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主义新闻学是什么?

完善学科体系

积累答题案例

学习专业表达

好久不见的论文导读了,为什么会好久不见呢?

因为,你知道吧,有时候就是会没有思绪。论文这么多,我该怎么挑选啊!每天都在逛着知网阅读了没有几百篇也有几十篇论文了,论文的水平实在参差不齐,有些更不适合初学者阅读。

如今,终于忍不住要为大家推荐的原因是因为小编我啊,两天前刚听了杜骏飞老师的一堂讲座--“理解网络社会”。在这堂讲座里,我见识了真正的学者的魅力,也对他提到的几篇论文产生了兴趣。

当然啦,考虑到“知识产权”问题,演讲内容先不能“剧透”。在这次演讲中,小编有幸对杜老师提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反思传播学圆桌论坛”演讲实录--《新闻是人,新闻学是人学》中。

提这个问题的初衷呢,当然是因为小编是理工科出身对技术的话题比较敏感,杜老师在演讲中提到的“让技术的人去研究网络社会,是不科学的”,我就有所疑惑,那该由谁去研究现在的网络社会呢?

杜老师和蔼地说“我可能表达地不够准确吧,其实是从前自然科学家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来研究所谓的网络社会,而今天的大数据、人工智能诞生之后,他们把手伸向我们的学科。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不能完成很多任务,但只剩他们没有我们,那一定会背弃我们研究的出发点。”

听完讲座后,我开始阅读杜老师的实录--《新闻是人,新闻学是人学》。阅读的体验,好似又参加了一场现场演讲。

这篇实录的中心思想是:

1.传媒技术已开始成为新闻业的统治力量:新闻衰亡而信息崛起;事实变异而后真相崛起;人在退缩而物在崛起;哲学理性沉沦而数字逻辑崛起。

2.新闻学应保持批判精神,努力促进新闻价值观向人本主义的转向:让新闻业回归知识分子行业;职业新闻应使新闻权力归于人,而不是归于数据和机器。

3.从新闻传播的观念上说,新闻即人,新闻学即人学,新闻精神即人本精神,这是“人本主义新闻学”的根本要义。

以下为实录部分内容

新闻与人本

职业新闻人该有什么姿态

在这个算法和人工智能开始主宰新闻业的时代,我想讨论一下新闻与人本问题。

《人类简史》(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的作者赫拉利(Yuval NoahHarari)有一个断言,说人工智能留给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这里,我也想说,在机器崛起的时候,人不必拒绝媒体的技术化,但在哲学观念上,必须在历史开启时就准备好清醒、无畏的批判精神。目睹着机器人新闻生产的崛起,传统新闻业的衰亡和新闻公共价值的式微,我要开宗明义地指出:今天,新闻价值向人本主义的转向,或许已是新闻学保持主体性的唯一可能。这种转向包括以下意涵:新闻的本质是人;它应该报道人,并以人性来报道;新闻必须基于事实报道来关怀人,新闻报道事实及人,其目的是要帮助人了解世界及理想化的生存;职业新闻的一切努力,都是要使新闻和媒体回到人。

新闻业的消散

媒介成为宰制力量

其实,我们在看待当代新闻传媒的时候,也有类似感受,新闻业那些坚固的东西确实正在烟消云散。当人们讲到新闻共同体和记者身份的液化的时候,其实都是在被迫接受一个根本性的命题:我们的人类社会现在是基于泛传播而存在的,并且很可能将为媒介技术所代表的物的力量所左右,包括机器、算法和数据。

以下就是那些烟消云散的事件给我们提出的严峻挑战:其一,新闻衰亡而信息崛起;其二,事实变异而后真相崛起;其三,人在退缩而物在崛起;其四,哲学理性退缩而数字逻辑崛起。

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间,这个世界的主要变化之一就是媒介社会的日渐物化,大众传媒原本是人操控的工具,但是今天却在操控人,用马克思(Karl HeinrichMarx)的观点,这是精神深处的“异化”。在这异化的过程当中,媒介成为宰治的力量,成为控制和左右人类社会的结构性的力量。今天我们思考人的时候,会不断发现我们自己逐步成为媒介的一个附属物。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人使得媒介气化了,但实际上,人也被媒介所蒸发,成为弥漫传播的一部分。在媒介融合时代,最深刻的融合,不是融合媒介而是融合人。人被媒介交融后,人和社会的信息场域都弥漫而成媒介权力的一部分。在其间,清清楚楚地所体现的,恰是物的宰治的力量。

警惕机器至上

保护人的意识

“机器”虽好,却不应使我们在人性和信念上输诚。今天,我们遭遇报纸消亡论和传统新闻业的溃败,遭遇新闻价值的流逝,和“10万+”这种庸众势力对新媒介的绑架,我们正处于心与物二元对立的十字路口。虽然我们不必以唯心看世界,但也务必要警惕机器至上的观念。我们可以借重人工智能和数理逻辑实现人本的观念,而不能以此作为对哲学理性的否定。

柏拉图(Plato)认为,理性是灵魂中的最高部分,逻辑力量是灵魂的最高属性。这里,无论是思想、灵魂还是逻辑,都属于人特有的高贵理性,至少目前来看,它们还完全不能拜托给机器智能和算法逻辑。

人工智能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超过人类,但有一点是永远不能企及人类的,那就是人的意识。所以刚才我说,我们作为学者存在的第一职责,还是要保卫我们的意识,而不是要匍匐于技术的面前。

新闻专业主义的泛化

我们如何自处

新闻专业主义在当下的困境由四个泛化组成,包括:新闻本身的泛化、传媒边界的泛化、新闻人身份的泛化和新闻效用的泛化。对于新闻人来说,过去清晰的信条多已模糊,过去得到的权利都已失去;对于新闻来说,个人意志开始让位给统计数据,人的自由开始让位给网络秩序的一律,隐私开始被无条件的入侵,伦理开始让位给算法,写作开始让位给程序。

面对这一切,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自处?

我的所有意见都在于此:只有重新皈依人本主义的信念,才能回到新闻业的本原;因为,也只有回到我们人的精神本原,人才能成为自我主宰的族群。

今天,人们对新闻业的焦虑分成两个层面:一是有形层面上,我们看到新闻业的日渐萧条,老新闻人纷纷出走,新闻业的附加值的降低。二是无形层面上,来自内心世界的焦灼,人们对于什么是新闻,什么是好新闻,新闻业向何处去,新闻到底有什么价值,都开始产生了怀疑。

所以,老新闻人和传统新闻学最不能够适应的,其实并不是发行量、收视率的溃败,而是整个新闻价值观和新闻运作体系的崩塌。其中,最重要的是,新闻业实现职业独立自主的自我想象,受到技术的压迫、权力的压迫和资本的压迫,在互联网时代还要受到“群体”的压迫,终于日渐变得不可能。

那么,在这四重压力之下,反抗的工具是什么?我认为,唯有人本主义才会是保持新闻业的自足性,唯有人本主义才会是新闻理想的唯一的精神庇护,并可能使得新闻业回归“知识分子行业”。

网民素养的觉醒

第五权力的觉醒

进一步地,我认为,新闻回归人本主义的路径有三种:一种是新闻人在哲学观念上的自我超越,一种是新闻传播在媒介环境中的抗争演化,还有一种是网络公民在新闻素养和新闻的第五权力的觉醒。

在最近二三十年的公民新闻时代,出现了第五权力与第四权力间的斗争、融合和博弈。新闻媒体所代表的所谓第四权力,被看成是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独立力量,其社会职能是“监法”。然后,曾几何时,大众传媒日渐受到权力和资本的收买与控制,对三种权力进行的舆论监督变得不确定,传媒自身的权力运作开始不透明。因此,第五权力开始出现,公民和社会自己介入到媒介运动,甚至自己举办媒体以成为自身的公共领域。如果说,第五权力是公民意识在传媒上的觉醒,在互联网时代的第五权力,则是网络公民意识在网络媒体上的觉醒。

结语

新闻是人,新闻学是人学

回到新闻与人的本源关系看,新闻学所谈论的人,包括作为报道对象的人、作为记者和把关人的人,以及作为受众与公众的人。事实上,新闻学意义上的人文关怀,是对新闻进程中的人的关怀。

在演讲的最后,请允许我强调一次:从其本质观念上说,新闻即人,新闻学即人学,新闻精神即人本精神。这是新闻传播实现人本主义转向的根本要义。

★大家都在看的干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13B1HJ5F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