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LifeBanker CEO夏立:如何打造区块链健康金融新生态?

在医疗领域,大家亲身经历了很多问题,包括看病难、看病贵、医患矛盾等问题近些年不断涌现。而互联网医疗本着改革现有体制、完善医疗服务的宗旨,来对全行业医疗和大健康进行补充性的服务。

但是经过10多年的互联网医疗和移动医疗的发展,我们可看到一个现实:现在所有的互联网医疗和移动医疗公司都很难赚钱,现在还赚钱的都是线下医院。

那么,这些互联网医疗公司在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大家的困局是什么呢?

之前我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从业了6年,6年创业中做了4家公司,都跟互联网医疗相关,期间做过很多不同的互联网医疗业务。经过6年实践,我发现其中存在两大核心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破解,现有的互联网医疗很难再向前发展。

第一个问题:

互联网医疗其实只是流量的入口,公司以很高的成本在互联网上获取的流量,最终都被导向线下医院。

流量从进入医院开始,所有的资源和服务与互联网医疗就已经没关系了。因为那个体系非常封闭,真正的强流量入口是线下医院,而互联网医疗公司其实是在给医院打工。

第二个问题:

现在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很难从用户身上直接赚取利润。

作为一个企业,要赚钱,钱从哪来?其实,现在很多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在经过几年发展,有很多钱之后,最后不得不走上一条老路,即在线下开医院,或开一些地方的卫生诊所。

因为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从国家的社保中赚取用户的钱。除此之外,其他一些纯线上的服务应用,都很难赚钱,因为对于患者来说,他们想要出钱,都会想如何从社保中出。

在国外,相对来说,互联网医疗公司做起来会更简单一些。

因为国外有整套商业医疗体系保险来做支撑,这些医疗保险公司会给大量的钱给互联网医疗公司,让他们想尽办法为患者提供服务,降低他们的赔保概率,从而提高收益。

因此,他们愿意付出成本给这些互联网医疗公司。但是在国内,这种方式很难执行,国内主要还是社保,商业保险体系还并不完善,所以中国相关企业在这个方面非常难以生存。

打个比方:

其实现在我们医疗体系就像一个巨大的城堡,里面有非常多的设施,有各种服务,钱也多。用户只能从城堡的一个门进去,在里面完成他所有的服务、消费等一系列行为。那传统互联网公司,就像是在城外卖地图,告诉用户里面有哪些服务?价格是什么样的?有哪些核心内容?

在城内,这些大的医疗机构赚着大钱,但其实外面卖地图的人,收益很低。中间也发生过一些事情,比如,一些互联网医疗公司做一些类似于票贩子的活,其实就是在门口卖票,当用户拿票进去以后,里面所有业务的收益跟外面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所以,在这么大的城堡里,在传统的早期医疗里,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系统,外界不可知,只有进去使用的部分人才会知道,信息极度不同步。互联网公司在10多年的发展当中做到了一件事,就是信息的同步,让信息极大地和外部用户同步,包括希望看病和希望进到城堡里的人。

这个时候,信息虽然同步了,但是价值没有同步。虽然我在外面做了很多事情,去召集用户,去给大家提供外围服务,但结果拿到的酬劳却很低。而在城堡里,这些真正提供核心服务的人,比如医生,还有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拿到的劳动报酬也非常低,实际上,几乎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城堡的管理者,包括里面的户主、机构方等,这对于大家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而区块链的出现,可以解决互联网医疗之前没有实现的价值同步问题,这4个问题分别是:

第一个,患者的价值同步问题。

大量的患者,前几十年透支健康,之后用透支健康赚来的钱,去买高额的医疗服务,最后可能导致倾家荡产、入不敷出。

第二个,医生的价值同步问题。

城堡里的医生,只是打工者,所有的服务只给很低的酬劳,所以他们是城堡核心的运营者,是最主要的创建者,但是他们拿到的薪酬是不对等的。因此会出现塞红包、药厂通过灰色方式给到医生,从而产生了很多医患纠纷。

第三个,医院价值的同步问题。

医院其实也想改革,但是这样一个城墙,已经被竖起来了,他没有更有效的办法,将自己里面的医疗资源给城墙外的用户使用。他们只能还是通过传统的方式,在门口堆积大量的人,通过一个一个人排队进去的方式来服务用户,其实这样的服务价值和效率是非常低的。

第四个,保险价值的同步问题。

国家社保系统担负着医疗保险的大部分业务,然而其区域化管辖制度和赔付限制,使得患者在真正赔付的时候遇到问题。而商业保险由于制度限制,还无法灵活的服务于用户,而导致控制保险赔付的健康服务机构发展也受到较大限制。

那么,LifeBanker打算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

我们需要把这个城墙拆掉,让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能够更加统一地做信息和价值的对称或交易。

但在传统方式下,这是不太可能的,这个墙是不能拆的。所以,如何将用户和这些单个的服务资源进行对接,这就是LifeBanker这样一个区块链健康金融生态要去解决的问题。

我可以在城堡里面独立地选择你为我服务。那么这样一种会员模式,其实就是将一个城堡通票(买个票进去的方式)变成了里面的每个服务主体,他有自己的个人服务体系,他愿意承诺为自己的用户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比如绿色通道。你如果想买协和医院医生的服务,他们就发行这种服务,进去可以直接找到这些大夫,他们为你服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解释加入会员的这种服务逻辑:

比如医生想发行一个远程咨询的会员服务,那么用户可能只需要10元,就可以购买该服务的使用权。

这个逻辑是说,因为我们之前通过传统的方式进到医院,所有患者的筛选是由门诊大夫进行疾病的分诊。他们要对普通的患者做大量的分诊工作。有病的、没病的、病重的、病轻的,病轻的可以回去调养休息,病重的就需要看病,所以之前的传统医疗是大量的用户聚集在城堡门口一个一个分诊。

但是现在加入会员计划的过程中,我们通过极低的成本,购买了某个医生看病的权利,只有当我们真正生病的时候,才能行使该权利。这相当于,那些在城堡门口帮助城堡分诊的人已经做好了筛选规则。让每个真正需要进到城堡里的人进去。

若用户得重疾,假设重疾患病概率是千分之一的话,其实对于在城堡里面的医生来说,他们服务一次用户的时间就可以有1000个人去认购这份服务。对于医生来说,一次提供服务,就可获得10000元收益(10*1000)。这里有3000元是真正服务发生时的执行费用。另外7000元部分,其实可作为医生年终的分红激励。

当患者进入医院里面,即使再发生一些其他服务,比如说看片、手术,还是应该照交费用。但在前期的问诊阶段,对疾病的基本分析,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我们通过预授权服务的方式,获得医生的服务能力。这样对于患者来说,可以提前获得某个顶级主任大夫的服务的资格。比如一个月对外只发1000份,这1000份就是核心的资源凭证。

对于医生来说,他们的收入会比以前多很多,因为真正发生服务时的费用是3000元,这种收入与“好大夫”上相比,获得的收入要高很多,而且有长期的分红激励方式。

当然,分红不会完全分给医生一个人,这里面还有渠道、运营机构这些外围的人,他们是城堡外面卖地图的这部分人,即做外围服务的人,他们可以获得这部分收益,因为他们帮助医生和医院筛选了人、去召集用户、去做了信息同步。

LifeBanker除了可以为用户提供医生服务会员计划的产品,同时还会提供一套数字通证的经济体系。相当于在传统领域里用户进城堡里面用法币购买服务,但是因为在城外的交易场所里,如果想要把场外的所有的服务方连接在一起,再和城堡里面每个不同的医生相连,必须有一个统一的价值评价工具,这个工具就是LifeBanker的数字通证。

用户在城堡外,找到相应的服务商,通过法币换得数字通证,这些数字通证通过区块链的方式,将价值直接转到城堡里的医生手上,医生可以变现。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打通城内外完全不互通、资源完全无法通过的局面。

因为内外资金的运营体系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可构成城内外两套不同的经济体系。

城内就是传统的你出钱买服务、买资源。

城外就是一整套的独立经济体系,该体系可以在医生、患者、服务机构或者乃至一些传统的保险提供商、互联网健康企业中应用,大家用统一方式为医疗的服务主体做支付。同时,患者可以通过他们去购买,当然也可以通过健康机构,比如说跑步等方式获得这样的数字通证,拿着这些数字通证可以去购买医生发行的服务。

同时,在服务的两侧(医生和用户),我们都做了非常精细化的一些设计。

一是保证医生的基本服务收入,在一开始就已经把服务成本给到医生。这样的话,不管后面数字通证的波动如何,对医生来说,他们都会去提供这次服务。

二是对于用户来说,他们购得服务,就可以直接享受对应的服务,同时也可以用溢价的方式转让给其他人,从而获得一些额外收益。

LifeBanker是基于目前广泛应用的以太坊公有链(依据后续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也可能移植到EOS上),旨在构建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普惠医疗”健康金融区块链平台,并通过一系列机制保证这个平台顺畅运行。LifeBanker团队将联合健康保险、基因科技、人工智能、医疗服务等健康相关产业链上下游机构打造普惠医疗,立志做成全球最大的健康金融区块链生态系统。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714A0MM8J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