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相信“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吗?

南宋高宗年间,眉州郡守邵博算是个清官。当时地方上有个“黑”客(我的意思是他做的是黑道买卖),擅长搞私家情报,经常拿着官场上那些人违法乱纪的证据去要挟当事方,给自己捞取好处。鉴于“人人都有肮脏的小秘密”,而秘密都是有价值的,这位黑爷在黑白两道几乎做到了通吃。

但是,黑客那套到邵郡守这里就不灵了。邵郡守做官有底线,又没什么黑料,所以最多跟黑客虚与委蛇一番,却并不真的帮他落实好处。黑客很恼火。

赶上一个实权上司(转运副使)吴某出差路过,偏偏邵郡守的“官商”低,不懂得像沿路别处的地方官那样精心打点。这下子黑客抓着了机会,赶紧在吴副使面前大肆诬陷邵郡守一番,弄出了几十条罪名。吴副使大喜,顺水推舟,直接把邵郡守抓进牢狱,派了个狠人杨某来鞫劾。

邵郡守当然不肯向杨某认罪。杨某也不含糊,先搞外围突击,把邵郡守底下一个叫邓安民的属吏打死了,还剥光尸体给他看。啊呀,士可杀不可辱,怎么能够杀了还要辱呢?杨某这一泼皮狠招让邵郡守的防线彻底坍塌:够了够了,你说什么我就应承什么吧。于是这案子轰轰烈烈审了十个多月,牵扯到当地几百号吏民,甚至有十几个人在审理过程中就直接给弄死了。

这个故事出自南宋洪迈的《夷坚志》。看到此处,我们这些具有上帝视角的后世吃瓜群众当然都期待着情节赶紧反转——包青天也好,海青天也好,反正总得有个什么势力出来主持一下正义吧,说好的邪不压正呢?

大约是感受到了吃瓜群众的呼吁,故事接下来马上很潦草地翻了一翻儿:有位监察官(提点刑狱)周某“知其冤”,亲自到眉州来核查,发现邵某根本没那些贪腐的事,最多就是拿公款请客吃了几顿饭、超额使用公家信笺纸(“以酒馈游客”“用官纸札过数”)之类的小问题,就把他放出来,奏报朝廷,贬官了事。嗯,南宋司法界也不是那么黑暗嘛。

然后呢?冤死的邓安民和那十几个人怎么个说法?大肆诬陷的黑客呢?挟私报复的吴某呢?以杨某为代表的一大堆酷吏呢?然而,并没有然后了。有个细节值得注意:故事里别的人物都有名姓,就只黑客称作“贵客”,这很耐人寻味。会不会他有幕后大BOSS呢?

回到“群众视角”上来。要是搁今天,谁摊上这么大一桩冤案,肯定是要到处申诉的。申诉之后,如果仍旧觉得处理结果不公平,那么很多人想必会用上如今佛来挡佛、魔来挡魔的“大杀招”:媒体曝光——呃不,自媒体曝光!人肉他们,网暴他们,倒逼他们,清算他们……虚拟时代带给吃瓜群众的社会扁平化和权力分散化的错觉,以此为甚。不可否认,这招有时候也管点用,虽然永远会走偏,并且永远会走向另一个可怕的极端。

然而南宋绍兴年间没有信息网络,公权力对于邵某一案的运作已经结束,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呢?看官们胸中的这口恶气还没有出啊。别着急,那个时代也有自己的万能大杀招。

故事在刚才结束的情节点上转入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异界(天庭及阴司)的权力系统运转起来了,诡异的事件接连发生。

异界的主宰(“帝”,天帝)为这桩案子指定了一个重审主管:眉山士人史某。提前一年告知他这个任务,当他登科后,让他在调官的途中死去,以便正式上任。于是,酷吏杨某数人、转运副使吴某、黑客等等相继暴亡,去阴间配合调查重审。也许等待翻盘的冤案太多,这案子在阴间又一直审了三四年。有一天,赋闲在家的邵某终于看到邓安民来了,告知“冤已得伸,阴狱已具,须公来证之,公无罪也”,又让邵某在文书上花押签名。于是六天之后,邵某也死了——去阴间作人证。至此,整个故事迎来最后的反转:有罪无罪的全死了一个遍。

如果非要看成happy ending的话,我们就自行脑补出“好人投好胎,坏蛋下地狱”的道德预设吧。

这个故事的落脚点在于,“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作为我国稗官野史、述异传奇里的终极万能大杀招,“阴司的审判”体现着天道的正义,承载着民望的殷切,担当着社会共同的心理救赎,既是现世的警示,又是虚拟的承诺。与今天的网络平权想象一样,它是假的,又是真的。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文| 严优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09B0RZT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