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如本我,市场如自我,共享单车区块链就是这样的典型

主导着市场的资本就像手中的工具,本身没有善恶,而人可以使用工具做好事或者坏事,资本也是一样,掌握着资本的人可以选择善恶,所以资本的运用也反映了人性的善恶,而信息化时代,信息技术更是将这种善恶放大数倍作用于整个市场。

分形学告诉我们,局部和整体具有很高的相似性,同时,人类创造的事物往往是个体自身的外化。

弗洛依德认为人格结构包括本我、超我和自我。本我是人格中原始的非理性的冲动和本能,构成了基本的心理能量——力比多。超我是人格中的良知部分,是社会道德的代表。自我是人格中理智而又现实的部分,主要功能是用现实可以接受的方式满足本我。本我没有得到适当控制,会导致冲动任性,缺乏自律自控;超我过强会导致苛求自己和别人,过分自罪自责,产生强迫症等神经症。因此,一个具有拥有健康人格的人,是自我发育比较成熟、自我对本我和超我具有较强调控能力的人。

资本就是本我,这种原始的非理性的冲动形成了力比多,这种能量充满了活力但是不受约束。政府就像超我,约束和压抑着资本,市场就是自我,当资本和政府两种力量平衡之时,就能得到健康发展,市场平稳运行,社会财富不断增值,社会中个体也得到发展。

实际情况往往是,在一个新领域拓展时或者市场模式变化时,就像一个人来到一个新环境中,本我发起挑战,站在最前沿,资本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资本的能量就是力比多的大小决定了新兴市场的规模。此时的资本遇山开路遇水搭桥,不择手段直达目的。如果这个时候就开始限制资本,就会将新兴市场扼杀在摇篮中,这时候超我一般给予本我最小的管束,有时候甚至还会引导和放纵本我。而当市场格局基本形成,各路资本开始高歌猛进,过度的发展伤害了自我的前程,市场明显狂热的时候,就像一个人过于兴奋不受约束,虽然得到一时之快,但对今后的人生没有好处,这时候政府开始出手,超我开始抑制本我,直到自我平衡,此时一个新的市场就成熟起来,这个过程往往会反复多次后逐渐平稳下来。

远的如电子商务,近的如共享汽车、共享单车这类新兴市场,都是沿着这样的路径发展起来的,而共享单车还处于本我的冲动阶段。区块链还处于开疆破土的原始冲动阶段,只是区块链背后资本的力量太大,力比多大得让本我警惕起来。

在自我调节时,我们可以将自身的能量做建设性分配,一部分能量用于自我压抑,一部分爱世界与身边的人,一部分用于工作甚至创造,使能量升华为造福社会的成果。所以市场的不同阶段,市场对资本有着不同的要求,当一个市场走向成熟,要求资本用公益的形式回馈社会成了必然的选项。所以我们看到大多数的世界级大公司,都在用公益的形式回馈社会,这一系列现象就是分形学在市场上的反映,符合社会活动外化着人类自身这一观点。

升华使能量转向从社会角度来看更为有益的方向。弗洛依德认为在所有的防御机制中,升华是一种成熟的并富有建设性的心理防御机制。他说:“也许我们可以把最高的文化成就归功于以这种升华作用的方式释放的能量”。

市场的最好归宿就是升华,为下一次的进化准备能量。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14A1EN06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