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友谊医院王振常:AI须融入医学影像的工作流程

五年前,王振常通过公开选拔,成为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分管门急诊、医技、科研、教育和信息化建设工作。此前,他在北京同仁医院从一线医生一路成长为最年轻的放射科主任,并任职十余载。他履新北京友谊医院的愿景之一,就是让基础扎实的放射科再上一个台阶,将其建设成为全国一流科室。

如今的北京友谊医院放射科是“具有雄厚实力的综合影像学科”,是国家重点扶植学科、首都医科大学影像学系的挂靠单位。“人才济济,设备一流”,包括当下最时新的医学影像AI,也已开展多时。

通常初检医生在看片子时,同时使用肺结节AI产品。韩丹进行审核时,“如果初检和AI产品的结果差异较大,我就会结合AI以及我的经验再次查看。确实有时候出现初检医生漏诊,后来用AI复查了出来。”韩丹看来,医学影像AI给自己和同事的工作起到了明显的辅助作用,尤其是帮助减少漏诊。

“胸部CT至少300幅,一张张看,很容易漏掉小的病变,而医学影像AI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所以假阳性率比较高,漏诊率比较低。”王振常说。“人工智能潮流我们必须迎上去,医学影像必须跟AI密切结合,走一步是一步。”王振常一口气说了两个“必须”。

效率提升之外

医学影像AI早已不是陌生的概念,应用AI可以解放医生、提升效率已是共识。王振常说,正如使用医生的反馈,通过AI可以提高效率,减少医生的劳动,是目前医学影像AI应用积极的一面。

目前的AI产品在使用便捷性上考虑到了医生的需求,操作简单,上手很快。“精确度也符合预期,达到小数点后一位,对于非常小的结节,也足够了。”

放射科心胸组平时看片的医生是5个人,韩丹坦言,工作压力很大。而AI产品的使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工作效率。“对我们的作用是提个醒,不漏诊的同时,能有针对性地去看,用不着满屏去翻,提高了效率。”

而对于目前使用的AI产品,王振常说,来自医生们的反馈,“已能够满足日常需求”。放射科医生经常加班,因为工作量太大。“医生最怕的是漏诊,目前对AI产品的首要要求就是减少漏诊,能加快工作的速度。”

但现阶段医学影像AI的应用,也增加了医生的另一部分工作量。“因为AI需要进行额外的数据处理、数据分析。”所以,AI的技术如何跟医院信息系统工作流融合起来,并结合临床工作流程,被王振常视为当下最大的痛点。

“在临床工作中,通常是拿到一个片子先看是否正常。如果是异常的话,再甄别方向,进而判断哪一种病的可能性大。”而现在的AI应用基本是对某一个征象的智能判别。在王振常看来,现有的医学影像AI产品可以朝更契合临床路径的方向努力。

医学影像虽然是AI很好的切入口,但医学图像的容积数据处理起来殊为不易。“不像人脸识别只有一个图像,医学影像有深度,甚至不只有一个平面,还有坐标轴,那么三维空间的数据怎么去分析?”

另一个难点是,当下医疗数据采集并不规范统一,“虽然已有数据处理软件产品,但采集起来并不是那么回事,所以AI在短时间内改变目前这个局面还很难。”

王振常介绍,现在已有厂家进行尝试,“一个胸片先看它正常不正常,比如说膝关节,先判断其有无骨折,有无腿病,让AI的处理逐渐接近临床流程。”

期待软硬件形成合力

目前已有多家AI企业进驻北京友谊医院。王振常说,AI产品线还可以更丰富,比如现在AI企业不少从肺结节入手,其实对心胸组,肺结节只是日常工作中的一小部分,肺炎、慢性肺病等都还没有相应AI产品,“所以,医学影像AI的潜力很大,AI的工作需要再推进”。

王振常建议,AI可以和设备厂商一起合作改善流程,从采集数据阶段就进行人工智能分析,而不是形成图像数据以后,现在的AI产品都是由AI软件对医学图像进行分析,但“形成图像已经晚了,流程已经滞后”。所以,在他看来,医学影像AI企业应该去跟设备厂商合作。“在采集过程中,拿到原始数据,就进行人工智能的分析。”

时下医学影像AI行业火热,涉水者众多,北京友谊医院的合作单位不仅包括企业,还有高校。王振常笑言,“在生活的各个层面、在各个行业,人工智能现在太时髦了”。

然而,他正色道,真正的突破其实应该在于转变思路,尤其是医学影像AI。人工智能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图像的人工智能,现在各种产品都是在图像分析层面进行智能分析;二是结构化报告的专业词汇规范。“比如,通过辨别几个非常关键的征象,加上一般资料,以及对接知识库,然后通过对比,诊断其可能性。”

据了解,北京的大医院基本上还没有实践结构化报告,目前结构化报告也没有统一标准。“我们的愿景是很高的,但是你不走第一步,后面的发展就谈不上。就像没AI1.0版怎么能有2.0呢?”王振常笑了。

影像科室发展跃升

人工智能可以把常规技术、常规知识综合起来,然后标定,以此做重复性的工作,但是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好的医生一定善于跟病人沟通。“每个人的心态不一样,情绪不一样,他的病可能都不一样。这都不是AI目前能做到的。”

“如果目前是AI1.0版的话,也许AI10.0版的应用程度会超出我们的想象。但就现在而言,影像科室和影像医生仍是不可或缺的。

作为副院长,尽管医院管理事务繁多,影像医生出身的王振常依然十分重视影像科室的建设。“影像学的设备是集先进技术之和,是很有力的科研手段,不是单纯诊断疾病,而是应该对疾病的发生机制、疾病的治疗预测都有很大的帮助。

无论管理工作如何繁忙,王振常对科研和教学都始终不放松,他坚持每周二到周四参加放射科的病例讨论。他坦言,五年来,影像科已有长足进步,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也取得一些成绩,但还是对接近更理想目标满怀期待。

“我们一直在思考,怎么把影像科室真正有机融合起来。”王振常说,放射科已经成立了心胸等各专业组,未来希望能够有机地跟核医学、超声科室形成大专业组,即建成各个专科,把超声、核医学、放射这些神经影像科室都按解剖部位、按系统进行划分。

但北京友谊医院影像科室长期处于人手不够的状态。以放射科为例,现在影像检查需求大,放射科的人员增长跟不上发展。“原来放射科30人,现在130个人都不够用,医生几乎每天都在加班。”王振常说,影像科室一直在招人,也永远缺人。“所以说,人工智能的确是医生的好助手,通过AI减少工作量,减少人力成本。”

王振常谈及,就科室发展的现实而言,如果医院领导班子里有对影像学科的发展和特点了解深入的人,就不会产生影像学科被误解或者被忽略的状况。

“一名医生在同一时段只能服务一名病人;科主任承担更多工作,把握整个科室的发展方向;而院长则是对全院几千员工以及背后的病人负责。”王振常认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医学的贡献、对病人的帮助程度也不一样。“作为专业人员,应该尽可能往上走,如果有这份能力,就该争取这个位置,或者不放弃这个位置。”

也因此,担任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的同时,王振常还是中国医师协会放射医师分会会长、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常委、头颈影像诊断专委会主委、北京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主委等。他乐于参与行业建设,无论多忙,都会参加全国的各种会议和学习班,积极参与各种评审,“在行业里的眼界不一样,对行业里的热点会比较了解。”

“如果在我的努力下,能把医师协会的工作往前推进一点点,那比我单纯当一名医生更能发挥价值。”王振常说。

最近,好多小伙伴跟沙师弟说,苹果手机微信改版后经常找不到我们,为了帮助大家快速找到【放射沙龙】,沙师弟整理了以下2个方法!滑动即可查看。(仅限苹果手机哦,安卓目前没有改版哦)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28A1S2L3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