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由人工智能来“创作”,人类未来思考

当人工智能进入艺术领域,可以让经典艺术家复活,并依据一定的逻辑继续创造作品时,人工智能与艺术创造的关系,艺术家与艺术价值的认定等问题,就需要进行重新考量和厘清了。

未来,机器可以替代人类完成很多事情,总有一些内容是机器无法复制、无法超越的,而这部分内容在人类创造的艺术形式中将得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和释放。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在五百年前就画出了很多机器的梦想:浮动的宫殿,直升机,坦克,工业织机......

> 莱昂内尔·莫拉(Leonel Moura),《机器人艺术》(Robot Art),2017年,尺寸可变

巴黎大皇宫的展览展出了1989年至2017年间制作的约20个艺术装置,它们全部由计算机软件产生,由机器人来创造,而这些机器人来自13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设计,被收藏在全世界的各种博物馆中。

> 阿尔坎杰罗·萨索利诺(Arcangelo Sassolino),《无题》(Untitled),2006-2016年,尺寸可变

“让机器来创作”(Machines to create)它为一个身临其境、互动的数字世界提供了一个入口——一个增强的身体感官体验,颠覆了人们对空间和时间的观念。作品包含一定的警告作用。虽然人工智能可以帮助我们,但它也威胁着要把人类变成简单的奴隶来实现自己作主人的目的。

> 池田良司(Ryoji Ikeda),《数据争霸》(Data.tron [WUXGA version]),2011年,尺寸可变

艺术家们对这场危险的游戏有着丰富的经验:从最初的史前洞穴绘画中,他们通过技术来达到目标,然后接受他们的问题和想象。如果有人工智能,机器人会有想象力吗?谁来决定这些——艺术家、工程师、机器人、观众还是所有人在一起?艺术作品是什么?我们应该害怕机器人吗?艺术家?艺术家机器人?这些问题一直困惑着我们。

> 拉格尔·科根(Ragquel Kogan),《反射#2》(Reflexão #2),2005年,尺寸可变

艺术家和小说作家一直梦想着能够取代甚至超越人类的人造生物。在十九世纪,玛丽·雪莱创造了第一个科幻英雄——弗兰肯斯坦,一个怪物发明家,它最终威胁人类说要毁灭人类。而“机器人”这个词是在1920年第一次出现在布拉格的舞台上,在卡雷尔·阿佩克的一部戏剧中,是为奴隶机器的反抗而诞生。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艺术家们开始把机器人组合在一起,创作绘画、舞蹈和音乐,跟随先驱Schöffer、Tinguely 和Paik的脚步应用起来,而这几个学科的创造者现在都在数字技术领域工作,使机器人成为越来越自治的工具。

随着它们越来越独立,这些机器移动的方式有时是物理的,我们把它们归因于近乎动物、人类甚至是心理的层面。而机器人也越来越看不见了。在计算机程序和算法的驱动下,技术正在消失,有利于无限生成的形式,可以根据我们的身体运动而改变。

> 帕特里克·特雷塞(Patrick Tresset),《人类研究#2》(Human Study #2),2004-2017年

其实,艺术家不是在从现实走向梦想,或者从物质走到虚拟,而是在尝试新技术。他们的调色板是一个具有无限组合的画布。速度的问题是根本的,一切都很快,思想立即行动。

而从计算机中实时的形式,包括图像增殖、褪色、变形。事实上,这正是机器人变得如此自治的根本原因,以至于它们似乎挑战了将部分权力委托给机器的艺术家的权威。正如艺术家所述:“我们知道它们的工作是如何开始的,但不知何时或如何结束。”

1951年,数学家艾伦·图灵(Alan Turing)怀疑数字计算器是否能思考。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作为学派的先驱进一步思考了这个问题,预言到在不久的将来适用于所有社会和个人领域的一种绝对形式的人工智能的出现,它会让人们理解和支配人类大脑的功能,进化得更有效率、不朽和可下载。与这种新预言相反,权威人士提醒我们,没有科学证据证明这样的未来。在这个展览上,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们利用深度的学习(先进的机器学习)来掌握这些新探索的氛围,甚至是仿效或歪曲它。

> 曼弗雷德·莫尔(Manfred Mohr),《P-200-E》,1977年

当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被人工系统连接和管理时,他们的艺术作品引领着我们去思考、感受和嘲笑机器人。我们是从猴子身上下来的作品,就像我们从猴子身上下来一样,讲的却是诗歌、政治和哲学。

这迫使我们重新考虑我们如何衡量作为人的意义。它们是艺术家、工程师、机器人和我们共同修改的对象。机器人因此成为了共同发起人。它会让我们更人性化,更像艺术家,还是更像机器人?

展览上出现了大概30个由机器人创造的作品,最终使人工智能创造艺术的想法成为了可能。不仅如此,工程师、机器制造者和游客也影响了艺术创作。发展部总监莫里斯·弗兰肯(Morris Franken)指着其中一个作品说:“因为传感器的存在,游客可以通过他们的运动,让这些植物继续成长和发展,使这个虚拟的丛林越来越茂盛。” 然而,机械化的作品,不管它们看起来如何艺术化,都会引起人们对真实性的怀疑,并让专业人士质疑它是否只是其中的一种算法。

> 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Meta-Matic n°6》,1959年,51 x 85 x 48 cm

正如策展人杰罗姆·纽特斯所说:“今天,人工智能革命的艺术家将艺术推向了无穷远。”因为由于生成软件的不同,生成的图像也是不一样的。在这方面,艺术市场的反应是非常清楚的,因为在大皇宫里的每一部作品都已经被大画廊主和收藏家所觊觎,有的甚至已经将价值放大到了几十万欧元。

在这部被称为《普罗米修斯》后传的电影里,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终于回答了困扰观众30年的问题:异形是谁创造的?工程师创造人类,人类创造仿生人,而仿生人创造了异形;后来人类的创造者工程师想要毁灭人类,人类创造的生化人又背叛人类,而他们利用的工具则是异形。

生化人大卫在不断地自我进化之后自主意识觉醒。和人类不一样,大卫温柔地爱着他创造的异形,他知道他们危险却尊重他们。人类对他这个仿生人却是鄙夷和轻视的,也就能知道他为什么会创造异形了——他有了自己的尊严!他还要做个内外兼修的少年!

大卫不断地自我提升,涉及到音乐绘画等艺术方面

这就是人工智能细思极恐的地方,我们不知道未来他们有了自主思维之后是否还听命于人类。也难怪AI在很多时候被人戏谑为“一项人类自我毁灭的研究”。

人工智能的逐渐强大使人受益,也使人忧虑。它们即将取代医生、司机、教师、服务业等绝大多数行业之时,艺术这个依靠想象力和灵感进行创造的行业似乎是不可企及的领域。即使AlphaGo能够数次战胜围棋世界冠军,即使大数据可以预测娱乐直播是否卖座,即使人工智能正在悄悄渗透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艺术领域,它们会成为辅助工具,人类显然还是绝对主导。

保持艺术家一贯的沉着与冷静,保持酷。就算AI时代的“新IT时代”快要到来,也要泰然自若、稳如金佛。当然如果碰到一只好学上进的机器人,变化还是难以招架,那就惨咯!所以大家啊还是勤勉起来吧!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915G08362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