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的《星球大战》《银河系漫游指南》都有它的影子

撰稿 | 吴锁胃AKA unlimited

排版 | 刘禹彤

“因为这部电影,NASA每天用来叫醒宇航员的音乐就是《蓝色多瑙河》;因为这部电影,卢卡斯拍了星战系列,斯皮尔伯格做了导演;美国电影协会评价它为 ‘史上第一的科幻片’;诺兰评价‘世界上只有一个库布里克’;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宇航员在真实地踏上月球的土地时说‘JUST LIKE THAT MOVIE’;就连苹果公司的iPod名字灵感也是来自于电影中的一句台词’Open the pod bay door, Hal’。”

从赛博朋克神作银翼杀手到长盛不衰的星战系列,从西方的漫威到东方的攻壳机动队,《2001太空漫游》是现代科幻电影史上一座绕不开的里程碑,它的TOP1地位无片能撼动。《2001太空漫游》的英文名字是2001:A Space Odyssey,一首壮阔的宇宙史诗。很难想象这是1968年的片子,而之后的科幻片往往都是这首宏大史诗的变调或和弦。刘慈欣曾经说:“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对《2001:太空漫游》的拙劣模仿。”神秘的黑色石碑在后来的每一部科幻电影中闪耀。

我必须得承认这部电影在一开始挺难看下去的,看完它我用了三次。第一次是因为长长的黑暗画面实在难熬加猿猴的尖叫声吵得我脑瓜子疼,不到十分钟就关了。第二次我没能坚持到黑色石碑再次出现就已经沉沉睡去。第三次是我失眠到半夜两点,抱着催眠的心态打开它——然后一直精神到了太阳出来。

故事主要围绕一块神秘的黑色石碑展开。当第一个猿人会使用工具时它出现在了大地上。当人类登上月球时,它又再度出现。为了寻找黑石的根源在2001年人们踏上了登陆木星的旅程。当时人工智能已经非常发达,飞船上的人工智能HAL的“错乱”杀死了四名宇航员,最后仅剩一个叫做大卫的宇航员之身前往木星。大卫穿过星门,进入另一个时空,最后成为了一名“星孩”。它确实没有什么扣人心弦的剧情或者明显的故事走向,所有的情节不是趋于故事性而是象征性和寓言性的。

在这里,我想和你分享几个镜头。

骨头和飞船

在开头,飞起的骨头变成了宇宙飞船。猿人开始在觅食、战斗运用骨头的时刻,也是人类工具使用的开始。骨头和飞船,其实都是工具,都是双手的延伸。两个时刻隔着千万年遥相呼应,仿佛一个又一个的轮回。

我可以相信你吗,HAL?

不少人全片看得最毛骨悚然的地方是人工智能在暗处瞪着血红的眼睛监视着宇航员们,试图读他们的唇语。HAL功能强大,性格可亲(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非常可靠。在一定程度上,它真的很像一个人。人们制造出的工具,居然模糊了人和工具的界限。这个工具甚至可以自主思考,在没有人参与的情况下自行做出决定——而这决定要了四个人的的命。最后大卫决定手动关闭HAL, HAL开始求饶,慢慢地他唱起了儿歌《小雏菊》。歌声越来越弱,像一个将死之人慢慢失去意识。看到这一幕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大卫真的在杀死一个关在缠满电线的红色箱子里的人。

炫目的光河向大卫喷涌而来

大卫经历长长的旅程,到了时间和宇宙的尽头,他开始跌入一个不同的空间里。光线和色彩不断疯狂地扭曲、畸变、辐射、爆炸,这时你将会看到炫目到令人失语的光河。

大卫成为“星孩”

有人说,片中出现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一个重要的暗示。电影中,人类从猿人开始,到星孩结束。人类从使用骨头,到使用飞船,到使用人工智能,到完全无需凭据,以星孩形态就能探索宇宙,成为尼采的“超人”。最终人类返璞归真,回到起点,成为充满好奇心的婴孩。

只在重要时刻出现的黑色石碑,是否无处不在?

你可能会跳过片中无端出现的两段黑暗,并且觉得莫名其妙。有人认为,库布里克之所以把原著中金字塔状的石碑改成长方形,就是为了这两段黑暗。观众中场休息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块石碑正在屏幕上静静注视着他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就是它的歌唱。

如果你开始对这部电影感兴趣,这里有几个观影建议:

尽量找一个大的屏幕,你会被震撼到(尤其是最后十几分钟);

一个效果好的音响会给观影体验增色不少,你将会欣赏到《蓝色多瑙河》、《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同样美妙的大段声音留白;

开头可能会很枯燥,坚持住不要在观影过程中睡着;

在这部电影中,剧情不是重点。不要抱着看小说的心情看这部电影,你可能更像在读一首诗或者一本哲学书。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05B1YV3J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