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能够编程的远不止动作

天子统三公、三公率诸侯、诸侯制卿大夫、卿大夫治士庶人,这是一种中央集权架构。但还有另外一种架构:村落结成县乡,县乡结成州郡,州郡结成国家。在这种架构下,州郡自成体系,没有国家仍能自行运转;县乡也自成体系,没有州郡仍能自行运转;村落也自成体系,没有县乡仍能自行运转。这是一种包容架构。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按照中央集权的方式来理解世界、建立组织和安排事务。直到在遇到很多难以解释的现象,我们才考虑换一种方式来认识世界。确切的说是遇到系统性问题后,我们才愈发质疑中央集权的合理性。

按照中央集权的方式,制造机器人首先要制造一个拥有超级计算能力的大脑。可是,无论我们设计出如何强悍的“大脑”,受其控制的机器人仍然笨拙低效。但是,按照包容架构的设计思路,布鲁克斯却制造出了能够爬过障碍的“成吉思”。(见第三章“有心智的机器”)

现在,我们要理解人类以及动物行为的发生模式。复杂的动物行为,到底是按照金字塔的中央集权构建的?亦或是按照包容架构,由独立的单元层级构建的?答案是后者。行为学架构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化”。动物的行为,没有一个中央大脑去规定其诸多细节。

动物的身体里包含了诸多驱动中心,这些驱动中心自行运转。手指遇热就回缩,就像敲击膝盖而小腿弹起一样,不需要大脑告诉手怎样反应。这些驱动中心只要收到外界的相应刺激,就会自行反应,并支配相关行为产生。

雄性鳟鱼遇到交尾期的雌性鳟鱼,其负责交配的驱动模块就会进入能动状态。而一条可口的虫子游到附近时,它的进食模块也会受到刺激。当捕食者靠近的时候,它的逃生模块就会高度警觉。而这些,完全不用鳟鱼的大脑告诉它的这些模块应该如何。而当这些外界刺激同时发生,逃生模块就会压制交配模块和进食模块,成为优先选择。这个时候,鳟鱼发生行为是快速游走的逃跑。这个逃跑行为是从相互关联的多个模块反应中涌现出来的。

用KK的话说,就是“外在行为就这样从错综复杂的盲目反射中涌现出来”。把这些驱动中心或模块看成某种“代理”,实际上是在言明它们是完整的单元,能够在接受外界刺激后独立作出反应。而其所作出的反应,又可以被看成某种“输出”。某个代理的输出,可能是其他代理的输入,让其他某个代理处于能动状态(拉开撞针),或激活某个代理的处于能动状态(扣动扳机),亦或取消某个代理的能动状态(关闭撞针)。大量的代理在外界刺激后产生大量的输出,这些输出在网络架构的动物身体中进行着大量而复杂的信息交换,最后涌现出一个复杂的动作行为。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当然可以认为“动物就是能够正常运作的机器人”。去中心化、包容架构以及分布式控制,等等这些概念就是动物行为的支配原理。而这些原理同样可以在机器人和数字动物身上适用。动物的行为模块网,可以转化为计算机的逻辑流程图。从中得出的结论就是:行为是可以电脑化的。所以,我们可以对动物行为进行编程。

按照包容架构,布鲁克斯制造除了“成吉思”。理解了动物行为学的原理后,我们也可以让银幕上的动画角色按照真正动物的组织规则来行动。尽管动画人物是合成或计算机生成的,但它们的行为却是符合动物行为规则的。“因而可以说,动画人物就是没有实体的机器人。”

按照金字塔视角,我们会得到一个规整、有序但僵硬的世界场景。而按照包容架构的视角,我们将会看到一个凌乱、无序但活力十足的世界场景。在僵硬的场景下,我们无法参透行为的机理。但是,在活力十足的世界场景中,我们会发现更多的内容,也会得到更多的认知。表情、性格、情绪、情感以及意识,等等这些,复杂的近乎抽象。但是,就如同行为一样,这些近乎抽象的复杂,其底层的模块不仅是可以理解,而且可以被计算机数字化。所以,“能够被编程的远不止动作。”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1031G21J9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