句话你听好,应该把区块链看成是未来高速数字化运转的社会的机制的必然的中间件,区块链的核心是智能合约,-- 预先制定好参数,像一个分布式的机器人的自动系统,能自动扭转,帮助交易双方,安全隐秘。它有点乌托邦,因为是国际化的交易。”

除了审核过程简单的险种之外,适合用智能合约来优化的领域还有金融、民调、投资、期货、物流数据。

无域今年六月发布自己的DAPP,年底会有六家大型实体企业将使用无域的底层链的DAPP落地。落地的应用三个月到六个月就可以研制出来,“就像一个小孩一样拿很多乐高积木堆起来。” 符安文说。

在无域之前,符安文做农业的供应链,食物忧,在全球超过3800家公司,底层链是私有链和混合链。她运营的法则就是,让更多的公司能够受益于公司的技术,能让别人获利,降低运营成本。

她认为未来的五到十年,人们的通信,设备都会用到区块链。

谈到区块链泡沫,符安文坚持好好帮助实业则可以独善其身,“时间是最好的机器,每一个技术的爆发和应用都会有参差不齐的现象出现,这样的机制会通过时间清洗掉。“ 她还说,“当你身在泡沫中的时候是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泡沫里的, 过两三年之后你再看,那我们还活着的,而且我们活得很happy。”

蒋涛:“分配的钱不一定是最公平的,但是分配的方式一定是公平的。”

言论自由

Eric Lifson Skrumble时光簿联合创始人兼CEO

十秒,是Skrumble时光簿立下的目标,在两个人之间建立共识,搭建联系。

可以想见,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再怕留下什么有损身份的电子记录了。拥有你的电子记录,也是区块链先行者们经常谈到的一个问题。

但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是否能保证通讯要求的达成共识的速度,是个难题。David Lifson, 时光簿的CEO和创始人说,开始做时光簿的时候,他们发现现有的公链中大多数都是适应交易的,没有适用于通讯的。他说,“我们为了支持即使视频音频短信通讯,开发自己的公链。”

时光簿点对点的通讯建立在一个公钥和一个私钥上。两个人的公钥提供了我是谁我在哪的信息,私钥产生一个会话密钥。AB二人的视频,音频,短信联系都在私钥上建立。这等同于在A和B之间建立了一条只有两人能使用的光缆,没有其他人能看到。

和传统互联网墙外的人联系也不需要防火墙。解决速度的技术难题的话,区块链将会是另一张隐形的网络。

中心化 . 依情况而定

本次区块链技术及应用峰会(BTA)的主办之一,《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

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在接受链吧采访时表示,区块链的组织形式是应该去中心化还是应该有一个中心,应该是依具体应用决定的。应该去结合应用场景,来确定什么样的应用,适合什么样的组织形式。一些需要确权的应用场景,并不需要非常的去中心化。他说,”举例来说,版权交易就不需要去中心化,因为他是需要确权的一个过程。但是类似微信游戏这种应用,去中心化会比较快。”

去中心化带来的低效,在一些场景中也是有目共睹,比如,王峰举例,以美国公议市政投票的效率来做电商交易一定是不行的。

目前大多数虚拟货币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MasterDax项目负责人李成说,“最最本质的问题是效率低,撮合的速度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05G113EP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